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四下

十四下

棠蕾原本在为展昭把脉过后就有一肚子怨气要发泄,可惜她要发泄的对象正昏迷不醒,她就算有再多的怨气,总不可能对着一个没有知觉的人发泄吧?虽然她不是不可以给他下点药,拖后他的恢复,不过,要做也得等到正主醒了才行,不然他不疼不痒的,她也不算发泄了怨气。此时,见到展昭醒了,棠蕾总算等到机会发泄了,哪还管展昭要说什么,直接把人揪起来,决定一次性发泄个够!

先深呼吸了一下,在展昭刚叫了一声“师姐”后,棠蕾便大吼了一句。“闭嘴!”这一句吼出,别说是展昭了,就连一旁盘膝调息的白玉堂都被吓了一跳,如若不是知道棠蕾不会对展昭如何,白玉堂肯定会不顾自身正运功到关键的时刻,拼着受内伤也要阻止她!

无视展昭疑惑的眼神,棠蕾在吼完那一句后,便把自己的不满一股脑吐出来。“展昭啊展昭,你可真是你师姐我的好师弟!咱们这才分开多久?没想到再见面时你竟然给我送了个这么大的大礼!你是不是觉得师姐我的解毒能力不足?非要多给我制造些机会锻炼锻炼?中了西夏出品的断尘也就罢了,毕竟你身在庙堂,总会遇到这种两国偷袭事件,然而,你身上的另两种毒又怎么解释?”

说到这里,棠蕾又狠狠地瞪了展昭一眼。“你是猪脑子么?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了!赤阳虽能暂时压制你体内的极寒,但绝对不能多吃!赤阳本身就是毒药,多吃你一样会中毒!你究竟听进去几个字?我看你也干脆别叫御猫了,改叫蠢猪算了!”说完这一通话,棠蕾一松手,就这样任由展昭摔回床上。

本来展昭刚醒来就不是很清醒,现在被这么一摔,正好,更是被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顾不得说些什么,他赶紧又闭上双眸,忍过这一阵眩晕。

其实对于棠蕾所说,展昭当然清楚,可是当时的情况也顾不得他多想,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又中了别的毒,并引发了体内的寒毒,为了可以保证自己的状态一直最佳,他只好多吃点赤阳,以防压制不了体内的寒毒。幸好当时是没让自己的寒毒复发,不过事后却是三种毒素一起爆发,若不是师姐恰巧来找自己,他恐怕真得就此一命呜呼了。缓过这一阵眩晕,展昭复又睁开双眸,想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两句。“师姐,我……”

“我要你闭嘴!”展昭刚说了三个字,又被棠蕾吼了回去。她现在正在气头上,根本就不想听她这个笨师弟说任何话,不管是解释也好,疑问也罢。虽然她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不过就算是没话找话,她也要堵住他的口!“我要你说话了么?在我气消或没要你说话之前,你都给我把嘴巴闭上!”

吼完了这一句,棠蕾便不再理会展昭,转身走到桌子边,拿起纸笔,动手写了起来。途中她倒是抽空瞥了白玉堂一眼,看他并没什么问题,她也就没说什么。

几下写好内容,棠蕾走出房门外,将守在门口听信的王朝招了来。王朝是包拯特别安排在此,就是怕棠蕾有什么需要好让他打下手,或是有什么突发状况发生,他也能够及时通知他们。现在,棠蕾所要他做的就是按照她写的方子,立即把所需的药材备齐。

接过棠蕾递来的药方,王朝先问明了展昭的情况,得到他已脱险的答案后,他赶紧跑去书房,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包拯等人,并把药方给了公孙策,让他帮忙看看,这些药材当中,哪些需要出外购买,哪些府里就有,哪些需要向人求借。

听到展昭已经脱离了危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时公孙策才展开纸张,开始浏览上面所记录的药材。从头将药材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前,公孙策不禁面露奇怪。

见此,准备进宫见驾的包拯赶紧问道。“先生,可是有什么稀奇的药材难以求到?本府可以向圣上询问宫里是否有。”在棠蕾进府之前,包拯便请求赵祯先返回皇宫,毕竟开封府不比皇宫安全,一旦再有意外发生,展昭又是这个样子,恐无法护得住他的安全,所以包拯才与其他跟着来的大臣一起劝他回宫。

认真思考了包拯的话,赵祯觉得他说的也在理,除了不能不顾自身的安危外,他还要尽快回宫,与众大臣商议西夏此次的所为。想到这一点,赵祯便听从包拯等人的建议,先行回宫,并命令与他一同来此的大臣同行。在临行之前,赵祯特别让包拯留下,让他等到展昭情况稳定后再进宫也不迟。而在赵祯离去没多久,棠蕾才入得府来,因此棠蕾并没与赵祯碰到。

现在,因为公孙策对着棠蕾所开的药方感到奇怪,所以包拯才认为是有什么稀奇的药材找不到,这才想着或许可以去宫里一试。

“不是。”摇了摇头,公孙策将药方递给包拯后又接着道。“恰恰相反,棠姑娘的这个药方所列的药材都极为普通,根本不用出外购买,府里就有。学生奇怪的是,这些药材并不能解毒,也看不出有何功效。”

“确实奇怪。”看着上面所写的药材,包拯也很同意公孙策所说。尽管他于医术并不了解,却也认识这些常见的药材,当然也明白它们的功效为何。“棠姑娘这药方究竟是……”

还不待包拯跟公孙策想个明白,这时,马汉匆匆进来,禀报道。“大人,守门的衙役说,有一位姓唐的公子想求见棠姑娘。”




要开始揭晓师姐的身份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