【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六上

十六上

一下狠过一下地研磨着药材,棠蕾虽然手下动作不快,脑中却在飞快地思考着,如果用武力来夺取唐斌手中的黑色彼岸花,成功率会有几何。这个想法在脑中快速一闪,很快就被她放弃了。不说别的,单说他们两人的武功跟用毒的能力基本相差不大,若是相斗,两人不是两败俱伤就是同归于尽,前提是,唐斌的能力与她所调查的一样,毕竟他们从没交过手。咬紧银牙,棠蕾有些愤恨地道。“条件!”

即使棠蕾一直背对着他,但唐斌光从她的动作上就能猜出她此时的表情为何。微微上扬唇角,唐斌知道自己的这个筹码压对了,所以他也不再着急,还很有心情地打开折扇摇了摇。“我的条件就只有一个,相信大姐非常清楚。”

没有立即回答,棠蕾只是伸手捻...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五下

十五下

得到下人的回报,父亲知道大娘确实带着大姐离去,且连随身物品跟财物都没收拾,似是一刻也不愿多待。一怒之下,父亲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说大娘与大姐突发疾病而亡,从此不准任何人再提起她们!从那天起,大娘与大姐便从唐家堡完全消失。之后父亲又娶了娘,生下了二姐与他。

后来,又过了五年,当不知从何处得知了消息的那个被父亲误会与大娘有染的男子急匆匆赶来后,先是厉声斥责了父亲,说父亲枉为人夫,枉为人父,连对亲人的最基本信任都没有!

接着他又告诉父亲,那天他确实是因为师门有事才来找师妹,也就是大娘求助,然而师妹也没好的方法。他思来想去,为怕迟则有变,便不打算多等,于是选择连夜离开。说什么他与师妹有染,...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五上

十五上

“唐公子?”听到衙役的报告,包拯与公孙策对视一眼,而后又道。“王朝,你与公孙先生先去药房取药,顺便告诉棠姑娘有一位唐姓公子找她。马汉,你去府门口跑一趟,将那位唐公子请到后院客室稍待,等棠姑娘忙完,再引他们相见。”见三人分别照办,包拯又唤来张龙和赵虎,让他们备轿,他要进宫面圣。一是向圣上报告展昭已无事的消息,二是参与商讨此次西夏行刺之事。

另一边,当棠蕾听到有位姓唐的公子找她,立即脸色一变,冷冷地说了句“我不认识那人”,之后便坐到桌子边,开始分拣王朝送来的药材。见她态度突然转变,纵然知道他们定是相识,只是由于某些原因才装作不认识,但王朝还是依照她的话,回复了那名唐姓公子。

似早就料...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四下

十四下

棠蕾原本在为展昭把脉过后就有一肚子怨气要发泄,可惜她要发泄的对象正昏迷不醒,她就算有再多的怨气,总不可能对着一个没有知觉的人发泄吧?虽然她不是不可以给他下点药,拖后他的恢复,不过,要做也得等到正主醒了才行,不然他不疼不痒的,她也不算发泄了怨气。此时,见到展昭醒了,棠蕾总算等到机会发泄了,哪还管展昭要说什么,直接把人揪起来,决定一次性发泄个够!

先深呼吸了一下,在展昭刚叫了一声“师姐”后,棠蕾便大吼了一句。“闭嘴!”这一句吼出,别说是展昭了,就连一旁盘膝调息的白玉堂都被吓了一跳,如若不是知道棠蕾不会对展昭如何,白玉堂肯定会不顾自身正运功到关键的时刻,拼着受内伤也要阻止她!

无视展昭...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四上

十四上

因全身的内力消耗过度,所以白玉堂在逼出展昭体内大部分毒素后,脱力地倒靠在床头。而这样,就使得他无法撑住展昭的身体,连带着他也要向后仰倒,棠蕾见状,一把拉过师弟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的身前。没空搭理白玉堂,棠蕾只是丢给他一瓶药瓶,告诉他服下两粒瓶中的药丸,然后也不管他,又将注意力移回到自己的师弟身上。

伸指搭上展昭的腕脉,感觉到他的脉象较之以前平和许多,棠蕾多少放下心来。抬头看向白玉堂,见他还是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倚靠在自己师弟的床头,而她给他的药瓶他也是未曾动过,只握在掌心。见此,棠蕾一推展昭,让他倒向白玉堂,并要他接好了,然后她又淡然地走向他。

