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九

十九


没有立即回答,包拯按着赵德芳的意思,细细思索。其实他当然知道,如果李苍珠所言属实,会有什么后果。这事在他得知李苍珠状告何事后,就想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然而,他不可能让真相被掩埋,希望在真相浮出水面后,能有恰当的解决方法,否则他只能以死谢罪!虽然凭他的死不能解决问题,可要他因此放弃也不可能!拿定主意,包拯坚定地回道。“包拯知道,但包拯心意不改。”


紧紧盯着包拯,赵德芳一语不发。就算被人这么盯着,已然习惯了的包拯依然面不改色,表情也没有一点松动。包拯在表个态之后就不再说话,而赵德芳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两人一时静默,动也不动。直到过了半刻钟,赵德芳先有了动作,也不过是叹了口气。“包拯,你真要不顾天下大乱,揭露这个真相?”说这话的时候,赵德芳也差不多相信了包拯所说的。


微一沉吟,包拯方开口。“王爷,包拯身为开封府尹,绝不会放着冤案不审。至于后果……”没有立即说话,包拯反而又思索起来。最坏的结果就是太后一行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江山易主。然而在这种非常时期若是江山易主,恐怕国将不国。要想避免这种事,唯有让李苍珠跟传说中的太子“消失”,但这不是包拯所希望看到的。握了握拳,包拯向赵德芳一礼。“包拯万不会让最坏的结果出现,哪怕搭上这条命。”


话已至此,赵德芳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不免暗自叹气。以他的身份来说,像这种皇室秘闻,无论是不是丑闻,都要强压下去。如果有什么人被冤枉,大不了暗地里补偿就好。所以赵德芳在听说这事后,所想的就只有怎么压下。对于那名宫女,赵德芳可以给予她一生的富足,保她生活无忧。至于那个所谓的孩子,他也可以给他同样的许诺,但却不能有更多了,否则必然天下大乱。然而可惜的是,他所面对的人是有铁面无私之称的包公,这个方案就无法实施了。


有些头疼地皱了皱眉,赵德芳终是妥协。罢了,在公理面前,包拯有时连圣上的话都敢不遵,他这个王爷又算得了什么?况且包拯也清楚这种事肯定不宜公开审理,只要他们严(和谐)防(和谐)死(和谐)守,不让太多的人知晓,而能够知晓的又是信得过的人,日后想要压下也不是难事。考虑到这里,赵德芳终是松口。“就算本王阻止,你包大人也会依然坚持己见。好吧,如有本王帮得上忙的地方,包大人尽管开口。”


“有王爷这句话,包拯就安心了。”似乎就在等着赵德芳说这句,包拯在他一说完就立即接上话。调查跟审理这种事,没有赵德芳的帮忙,显然不光困难重重,还会受到阻碍。但有了八王爷的帮助就不一样了,就算太后知晓他的调查会暗中阻挠,也得有所顾忌,这样便给了他机会。原本包拯还在想该怎样开口让赵德芳答应帮他,却不想赵德芳竟先一步说出,这倒省了他不少事。


“……”被包拯这迅速地回答弄得一怔,赵德芳忍不住在内心腹诽。这个包拯,也太会抓住时机了,是不是就等着自己主动说帮忙?或者,他就是挖了坑让自己跳。摇头叹息,赵德芳苦笑。“包拯啊包拯,你真是……”真是什么也没说出,赵德芳相信包拯能懂自己未言之意。


包拯有没有听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没有多做停留,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后,包拯便起身告辞。出了南清宫,包拯没有返回开封府,而是去往了皇宫。上次刺杀一案刚有了苗头,却又牵扯出狸猫换太子一事。这两件事原本毫不相关,但作为关键人物的夏初松刚好两面都沾点关系,思来想去,包拯觉得还是应该跟圣上说明。


在御书房见了赵祯,包拯简明扼要地说了夏初松一事,提到他又不可避免地说到李苍珠以及她状告之事。此案他还未正式审理,目前只有李苍珠的一面之词,按理说不该与赵祯提起。然而要排除夏初松的嫌疑又不能不提此事,再加上还涉及到当今太后,就更不能一点不透露。更何况,如果要调查,需得有赵祯的默许。虽说他找了八王爷帮忙,但还是多有不便,要是皇上能默许,定会方便许多。


听了包拯的回禀及叙述与当今太后有关的案子,赵祯并没有像赵德芳那样动怒,而是在沉思了一会儿后,非常平静地问。“包卿,这事可是真的?”对于当年那事,赵祯所了解的不多,毕竟事及他的母后,尽管他不是她亲生,然而两人的关系还是很亲密,再加上先皇有意遮掩,他所知道的与其他人差不了多少。


但众人之口哪有那么容易全堵住?还是有些捕风捉影的话飘进他耳朵。不过他那时太小,而主要涉及那事的人都被处死,他听到的也是别的宫人偶尔说漏嘴的议论,真假不可辨。他也曾悄悄问过母后,然而却被她严厉教训,后来他没再见过那些宫人,那事也忘得差不多了。现在被包拯再次提起,让赵祯又想了起来。


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包拯表明他一定会彻查清楚,不会偏颇了谁。表明态度后,包拯也没提夏初松的身份,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他可以在私下谈论,却不能在赵祯面前提起,哪怕暗示也不行。有关夏初松的问题,还得圣上自己定夺。


果然,在赵祯迟疑过后,还是提到了夏初松。“包卿,关于那位夏初松……”轻轻叹息,赵祯继续道。“他的身份还是要查清,毕竟这不是小事。”李苍珠不可能是假的,但这个夏初松却不好说,尤其他还涉及到之前的刺杀一事中。


赵祯未说出的意思,包拯自然明白,他可以相信李苍珠,却无法相信那个夏初松。一来那人身份不明,所说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词,暂时还没法考证;二来此人行踪隐秘,在刺杀圣上的事件中又出现的如此巧合,事后的解释还天衣无缝,实在让人心中起疑。就算李苍珠表示他该是大宋的太子,也无法消除包拯对他的怀疑。


见包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赵祯也没什么要交代的,点明不管是谁都可以任他调查,必要时他本人也会帮忙,之后赵祯又给了包拯一块金牌,便打发他离去,顺便要包拯把候在门口的陈林叫进来。


向赵祯施了一礼,包拯退出御书房。在门口与陈林寒暄几句,告知他圣上召他进去,然后包拯离开了皇宫。回到开封府,包拯将展昭叫到书房,吩咐了一些事情,不过片刻,就放人离去。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