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八下

十八下 


“这个寇珠未免太过胆大妄为,竟妄想状告当今太后。”稍稍定了定神,赵德芳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荒谬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宫女竟胆敢状告太后,还跑到了开封府!也不知是谁给了她这个胆子,而她背后是否有人指使。不然一个被罚出宫的宫女,凭什么状告太后?她们之间又能有什么重大的冤情?       


然而转念一想,包拯也不是这么轻率一人,不可能贸然就接受这样的案子,这也就是说,他定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才会接下这个案子,而又怕关系重大,所以才来找自己商议?想到这里,赵德芳严肃了表情问。“她要状告何事?”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小的宫女究竟要告太后什么!       


“她要状告……”尽管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准备,但真到要说时,包拯又犹豫了。他不知把八贤王也牵扯进来是否妥当,然而这毕竟是皇家密事,不宜让更多的人知晓。只不过,想起自己的初衷,包拯还是决定说出。“她要状告当今太后狸猫换太子!”       


“荒谬!”听包拯回了这么一句,赵德芳一甩衣袖,重又坐回椅子上。也不知这包拯犯了哪门子糊涂,竟相信这种鬼话!端起茶杯,赵德芳边用杯盖撇着浮上的茶叶边道。“包拯啊包拯,你怎能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当今圣上尚无子嗣,又何来太子,更遑论什么狸猫换太子!简直妖言惑众!”       


“王爷息怒。”向赵德芳一礼,包拯赶紧要他压下怒火。他没想到八王爷竟然想差了,当然,也怪他没有说清楚,于是接着道。“王爷,臣所说的是先皇时期的事,而那位太子指的是李妃娘娘当年所诞下的那名婴孩。”       

“哐当”一声,赵德芳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碎裂开来。顾不上溅到衣摆的茶水,赵德芳猛然站起身,刚想开口说话,想了想,又强自镇定,坐回椅子上。“包拯,此事可不能乱说,当年可是先皇宣布李妃娘娘诞下了死婴,从不曾听闻还有什么其它的状况……你这狸猫换太子一说,又从何说起?”      


“回禀王爷,事情是这样的。”当下,包拯将李苍珠如何被展护卫带来见他,如何向他申冤,如何述说了当年之事,都一一向赵德芳说来。看着赵德芳在慢慢消化这些信息,包拯又在他将事情理得差不多时,向他求证。“王爷,您是否还记得当年您救下寇珠时,她的手中正抱着一名婴孩?”      


“手中的……婴孩?”低喃着这句话,赵德芳努力思索二十二年前李妃生产当日,自己进宫都发生了什么事。他记得当日自己是有急事准备进宫面圣,恰巧碰上李妃生产,在入宫的路上与报喜的太监撞上。得知这一好消息,他立即命下人加快速度,好在第一时间向先皇道喜。这期间他只隐约记得救过一名宫女,连名字都没记住,又哪里记得她是不是手中还抱着一名婴孩。       


闭上双眸,赵德芳皱眉仔细思索。可惜毕竟事隔二十多年,虽然是他亲身经历,但由于不是太过重要,所以他并无多少印象。唯一记得深刻的,就是他的道喜还未出口,便传来李妃诞下的婴儿是死婴,当即被打入冷宫的消息。       


在赵德芳思索的时候,包拯并未插话,只是沉默的等在一边,让他一个人静静地想。然而等了一会儿,看赵德芳还是什么也没想起,他明白,这事隔的太久,又不是什么特别令人难忘之事,想不起也是正常,于是包拯便出声提醒。“王爷,当日那位寇珠正被大内侍卫总管段云鹏追赶,您恰巧遇上,便救了她与她手中的婴孩一命。”      


“大内侍卫总管……段云鹏……”一边重复着这几句,赵德芳一边继续深思。要说这段云鹏他自然知道,可是二十二年前他进宫时,是否有碰到过他?似乎……好像有点印象。他记得当时段云鹏确实是追着什么人,而那个人也的确是一名宫女。可要说她手中是不是抱有婴孩,他还是没想起来。      


看着八王爷的双眸由迷茫变得清明,包拯知道他应该是想起了段云鹏追着寇珠的事,不由试探地问道。“王爷可是想起这事了?”见八贤王点头,包拯又继续引导。“那王爷有没有想起那名寇珠手中抱着一名婴孩?”       

“婴孩……”努力将当年的情景再重头回想一遍,从他准备进宫到听闻喜讯,再到赶去道喜,然后又碰到段云鹏与寇珠……突然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赵德芳赶紧抓住那一点,终于回忆起当时的寇珠确实手中抱着一名婴孩。联想到包拯之前所说的,他一开始认为荒谬至极的那件事……“你是说,那名婴孩就是所谓的太子?”       


“正是!”说完这两个字,包拯便没再言语,只让赵德芳一个人慢慢地思考着。而赵德芳此时也没有过多的惊异,反而冷静下来,消化着自己所听到的这些消息。       

对于当年之事,他不可谓没有怀疑过,毕竟李妃也是先皇所爱之人,不可能只是因为诞下一名死婴就被打入冷宫,且事后也不见先皇调查这事。他当时只以为这里牵扯到别的什么事,或许是跟后宫争宠有关,也没过多在意。反正,如果李妃真犯了大错,日后自会知晓,若是被冤枉的,用不了多久也会被放出。       

唯一让他没料到的是,没多久李妃就死于一场大火,而随着她的死,这件事更是无人再提起,众人也就渐渐淡忘了此事,当然也包括他。没想到时隔多年这事再被提起时,会是这么个结果。转眸看向一旁默然不语的包拯,赵德芳低声道。“包拯,你可知此事若是真的,会有什么后果?”     


 


终于有是指发展了😂
说来,电脑还是登录不能,这是用爪更的,格式有问题,大家可以提出我再改吧。
真是奇怪了,为毛电脑登录不了呢?难道因为我没绑定?用qq能登,但是不是我原来的号了,还要重新搬文,这个还得弃了,我还舍不得,唉。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