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删

最近可能跟某会有关,LOF各种删文,我之前有一章就中奖了,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

所以,目前就不更文了,免得折磨我。(感觉我在找理由不更= =)

谁有好办法让我恢复那一章呀?

PS:更文后这个就删啦~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八中

十八中

没有立即回答李苍珠,包拯只是与她对视,见她眸中满是坚定。对于李苍珠其人,包拯也是从展昭的口中知道些她的为人。从展昭偶尔提到的描述,再加上也没听过什么不好的传闻,包拯可以判断,李苍珠不会是信口开河之人。然而她所状告之事……如果不是真有其事,相信给她个胆子也不可能随意捏造,而且他也清楚,这个案子不论告到谁那里都不会有人敢接,因此,包拯收回审视的目光,沉着声道。“开封府从没有敢不敢接的案子,只要有冤案都会接下!”

点了点头,李苍珠很满意包拯的这个回答。“果然不愧为包大人!”说完这句,李苍珠突然跪在地上,并制止想要扶起她的展昭,恭敬地道。“包大人,民妇知此案关系重大,难度不比其它,但还是只...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八上

十八上

“李大娘?”从来没见过李苍珠如此模样,展昭竟一时怔在原地,连她后面说的有冤情都没注意到。等他反应过来后,又不免心中更为疑惑。为何李大娘询问他开封府敢接还是不敢?她的冤情又与谁有关?是朝中元老忠良,还是皇亲国戚?不管对方是谁,开封府就没有敢不接的案子。因此,在一怔过后,展昭也严肃了表情道。“相信李大娘非常清楚包大人的为人,开封府的三把铡刀并不是摆设,您有何冤情,包大人都会还您一个公道。”

“好!”又重又狠地说了这么一个字,李苍珠随后又一字一顿地道。“民妇要状告是的当今太后。”说完观察了一下展昭的表情,看到他只在一开始面露惊奇,之后又恢复如常,并没有被她的话吓到惊魂失措。在内心暗赞一声...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七下

十七下

“你是说你一直跟在整个队伍的最后?”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白玉堂,在听完夏初松述说的经过后,先展昭一步出声询问。夏初松所说的经过看似理所当然,然而,也有不少地方值得怀疑,比如他现在所询问的。

“是。”没想到白玉堂竟会越过身为官府一员的展昭先一步询问,夏初松稍稍愣了一下后才回道。“我本来是想离得近些,不过,圣驾旁边毕竟守卫森严,我怕弄巧成拙,先被抓住,这才决定跟在最后,不然还能在刺杀时早些赶到,也不至于害得展兄重伤。”

“夏兄是觉得自己出现的晚了?但白爷却认为你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丢了这么一句半真半假的话,之后白玉堂就盯着夏初松的面部表情,希望能从中看出什么,可惜也不知是夏初松伪装的...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七上

十七上

原来白玉堂已决定不打算询问,但既然棠蕾愿意相告,那他也不用再犹豫。反正去问那猫也不会得到他任何的回答,倒不如从他的师姐这里了解,说不定会知道的更全面。可惜,白玉堂的想法是好,现实却相差过大。

听了他的询问,棠蕾连想都不想,干干脆脆地回给他三个字“不知道”!听得白玉堂一阵火大!明明是她要自己想问什么尽管问,结果他问了,她却回不知道。这算什么?耍他很好玩?若不是看在她是那猫师姐的份上,目前又只有她能救治那猫,他白五爷何时会如此被人捉弄跟戏耍?见棠蕾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白玉堂暂时压下心中怒火,面上依然保持着冷然的样子,语气冰冷地道。“你在耍爷?”

掀起眼皮瞥了一眼白玉堂,棠蕾又换了另一...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六下

十六下

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白玉堂,棠蕾无视他眸中的冰冷,无表情地道。“你知道了也好,以后也能帮着我看着我那个不省心的笨师弟!”原来,棠蕾早就看到白玉堂跟出来,她对唐斌所说的话,也是对他所说。她看得出白玉堂很关心师弟,如果能有他帮忙看着他的话,那她也会放心不少。

棠蕾的声音一落下,唐斌也知晓了白玉堂是一早就站在他身后,同时也明白大姐与其是对他说那些话,不如说是主要向着白玉堂说。真没想到白玉堂与展昭的感情竟然这样好,连如此重要的内情大姐都说与他听,看来他们的关系也不仅仅是好友,恐怕早已成为了兄弟。知道了这样一个事实,算不算是他来这里的另一收获?

