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五上

十五上

“唐公子?”听到衙役的报告,包拯与公孙策对视一眼,而后又道。“王朝,你与公孙先生先去药房取药,顺便告诉棠姑娘有一位唐姓公子找她。马汉,你去府门口跑一趟,将那位唐公子请到后院客室稍待,等棠姑娘忙完,再引他们相见。”见三人分别照办,包拯又唤来张龙和赵虎,让他们备轿,他要进宫面圣。一是向圣上报告展昭已无事的消息,二是参与商讨此次西夏行刺之事。

另一边,当棠蕾听到有位姓唐的公子找她,立即脸色一变,冷冷地说了句“我不认识那人”,之后便坐到桌子边,开始分拣王朝送来的药材。见她态度突然转变,纵然知道他们定是相识,只是由于某些原因才装作不认识,但王朝还是依照她的话,回复了那名唐姓公子。

似早就料到会是这么个结果,那名姓唐的男子不以为意,让王朝前面带路,他要直接见人。王朝倒是颇为犹豫,棠蕾明显表明了不见,而他硬是把人带进去算怎么个事?见王朝面露难色,男子也看出他的犹豫,于是便道。“劳烦王校卫指明棠姑娘所在,唐某自己寻去,断不会让王校卫难做。”

“……”男子所说的提议与他自己亲自带他前去区别根本不大,这让王朝一阵无语。不过,想到这位唐姓男子若是硬闯的话,又会徒增麻烦,王朝想了想,还是指明了正确的道路。

向王朝道了谢,男子大步走了出去。其实王朝所顾虑的不错,男子确实打算如果他不为自己指明道路,自己肯定要硬闯寻找,毕竟他好容易才有了她的行踪,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顺着王朝所指的那条路,男子很快就来到展昭的房门前,并没有立即敲门而入,男子先站在门口,屏息凝神,静听里面的动静。屋中有三个人的气息,不过都没进行交谈,虽然不清楚为何有三个人在,但对他来说并无所谓,只要他要寻找的人在此就行。

抬手轻轻一推,房门慢慢开启,然而还不待男子进门,突然一道寒光闪过,逼迫他向后退去。勉强站稳身子,那道寒光竟然又一次到来,这回男子看了个清楚,这道寒光是由一柄通体雪白的宝剑发出,而剑的主人也是一身白衣,会跟白色如此过不去的,世上只有一人,那便是锦毛鼠白玉堂。既然对方是白玉堂,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自己的存在会被发现。

实没想到白玉堂会从展昭的房间冲去,看来江湖中传言鼠猫不和也不尽其实,也或许是他太久没有关心江湖之事,有些孤陋寡闻了。不管他们是和是斗,与他来说都没关系,他只清楚,如果再这么与白玉堂纠缠下去,说不定自己要找的那人就会这么溜走,那他想要再寻,还得多费不少功夫。以墨扇阻挡画影的进攻,男子边应对边道。“白兄可否慢动手?唐某是有要事要找棠姑娘,还请白兄行个方便。”

手下一顿,白玉堂将男子逼退几步,然后将画影收回。原本他在那猫的屋中一边听着他那位师姐的河东吼,一边调整内息,不想刚刚调整好,便听到有人接近。那人脚步轻盈,无声无息,显然不是一般的高手。以他所知,在这开封府中除了他与那猫及他的那位师姐外,再无他人拥有如此高的武功。外面的人是敌是友,白玉堂并不关心,凡是胆敢打扰那猫的休息,他绝不会轻饶了对方。

现在听到那人表明是找那猫的师姐有事,再想到之前王朝的话,白玉堂便适时的收手,看也不看那人一眼,直接转身回屋。男子顿了一顿,随后跟在白玉堂的后面,也走进房屋。

进得门来,男子一眼就看到自己想找的那人正坐在桌边磨制药材。终于,他历经艰辛,找到她了!一边感叹着,男子一边径直走向棠蕾,完全无视屋中的另两人,激动地道。“大姐……”

“停!”在男子刚说了两个字,棠蕾便开口阻止。使劲地碾磨着药材,也不看向男子,棠蕾只自顾自地将各种药材磨成碎末。“你的大姐已嫁去了金华,小女子我还是独身,不要乱认亲戚!”

棠蕾的话让男子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先选择不语。这事要说是父辈们的恩怨,现在弄得他们姐弟不能相认,他该找谁说理去?不知包大人管不管这种事,不过,就算他真的会管,他也不可能请他帮忙,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尤其碰上不讲理的!

要说这事吧,其实当事双方都有责任,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他们有一方能不那么倔强,事情的结果也不会如此。现在弄得就算一方想和解,另一方却依然故我。

事情要从他的这位大姐未出生之前说起,那时他的父亲与大娘是一对恩爱夫妻,然而有一次父亲外出处理一件颇为棘手的事情,再回来后,大娘便诊出怀孕两个月。原本这没什么,可巧就巧在,父亲离开的那天,大娘的青梅竹马有事前来,并留宿了一夜,之后两个月后父亲回来,大娘也未告知他自己怀有身孕。

当父亲得知后,认为大娘对他不忠,当即大怒,而大娘认为父亲不相信她,也不解释。两人越弄越僵,几乎都要互写休书,好容易被周围人劝说下来,两人勉强度日。只是,在大姐生下后,父亲因为这个芥蒂,总觉得大姐跟他一点不像,这又惹来大娘的怒火,两人自然又吵了一架,这回的结果却是大娘一怒之下带着只有两岁大的大姐负气离去,再未回来。



师姐的过去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