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八上

十八上

“李大娘?”从来没见过李苍珠如此模样,展昭竟一时怔在原地,连她后面说的有冤情都没注意到。等他反应过来后,又不免心中更为疑惑。为何李大娘询问他开封府敢接还是不敢?她的冤情又与谁有关?是朝中元老忠良,还是皇亲国戚?不管对方是谁,开封府就没有敢不接的案子。因此,在一怔过后,展昭也严肃了表情道。“相信李大娘非常清楚包大人的为人,开封府的三把铡刀并不是摆设,您有何冤情,包大人都会还您一个公道。”

“好!”又重又狠地说了这么一个字,李苍珠随后又一字一顿地道。“民妇要状告是的当今太后。”说完观察了一下展昭的表情,看到他只在一开始面露惊奇,之后又恢复如常,并没有被她的话吓到惊魂失措。在内心暗赞一声,李苍珠接着道。“告她在二十二年前,用狸猫换了太子!”

“狸猫换太子?”听过李苍珠之言,包拯不觉与公孙策对视了一眼。因为这事太过重大,毕竟状告之人是当今太后,所以展昭一刻未敢多留,直接将李苍珠带回开封府。又因李苍珠并没击鼓鸣冤,而这个案子暂时不宜公开审理,所以包拯只在后院的书房里召见了李苍珠。

从公孙策的眼中,包拯看到了同样的惊奇。这个李苍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状告当今太后用狸猫换了太子?要说二十二年前所发生的最重大的一件事,就只有与太后齐名的李妃娘娘诞下了一名死婴,且那名死婴还是个畸形儿。

先皇认为此事不详,大怒之下将其打入冷宫。后因一场大火,李妃就此离世。先皇念其旧情,依然以贵妃的身份厚葬了她,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他当年并未入仕,对此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说个大概,难道说,这里还有什么重大的隐情?

在包拯的询问下,李苍珠将埋藏了二十多年的往事慢慢道来。“当年民妇不过是刘妃娘娘,也就是当今太后宫里的下等宫女,只因一个小小的错误被罚了板子,又被赶了出去。恰巧在民妇受板子的时候,被偶然经过的李妃娘娘所救,就暂时留在她的宫里当差。民妇很感念李妃娘娘的救命之恩,只要有机会就会替下其他人到李妃娘娘那里办事,一来二去也就与她相熟了。”

回忆着当年的这段往事,李苍珠露出了来到这里后的第一个微笑。那段时光对她来说,是在宫中最为幸福的时刻。然而……脸色又变回严肃,李苍珠接着道。“后来,李妃娘娘因为意外,不到日子便诞下皇子,刘妃娘娘知道后,怕小皇子真的被封为太子,自己的地位不保,于是便与郭槐郭总管密谋,用一只剥了皮的狸猫换下了小皇子,让先皇以为李妃娘娘诞下了妖物。”

说到这里,李苍珠眸中泛出一丝恨意。“盛怒之下的先皇根本不听李妃娘娘的解释,直接把她打入冷宫。可惜就算这样,刘妃娘娘也不肯放过小皇子。”

顿了一顿,李苍珠眸中的恨意又变为了悔意,继续道。“民妇因为曾在刘妃娘娘的宫里做过事,又与李妃娘娘相熟,于是就被郭总管威胁着用狸猫去换了小皇子,并带回到他的面前。”

在内心叹息一声,这是她这一生中做的最错的一件事。不过,好在,好在她没有一错再错。收回心思,李苍珠接着道。“在见到民妇确实带回小皇子后,郭总管便要狠心将他杀害,民妇无法再让自己错下去,赶紧护着小皇子逃了出去。”

“当然,逃离的过程不可能那么顺利,只能说有各种意外在里面。”回忆着以前的凶险,李苍珠倒是没有多少变化,似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一般。“可惜,民妇终究是没什么武功的弱女子,在逃离皇宫后,自知无法护得小皇子的安全,便将小皇子藏起,自己抱了块大石头继续奔逃。”

“然而,当民妇侥幸逃脱追杀,再去藏起小皇子的地方时,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原本一脸平静的李苍珠,在说到这里时,露出了一脸的懊悔,不过,转而又变为激动。“幸好,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民妇终于找到了太子。”

“李大娘,您怎知自己找到了那名皇子?”一直在听李苍珠诉说,直到这时,展昭才插话进来。不过对于她所说的那名太子,展昭可无法与她一同那么称呼,所以在说到他时,改成了皇子。

目光落向夏初松,李苍珠走到他面前,低头拿起他身上的玉佩,然后转头看向展昭。“就凭这个!这块玉佩是我娘留给我的,当年在藏起太子时,我将它解下来放到太子的襁褓中,玉佩上刻有我的名字。”说着,李苍珠将手伸向他,夏初松会意地解下那块玉佩,李苍珠接下后,递给随后走来的展昭。

接过李苍珠递来的玉佩,展昭仔细进行了观察。这块玉佩夏初松一直佩戴在身,他曾打量过,不是什么上品,此时仔细再看,更是看出玉质一般。不过这一面上并没有什么字,反转过来,展昭看到在玉佩的背面有一个极小的字,估计是那字不是找专业人士所刻,字刻的并不深,还因为时间久了,磨损的有些淡,但还是可以看出是一个“珠”字。随后,他又把玉佩递给了包拯。

待包拯与公孙策都看清了那字后,李苍珠也没收回玉佩,只望着他们道。“包大人,民妇隐姓埋名在此,只为等一个能为此申冤的官员,却没想到还能与太子重逢。现在时机正好,你们开封府究竟敢不敢接这个案子?”



终于讲到主题了,话说,我都要忘了这文叫什么名字了= =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