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六上

十六上

一下狠过一下地研磨着药材,棠蕾虽然手下动作不快,脑中却在飞快地思考着,如果用武力来夺取唐斌手中的黑色彼岸花,成功率会有几何。这个想法在脑中快速一闪,很快就被她放弃了。不说别的,单说他们两人的武功跟用毒的能力基本相差不大,若是相斗,两人不是两败俱伤就是同归于尽,前提是,唐斌的能力与她所调查的一样,毕竟他们从没交过手。咬紧银牙,棠蕾有些愤恨地道。“条件!”

即使棠蕾一直背对着他,但唐斌光从她的动作上就能猜出她此时的表情为何。微微上扬唇角,唐斌知道自己的这个筹码压对了,所以他也不再着急,还很有心情地打开折扇摇了摇。“我的条件就只有一个,相信大姐非常清楚。”

没有立即回答,棠蕾只是伸手捻起一抹被她研磨好的药材,举到眼前仔细地观察,同时陷入沉思。按理说,为了师弟好,这样的条件她该答应,不是么?然而……

放下捻起的那抹药材,棠蕾平淡地道。“如果你手中真的有黑色彼岸花的话,我可以帮你实现一半的心愿,至于另一半就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唐斌没有诓骗她的话,她可以帮忙去劝她的母亲,至于母亲会不会同意回去,还要看那个人的表现。

有了棠蕾的这句话,唐斌可谓放心不少。只要大姐肯帮忙,事情就能成功一大半,而剩下的,就像大姐所说的那样,还得父亲亲自出马才可以。上一代的事情并不是他们这些小辈插手就能解决,他们最多只能起到推波助澜而已。不过就算这样,也是足够了。

将手中摇着的扇子一收,唐斌十分认真地回道。“大姐放心,弟弟怎敢用无中生有的事来欺骗大姐?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弟弟可是清楚得很,绝不会说不负责任的空话!只是那株黑色彼岸花目前并不在弟弟身上,所以……”

“我明白!”站起身,棠蕾没理会屋中的白玉堂与展昭,转身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黑色彼岸花极为难得,又如此珍贵,没有人会随身带着。走到院子一角的石凳上坐下,棠蕾对着跟出来的唐斌道。“有件事你要明白,我不是非要得到它不可,它其实并不能解我师弟身上的寒毒。”

同样坐到石凳上,唐斌被棠蕾的话惊了一跳。虽然对于自己的姐姐比起他这个亲弟弟来说,更重视没什么血缘关系的师弟让他有些郁闷,不过听到这话还是让他觉得惊奇。怎么这世上还有黑色彼岸花还解不了的寒毒么?

要知道,因为黑色彼岸花终生生长在熔岩旁的特性,从根到花都吸收了足够的热量,是以它是最为适合解各种寒毒的药材。尽管他没有亲自为那个展昭诊脉,只是从他苍白的面色中观察出他中了寒毒,可也不该无法解除吧?

想不明白那个展昭究竟中的是什么寒毒,这让他对此十分地有兴趣,毕竟不管是医术高超的医者,还是专研各种剧毒的高手,都会对这种疑难的毒感兴趣,总想试试看自己是否能解,或是制造出比它更毒的毒药。

淡淡地瞥了眼唐斌,棠蕾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索性一次性跟他说清楚。“师弟的毒是他母亲在怀孕两三个月时就中了,也就是说这毒早已深入骨血,如果解了,身体中缺少这部分,会使得他因供应不足而亡,如果不解,早晚有一天他也会毒发身亡,可以说,这毒解与不解都是一个结果。”想了想,棠蕾又补充一句。“况且这毒,也确实无解。”

张了张口,唐斌没有说任何话。看来,就算真的有解药,也无法轻易为展昭解毒。血可以用别人的补给,然而骨与肉呢?总不能挖了别人的,况且真要挖,又去哪里找合适的人选?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没想到那个展昭所中的寒毒会是这么霸道,也不知下毒的人对他的母亲有多大的怨恨,不光对孕妇下手,就连她所怀的孩子也不放过,他母亲能平安生下他也算是一种奇迹了。

他现在也多少知道为何大姐明知不能解那个稀奇的寒毒,也非要他手中的黑色彼岸花了。不管是什么毒,留在体内久了,都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区别只在于大小而已。而黑色彼岸花虽不能解毒,但也能以它的特性压制寒毒,说不定比一般的药材更为有用,这才让大姐接受了他的筹码。

见唐斌明白了自己所说,棠蕾考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我知你对那毒也很有兴趣,我可以让你为师弟诊脉。”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希望,就算不能为展昭解了那毒,能找到可以替代黑色彼岸花的药材也好,毕竟黑色彼岸花并不是随处可见,总有用完的一天。说不定唐斌就能想到她与母亲,甚至是师弟的师傅也想不到的好方法也不一定。

没想到大姐会同意让自己为展昭诊脉,唐斌虽觉得对不起展昭,不过他确实感到很兴奋。本来他就是唐门未来的继承者,又是制毒高手,对于各种稀奇古怪,没有见过的毒都很有兴趣接触一下。现在得到大姐的同意,唐斌觉得事不宜迟,立即就想一试。

拿定主意,唐斌站起身就想返回展昭的房间,哪想到他一转身就看到在离他两三米远的地方,白玉堂正一脸冷然地望着这边,把他吓了一跳。倒不是白玉堂的表情有多可怕,他只是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看来刚刚与他交手时,白玉堂还是手下留情了。



好懒啊,哪天就变月更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