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齐心再合力,风过必有痕 一

看文之前请一定要看作者的废话!

1、作者没玩过游戏没看过原著,所以很大程度会OOC,我尽量不会

2、如果有BUG请忽视,就当作者私设了QAQ,剧情上的还请告知,我会改正

3、这篇文主撸游戏剧情,作者会添砖加瓦,凭自己脑洞扩写,不适的亲请止步

3、原创人物肯定会有,不会怎么治病啊,虽然不一定能治好(喂

4、虐是肯定会有的,虽然作者本人不觉得虐(鄙视

5、想到再补充吧

以上!如果觉得能接受,就请往下看吧,虽然作者很忐忑的,差点不想打TAG……





 

双手并排靠拢在眼前,十指微微弯曲向掌心,连续哈了几口气,才觉得手暖了些。抬头望着弯弯绕绕的山路,又看了看脚下,只有四五岁的小小男孩紧紧抓着有些脏破的衣摆,抿唇看向旁边身穿黑衣的女子,却不发一言。

 

感觉到男孩的视线,女子低头对上他清澈的双眸,看出里面透出的为难与倔强,轻叹一声,终是不忍,俯身将他抱起,语带威严地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日后无论怎样你都要一个人凭自己的能力处理各种事物。不管是日常、修炼,还是其他,你可明白?”

 

被女子抱在怀中,男孩双臂搂着她的脖颈,望向走过的山路。山路弯绕曲折,长长的看不到头尾,一如他心中的迷茫。听到女子的问询,男孩轻轻地点了点头,表达自己听明白了。

 

纵使男孩点头的幅度不大,女子也已感觉到,于是不再说话,步履稳健地登上最顶峰,她所属门派的所在地——华山顶,而女子正是华山掌门人——枯梅大师。

 

推开并无上锁的大门,反正他们华山派地处山顶,终年积雪,地形险峻,一般人难以到达,而有能力的,就算锁门也无甚用处。况且华山派弟子稀少,也没负责琐事的外门弟子,实在分不出人看管大门,也就用不着锁着。

 

踏入门内,转过几个转角,枯梅抱着男孩来到练武场。练武场里有个八九岁的男孩,正在练剑。认真地行了一套剑法,男孩收式,跑到枯梅面前,高高兴兴喊了声“师父”,其他话还未出口,就被已经被枯梅放到地上,现正躲在她身后,比他还小的男孩吸引了注意力。

 

走到男孩身侧,见他还是缩在自家师父身后,并且看到自己过来,还把小脸埋在师父的外衫中,稍大点的男孩朝他耳边大喊了声“喂”!

 

声音有些大,又近在耳边,小小的男孩被吓得一抖。他的这个反应惹得大点的男孩哈哈大笑,随后问自家师父,“师父,他是谁?”说着,抬手戳了戳嫩嫩的小脸。唔,手感真好!这又吓得小男孩扭过了脸。

 

“无悔,你别吓着他了。”伸手朝后拽出紧紧抓着她外衫的小男孩,枯梅把人推到被称为“无悔”的男孩面前,“从今日起他就是你的师弟。”

 

“师弟?”听到师父这么说,无悔的双眼立马亮了亮。自他来到这里,从没遇到过比自己还小的孩子。之前师兄师姐们总是以逗他为乐,让他很是不耐烦。现今他终于也有师弟了,而且还是师父的弟子,他可要好好当一个好师兄。

 

仔细打量着小男孩,小小软软的一个小人,小脸有些脏兮兮,看不清长相,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旧。估计不是遭了大难,就是从小便是乞儿。小男孩乖乖地站在原地,也不好奇四处打量,只抿着小嘴低头看脚面,那小模样十分惹人心疼。无悔觉得,以后自己要好好待这个小师弟。

 

半弯着膝盖,双手撑在大腿上,无悔平视着小男孩道:“我叫齐无悔,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师兄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抬头快速看了他一眼,重又低下,没有立即回答。齐无悔也不催促,耐心地等着。果然没让他等多久,小男孩便怯怯地开口,“我叫小九。”

