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四上

十四上

因全身的内力消耗过度,所以白玉堂在逼出展昭体内大部分毒素后,脱力地倒靠在床头。而这样,就使得他无法撑住展昭的身体,连带着他也要向后仰倒,棠蕾见状,一把拉过师弟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的身前。没空搭理白玉堂,棠蕾只是丢给他一瓶药瓶,告诉他服下两粒瓶中的药丸,然后也不管他,又将注意力移回到自己的师弟身上。

伸指搭上展昭的腕脉,感觉到他的脉象较之以前平和许多,棠蕾多少放下心来。抬头看向白玉堂,见他还是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倚靠在自己师弟的床头,而她给他的药瓶他也是未曾动过,只握在掌心。见此,棠蕾一推展昭,让他倒向白玉堂,并要他接好了,然后她又淡然地走向他。

白玉堂为展昭逼毒过后,因消耗过度,实在无力下床走到一边休息,所以便倚靠在展昭的床头,打算等缓过劲来,再行离开。期间虽然棠蕾给了他一瓶药瓶,让他服下里面的药丸,可他实在不想动,也就没有去吃。不想还不等他多休息一阵,棠蕾却突然把展昭推向他,看她并没有要伸手扶一把的意思,他赶紧挣扎着起身,这才堪堪接住那猫,不至于两人撞到一处。

让那猫重新靠在自己胸前,白玉堂怒目瞪向走到他面前的棠蕾,不知道她又抽得哪门子的疯。“你在做什……唔!”一句话还没说完,白玉堂就感觉到自己的口中被塞入了什么东西,还是两个。本能想要吐出,可惜棠蕾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待到她把那两个东西塞入他的口中后,使个巧劲一抬他的下巴,便让他轻易地就把那两个不明物体吞入腹中。

“你给我吃了什么?”想要对自己催吐,然而白玉堂却发现,那两个东西竟然入腹即化,并且开始发挥作用。白玉堂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渐渐开始发热,好像失去的内力又一点点回来了。这是……?疑惑地看向棠蕾,白玉堂发现她手中正拿着刚刚给自己的药瓶,且塞子已经打开。原来他在接展昭的时候,已经顾不得手中的东西,竟把它弄掉,事后又被棠蕾捡起,并把里面的药丸喂给他。那她这药丸,是帮助他恢复内力的?

见白玉堂已经明白过来,棠蕾看看他也差不多恢复了力气,于是便从他怀中抢过师弟,瞪着他道。“下去啊!”看白玉堂一脸莫名,棠蕾不耐地又多说了两句。“你恢复了吧?赶紧把床铺让出来!没看我师弟还晕着!你想让他躺你身上?”

棠蕾会这么说,本是知道以白玉堂的性格,绝对容忍不了与人这么亲密接触,之前会开玩笑,也不过是她觉得好玩,现在可与当时不一样。然而让棠蕾没想到的是,她的这句刺激,倒是激起了白玉堂心中的一根弦。

慢慢地站起身,白玉堂走到放置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一边看着被棠蕾扶躺回床上的猫,一边想着心中的事,连内力恢复,都顾不得去调整体内不稳的内息,恢复元气。毕竟棠蕾所给的药丸只能帮助其短时间快速恢复内力,其它的还是要靠他自己调整恢复。

看着昏睡中的展昭,白玉堂不禁想起同样的场景。那是他因气盗了三宝,诱那猫来到陷空岛,将他关进通天窟之后所发生的事。那时他还以为那猫太过不济,只冻了一个晚上就冻出病来,结果被自己胡乱的一通喂药,不但不见那猫好转,反而更加重了他的病情。

虽然后来是那猫的师姐救下了他,可是在照顾那猫的时候,他并不反感他住在自己的房间,用自己的用具。当初他以为是自己的愧疚才对那猫如此的特别,然而现在冷静想下来,事情好像并不是那样。

他对那猫真的太过特别了些,好像一碰到他的事,他就破了自己一贯的行事风格。让他住自己的屋子,用自己的物品,甚至,他自己竟会用那猫的被褥,与他同睡一张床,还觉得抱着他睡很……舒服?

为什么他会对那猫有这样的感觉?这太不正常了!他白五爷一向风流天下,红颜知己几乎遍天下,虽不曾碰过她们,却也香软在体过,为何他会认为抱着那猫睡舒服?难不成他太久没去找他那些红颜,变得不太正常了?

不对!他对那猫的感觉,绝对与那些红颜不同,尤其在看到他重伤中毒,并得知他的毒无药可解时,他心中的疼痛从未有过,甚至有些失去理智。

现在,听到那猫的师姐说他想要那猫躺在他身上……这虽是一句有些过分的玩笑话,不过却让他明白了自己一直对那猫所保有的感情。这样一想通,也能解释了他对那猫的种种特例。尽管这感情过于骇俗,但他白玉堂并不是不能接受。大丈夫爱了就是爱了,不必为自己找什么理由解释为什么。

目前最重要的,是赶紧为那猫解了毒,让他养好伤,至于是否要对他表明自己的心意,只能等这之后再说。想通了这一点,白玉堂的心情突然就变得豁然开朗,紧接着周身的不适也涌了出来。他赶紧屏息凝神,运功调息。

另一边,在棠蕾的努力下,展昭终于苏醒过来。不想他刚一醒来,还不待弄清此时的情况,就被棠蕾拎着衣领拽起。忍过一阵阵眩晕,展昭用沙哑的嗓音唤了声“师姐”,然后他余下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全都被棠蕾的一连串话堵在嗓中。
  


总觉得吧,感情发展快了点?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