白玉堂为展昭逼毒过后,因消耗过度,实在...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三下

十三下

“你说……什么?”说着这话的时候,白玉堂还带着犹疑。他向来自信自己的武功内力,当然也不会怀疑自己的耳力,然而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他也中毒了么?怎么会出现幻听?这猫的师姐要他做什么?脱……衣服?难道她不知道男女有别么?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不赶紧救治那猫,要他脱衣服作甚?从她进来开始除了为那猫施了针外,就只喂了一个药丸,这样也算解毒了?

不耐烦地斜了一眼白玉堂,棠蕾没好气地道。“烦死了!你是要自己动手还是要本姑娘亲自来?”一句话说完,见白玉堂还是没有动作,棠蕾也懒得跟他浪费过多的时间,“腾”地一下站起身,向前跨了一步来到白玉堂面前,伸手就去扯他的衣服。

这一下就算白玉堂没反应过...

给《归一》的长评……?

先说一下,为什么标题要打一个问号。


嗯……本人对评论什么的,根本不在行,这篇与其说是给文的长评,不如说是我的吐槽更多。说吐槽也不准确,应该算是感想?脑补?(咦?难不成这是读后感?其实就是把文从头撸了一遍)


也因此,我就不艾特作者太太了,没脸(大哭)


以上。


说来,《归一》是我的入坑文,在这儿之前,我连听都没听过《全职高手》是什么,更别提现在看来特别火的cp。


要不说缘分是很奇妙的存在。某天基友敲我,问我要不要校对44的文。我一...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三上

十三上

匆匆写好书信,白玉堂直奔鸽房而去。他在来汴梁后,为了方便与陷空岛联络,曾从他在汴梁购置的宅院那里拿来几只二哥韩彰饲养的,用来传递消息的鸽子。他跟展昭说自己的宅院没人照顾不过是故意骗他,谁家那么大个宅院放在那里,不可能派人看守?就算别的不管,这些鸽子也不能让它们饿着等死吧?那不是白养了?

现如今,他所带来的几只鸽子养在开封府的鸽房,正好也省了白玉堂一来一去,返回自己的宅院的时间。将写好的信卷起塞入小筒绑到鸽子腿上,然后白玉堂一个用力,把鸽子向天空一抛,看着它向着陷空岛的方向飞去,这才又匆匆返回展昭的房间。

在白玉堂刚刚离去没多久,一名衙役跑来这里,向包拯报告,说是有一位自称姓棠的姑...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二下

十二下


在回话之前,展昭有意看了一眼夏初松。虽说他是保护圣上有功,但也不能让他知道太多有关朝廷的事,尤其这次还涉及到圣上遇刺,于公于私都不该让他知晓得太细。而且,他会出现在这里也比较可疑,毕竟他的身份还无从证实,更不能只因为他救了圣上便什么都让他知道。

由于展昭的动作是故意这么做的,因此被赵祯看了个一清二楚。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青年,见他因保护自己而让原本拿在手里的东西散落在地,衣服也被划了数道口子,显得颇为狼狈,于是赵祯便唤了随行的一名太医,让他带青年去一边包扎一下。直到他们两人离得远了,赵祯才示意展昭近前回话。

向赵祯施了一礼,展昭才向前走了几步,不过也保持了应有的距离,...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二上

十二上

听到这个消息,包拯十分震惊,立即询问白玉堂前来送信的白福何在,他要详细询问清楚。让包拯稍等片刻,白玉堂亲自去唤白福。白福是他跟展昭前往西夏后,飞鸽传书让他尽快由陷空岛赶来,之后他们离开,白福也未赶到,不过他有留话,让他留在西夏传递消息。

白福赶到后一直在西夏帮忙探听消息,可惜西夏那边什么动静也没有,直到前一段时间才发现西夏的一股军队向大宋边境进发,白福得知这个消息后当然不敢怠慢,日夜几乎不停,拼了命地往开封府赶,总算在今晨赶到。白玉堂见他也是累得够呛,便让他下去洗漱休息。现在包拯要传唤,为了能节省时间,他便自己亲自前去叫他。

跟着自家二少爷快步来到书房,白福见到包拯就要下跪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