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五下

十五下

得到下人的回报,父亲知道大娘确实带着大姐离去,且连随身物品跟财物都没收拾,似是一刻也不愿多待。一怒之下,父亲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说大娘与大姐突发疾病而亡,从此不准任何人再提起她们!从那天起,大娘与大姐便从唐家堡完全消失。之后父亲又娶了娘,生下了二姐与他。

后来,又过了五年,当不知从何处得知了消息的那个被父亲误会与大娘有染的男子急匆匆赶来后,先是厉声斥责了父亲,说父亲枉为人夫,枉为人父,连对亲人的最基本信任都没有!

接着他又告诉父亲,那天他确实是因为师门有事才来找师妹,也就是大娘求助,然而师妹也没好的方法。他思来想去,为怕迟则有变,便不打算多等,于是选择连夜离开。说什么他与师妹有染,明明是那些下仆在凌晨看到因担心师门情况,想要找他商议的师妹在凌晨从他的房间出来才胡乱猜疑,之后又在他这个家主的严厉逼问下,没把话说清楚!见父亲还是一脸犹疑,那人又道,如果不相信他的话,可以叫来当时守门的下仆问问。

看那人一副有持无恐的样子,父亲倒是有些将信将疑了,他叫人把那天守门的下仆唤来,指着那人就问他们七年前他何时离开。尽管时间隔了这么久,但因为当初那人是在深夜离去,所以他们还是有很深的印象,毕竟谁没事半夜离开呢?再加上那人离去不多久父亲与大娘便发生了争执,虽然具体内容他们不得而知,不过由于这种争吵太为难得,让他们记忆犹新,顺带也就记住了之前那人来时与离开的事。

听了守门下仆的回报,父亲到这时才知晓是他误会了大娘。如果当时他们能不那么强硬跟倔强,两厢说开,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误会,而大娘跟大姐也不会离开后再也没回来。虽是知道错在自己,不过父亲却拉不下脸认错,只自己利用出门办事的间隙偷偷寻找,其结果可想而知。

在他知晓所有事的经过后,便也帮忙寻找。也不知是不是大娘的师兄特意帮忙,他还真没用多久就找到大娘的所在,可惜她已一心向佛,任凭他说破嘴皮也无法说动她一分。

于是,他又退而求其次,希望先说服大姐,再让大姐帮忙一起劝说。只是大姐行踪飘忽不定,他按照那人给的肖像好容易找到大姐,却每每都被她逃脱,如今他终于在开封府堵到大姐,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可是,他也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大姐,父亲已知自己当年误会了大娘,所以才派我前来,希望能劝回大娘,可是大娘不为所动,弟弟只好转而求大姐帮忙,只要大姐点头,相信大娘也会改变想法。”

低低冷笑一声,棠蕾语带讽刺地道。“唐大少爷,你不觉得你的话很可笑么?如果那人真知错在自己,怎么不亲自前来?更何况!”顺手又抓了把药材,棠蕾边继续研磨边接着道。“他从没承认过我!”

棠蕾的这句话让唐斌觉得分外尴尬,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因为,在最初大姐出生的时候,父亲就没有对外公开过她的存在,后来虽然误会解除,他也没澄清什么,弄得现在世人只知二姐唐嫣是唐家的大小姐,嫁与了金华白家的当家家主,同时也是白玉堂的亲大哥,白锦堂。却不知,真正的大姐其实隐匿在世间。轻叹一口气,唐斌还是想做些努力,便打算继续劝她。“大姐……”

“安静!”不给唐斌再说话的机会,棠蕾在他只说了两个字时便出声打断。随手指了指展昭所在的方向,依然背着身子道。“别打扰我宝贝师弟休息!还有,你唐大少爷闲得可以四处乱逛,本姑娘可没那么清闲!”

微微苦笑,对于棠蕾的话,唐斌只敢在内心反驳。身为唐家未来的继承者,他怎可能会闲?之所以能一直在外寻找大娘跟大姐,还不是父亲的默许?不过这些就算他说出来,大姐也不会听进一个字,他也索性什么都不说。

想起大姐还提到展昭,唐斌这才转头看向床铺。观他的面色,唐斌心里大概有了个数。站在原地略一犹豫,终是一咬牙向前走了几步,小声对棠蕾道。“大姐,我有鬼擎火。”

闻言,棠蕾手下的动作一顿,只一瞬便又继续研磨药材。所谓鬼擎火又名彼岸花,虽是有地狱之花之名,却并不是难以得到。想用这么普通的花来打动她,显然不可能。这也就是说,唐斌的手中有着更为难得的,传说中的黑色彼岸花。

黑色彼岸花别说是世人,就连他们这些医仙毒王药圣也少有见过。相传,黑色彼岸花生长在深深的山洞中,那山洞究竟有多深,没人知晓,她也是从一本古书上看到记载。

书上说那个山洞可以让人走上几天几夜,因为洞内一片漆黑,无法计算出具体的时日,再加上长久走在这么一个看似无边无际,又始终不见光亮的洞内,没发疯就算好的,又哪有空闲去计算时间?

那个山洞越往里走,地形就越向下延伸,被说是通向地狱之路也不为过。但如果能坚持走到尽头,就会看到那传说中的黑色彼岸花生长在熔岩旁。这种花生长的地方非常难找,再加上条件如此苛刻,能得到它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想自己培养,也无人能模仿出它的成长环境。现在,唐斌说他的手中就有这么一株,她还真不能就这么把他赶走了。



有关彼岸花是作者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大家不要认真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