 

小九?这是什么名字?齐无悔皱了皱眉,这明显不是父母给起的,哪家父母也不会这么随意,看来这个小家伙必定是乞儿无疑了,没想到竟然与自己一样,心中对他更加怜爱。抬头看向自家师父,齐无悔没多说什么,只是唤了声“师父”。

 

枯梅会意,凝眉思索。此时一阵风吹过,带起纷纷雪花。随后风止雪落,倒跟风过无痕十分相似。枯梅得到启发,遂回道:“不如就叫风无痕?不,不好。”还不待两个小孩有反应,枯梅先一步否决,“无痕有些悲观,就改……”眼望远方,顿时有了主意,“就改为风无涯。”

 

对于枯梅所取的名字,小九倒是没什么反应,反而齐无悔念叨了几遍后嚷开了。大吼师父对小师弟偏心,给他取的名字如此好听有意境,对自己就特别随便。惹来枯梅赏他一拳头,齐无悔更是揪着“偏心”两个字不放。

 

因着今日收了一个资质上佳的好苗子,枯梅难得任由大徒弟多闹了一会儿,才教训道:“无悔,你身为这一代的大师兄,责任自然巨大,压力也不会小。为师给你取名‘无悔’是希望你每做决定都三思而行,凡事不要后悔,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派屹立不倒,站在巅峰。”

 

“是,徒儿谨记师父教诲!”严肃了小脸,齐无悔老老实实应承。他当然不是因为名字胡闹,只不过见新来的小师弟总是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他只好插科打诨诱他放松。

 

扭头看向新得了名字的风无涯,见他果不再低头看地,而是瞪着双眸看着自己,齐无悔朝他呲牙一笑,小家伙愣了一下,接着也跟着弯了唇角。

 

对于两人的小动作,枯梅看到却并未说什么,只让齐无悔带着新弟子四处逛逛,并安排好他的住处,便让两人自去玩耍。因为从明日起风无涯就要开始接受严格的修炼,今日便当给他放假了,顺便也让齐无悔跟着偷一下懒。

 

得了师父的吩咐,齐无悔自然开心地拽着风无涯四处逛了起来,仔细得连厨房茅厕都不放过。待到全都逛了遍,齐无悔又神神秘秘地带着风无涯七拐八拐,来到一个隐秘的地方,然后小声告诉他这是他发现的秘密之地,只有他一个人知晓,现在又多了风无涯。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风无涯已经跟齐无悔混熟了,再加上两人年龄相差不多,很容易就亲近起来。此时听到齐无悔跟他分享了自己的秘密之地,风无涯更是对他好感大增。见他如此信任才见面的自己,风无涯自是把他当成兄长般的存在。拍了拍小胸脯,风无涯很仗义地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把这处秘密之地透露给任何人知晓,就连师父也包括在内。

 

被风无涯这小模样逗乐了,齐无悔揉了揉他的软发,大笑着说自己相信他。然后两人就在这里胡闹起来,直的到晚饭时分方才回去。先把小家伙送到他自己的屋子,接着为他烧了热水洗漱,齐无悔这才回自己屋里,也洗漱了一番,便叫上风无涯一同去饭堂。

 

因门派弟子稀少,饭堂里的人并不多,而对于这个掌门新收的小师弟,众人倒是没多好奇,纷纷表达了关心后,便开始用饭。

 

饭后消了食,齐无悔抱着被子进入风无涯的房间,美其名曰师兄弟要增进感情,愣是与他挤上一张床。好在两人年岁小,并排躺在床上也不嫌挤。

 

感受到身边的温度,风无涯不自觉又向齐无悔的方向靠了靠。自他跟着师父离开原住地,到达这里后,心中一直处于迷茫状态,不知等待他的会是什么。现在,靠着身边之人透过来的体温,即使窗外风声大作,他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与安定。

 

听到身边小家伙平缓了呼吸,齐无悔睁开眸子,看向面朝他而睡的师弟,伸出手臂将小娃揽进怀中,再次闭上双眸。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