听了棠蕾的话,白玉堂依然不语。他本不该理会那姐...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六上

十六上

一下狠过一下地研磨着药材,棠蕾虽然手下动作不快,脑中却在飞快地思考着,如果用武力来夺取唐斌手中的黑色彼岸花,成功率会有几何。这个想法在脑中快速一闪,很快就被她放弃了。不说别的,单说他们两人的武功跟用毒的能力基本相差不大,若是相斗,两人不是两败俱伤就是同归于尽,前提是,唐斌的能力与她所调查的一样,毕竟他们从没交过手。咬紧银牙,棠蕾有些愤恨地道。“条件!”

即使棠蕾一直背对着他,但唐斌光从她的动作上就能猜出她此时的表情为何。微微上扬唇角,唐斌知道自己的这个筹码压对了,所以他也不再着急,还很有心情地打开折扇摇了摇。“我的条件就只有一个,相信大姐非常清楚。”

没有立即回答,棠蕾只是伸手捻...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五下

十五下

得到下人的回报,父亲知道大娘确实带着大姐离去,且连随身物品跟财物都没收拾,似是一刻也不愿多待。一怒之下,父亲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说大娘与大姐突发疾病而亡,从此不准任何人再提起她们!从那天起,大娘与大姐便从唐家堡完全消失。之后父亲又娶了娘,生下了二姐与他。

后来,又过了五年,当不知从何处得知了消息的那个被父亲误会与大娘有染的男子急匆匆赶来后,先是厉声斥责了父亲,说父亲枉为人夫,枉为人父,连对亲人的最基本信任都没有!

接着他又告诉父亲,那天他确实是因为师门有事才来找师妹,也就是大娘求助,然而师妹也没好的方法。他思来想去,为怕迟则有变,便不打算多等,于是选择连夜离开。说什么他与师妹有染,...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五上

十五上

“唐公子?”听到衙役的报告,包拯与公孙策对视一眼,而后又道。“王朝,你与公孙先生先去药房取药,顺便告诉棠姑娘有一位唐姓公子找她。马汉,你去府门口跑一趟,将那位唐公子请到后院客室稍待,等棠姑娘忙完,再引他们相见。”见三人分别照办,包拯又唤来张龙和赵虎,让他们备轿,他要进宫面圣。一是向圣上报告展昭已无事的消息,二是参与商讨此次西夏行刺之事。

另一边,当棠蕾听到有位姓唐的公子找她,立即脸色一变,冷冷地说了句“我不认识那人”,之后便坐到桌子边,开始分拣王朝送来的药材。见她态度突然转变,纵然知道他们定是相识,只是由于某些原因才装作不认识,但王朝还是依照她的话,回复了那名唐姓公子。

似早就料...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四下

十四下

棠蕾原本在为展昭把脉过后就有一肚子怨气要发泄,可惜她要发泄的对象正昏迷不醒,她就算有再多的怨气,总不可能对着一个没有知觉的人发泄吧?虽然她不是不可以给他下点药,拖后他的恢复,不过,要做也得等到正主醒了才行,不然他不疼不痒的,她也不算发泄了怨气。此时,见到展昭醒了,棠蕾总算等到机会发泄了,哪还管展昭要说什么,直接把人揪起来,决定一次性发泄个够!

先深呼吸了一下,在展昭刚叫了一声“师姐”后,棠蕾便大吼了一句。“闭嘴!”这一句吼出,别说是展昭了,就连一旁盘膝调息的白玉堂都被吓了一跳,如若不是知道棠蕾不会对展昭如何,白玉堂肯定会不顾自身正运功到关键的时刻,拼着受内伤也要阻止她!

无视展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