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八中

十八中

没有立即回答李苍珠,包拯只是与她对视,见她眸中满是坚定。对于李苍珠其人,包拯也是从展昭的口中知道些她的为人。从展昭偶尔提到的描述,再加上也没听过什么不好的传闻,包拯可以判断,李苍珠不会是信口开河之人。然而她所状告之事……如果不是真有其事,相信给她个胆子也不可能随意捏造,而且他也清楚,这个案子不论告到谁那里都不会有人敢接,因此,包拯收回审视的目光,沉着声道。“开封府从没有敢不敢接的案子,只要有冤案都会接下!”

点了点头,李苍珠很满意包拯的这个回答。“果然不愧为包大人!”说完这句,李苍珠突然跪在地上,并制止想要扶起她的展昭,恭敬地道。“包大人,民妇知此案关系重大,难度不比其它,但还是只能拜托大人,还李妃娘娘一个公道。”

“你放心,本府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秉公办理!”上前一步扶起李苍珠,包拯郑重承诺。至此,包拯算是正式接下了这个案子,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到皇族一事,于是包拯并未让过多的人知晓,所有的一切都交给展昭来查。至于同样知道内情的白玉堂,包拯也只是让他不要说出去,却并未让他插手。

白玉堂也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万一有何差池,搭上的可不止是他一个人的性命,还有整座陷空岛。但要让他眼睁睁地看着那猫犯险,独自承担这些,也是不可能。帮是绝对要帮,他只能避免自己不将陷空岛牵连进去,有什么问题一力承担!

说是要调查,然而这种事关皇室的机密,怎可能说查就能查的?而且这事又被先皇压下,知道的人所剩无几,想要调查,却无从下手,只能先从宫中的老人问起。

尽量不引起怀疑地找到一些自二十二年前就在宫中任职到现在的宫女太监,向他们旁敲侧击地询问李妃之事,可惜他们都讳莫如深,推说不知便找了理由离去。这让展昭更加确信,当年的事并不像外界所传那样。

明白那些宫女太监还要在宫中任职,若是说了不该说的,恐性命不保,展昭倒也没追问到底。返回开封府向包拯报告了自己这些日子的调查,再结合去往外地的白玉堂调查那些离宫的,与二十二年前有关的宫女太监,所得的消息并没多少是有用的。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都是没用的消息。据一位曾在李妃宫里做事的下等宫女所透露,在李妃生产那日,她确实听到婴孩的啼哭声。这便证明,李妃当年的确生下了孩子,并不是像先皇所说的那样,是名死婴。看来想要知道更多,还得调查当今太后宫里的宫女太监们。

就在包拯思索着怎样才能不惊动太后及郭槐而调查那些当年就在的宫女太监时,听到白展二人有所发现的李苍珠求见包拯,并又告诉他们两个知晓当年事情的人,一位是当时的侍卫总管段云鹏,另一位则是八贤王赵德芳。这个消息她本该早些说出,但她又怕包拯并不相信,所以想等他们找到些蛛丝马迹后的现在才说。

对于李苍珠的隐瞒,包拯倒并未觉得不该,他多少能理解她的用意。只是没想到八王爷竟也知晓此事,那为何他从未提起?以八王爷的为人,不可能会惧怕当时的刘妃,如果他真的知晓真相,不会不告诉先皇。

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李苍珠却很淡然的告诉他,八贤王并不知太子的存在,他只知自己曾带走一名婴孩。虽然李苍珠提供的这个线索不是什么直接证据,但也至关重要,所以包拯打算亲自去南清宫走一趟。

来到南清宫,包拯不说来此的目的,先要八王爷屏退左右,直到书房中只剩他与八王爷两人后,包拯这才开口询问道。“敢问王爷,在二十二年前,李妃娘娘生产的那日,是否在宫中见到一位年轻的宫女,她当时正被侍卫总管段云鹏追逃。”

“二十二年前?李妃生产的那日?”重复了这么两句,赵德芳虽不明白包拯为何会有此一问,却还是努力地回想。然而,毕竟这事时隔太久,他也是费了很大劲才想起,但也仍不确定地道。“好像确有其事,本王隐约记得。”

见八王爷对此有印象,包拯稍稍舒展了眉头。不管怎样,只要八王爷能出面证明,那对这个案子就有很大的帮助。毕竟李苍珠状告的是当今太后,没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人证明,很难让其感到压迫,从而在慌乱中出现差错,让他抓住机会,给予重要一击。因此,不等赵德芳询问更多,包拯先一步道。“那宫女原名寇珠,现改名李苍珠,现下正在开封府中,以原告的身份,状告当今太后。”

“什么?!”原本赵德芳还在回忆着当年的情景,希望能更详细地回想出当时的一些细节,因为他相信包拯不会无缘无故提出这么久的事。哪想到还不待他想起更多,包拯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惊得他一下由椅子上站起,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好。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赵德芳才不敢相信地问。“你说……她状告太后?”

“是,那李苍珠确实状告的是当今太后。”给与了赵德芳肯定地回答,之后包拯也没继续往下说,怕他一下子接受不了太多。只等他慢慢消化了这一震惊的消息后,再说其它。
  


其实我为什么要搞事呢?

改编的我都快圆不回去了= =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