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齐心再合力,风过必有痕 二

看文之前请一定要看作者的废话!

1、作者没玩过游戏没看过原著,所以很大程度会OOC,我尽量不会

2、如果有BUG请忽视,就当作者私设了QAQ,剧情上的还请告知,我会改正

3、这篇文主撸游戏剧情,作者会添砖加瓦,凭自己脑洞扩写,不适的亲请止步

3、原创人物肯定会有,不会怎么治病啊,虽然不一定能治好(喂

4、虐是肯定会有的,虽然作者本人不觉得虐(鄙视

5、想到再补充吧

啊先说一下,我知道师弟的称号是风月剑,但我文里想用个剑名,虽然其实也没必要,就是我的小坚持,可又没脑洞去想,就偷懒直接用了风月一名。

这章里私设还是蛮多的,不介意的亲们,做做心理准备再看吧~


二 

第二日,两人早早起床,洗漱过后便接受枯梅的训练。一日下来,从未经过这种高强度训练的风无涯,当即就累趴下了,还是齐无悔把小家伙背回房间。 

往后的日子基本都是这样过的,除了枯梅每日对他们严格的训练外,其余时间都是齐无悔照顾着风无涯。当然齐无悔也不是光带着人玩,更多时候还是给他喂招,帮助风无涯尽快提高能力。有时空了的时候,还会教一些枯梅不会教给他的知识与常识。可以说,风无涯在华山的成长,一大部分要归功于齐无悔,说风无涯是齐无悔带大的也不为过。

 

在风无涯拜师不久,枯梅送了把剑给他,不过因为他年岁小,还使不得,就只好先收起来。当得到那把风月剑后,风无涯高高兴兴地抱着它去找齐无悔,决定第一个就给师兄看。

 

“锵”的一声拔出风月,齐无悔拿着比划了几下,赞了声“好剑”,然后将其还给风无涯。看着师弟上下翻看佩剑,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齐无悔眼珠转了转,朝他勾勾手指,“师弟,跟我来。”

 

“去哪里?”抱着风月,风无涯虽奇怪,却也并未多想,左右师兄也不会害他,乖乖跟在齐无悔身后向前走。

 

“到了你就知道。”卖了个关子,齐无悔就是不说去哪儿。等把人带到龙渊,齐无悔示意小师弟看下面。

 

风无涯现在一头雾水,但也不疑有他地靠近龙渊,向下张望。当然什么也没看到,还不等风无涯回头询问,就听齐无悔提醒一句“注意了”,然后感觉到背后一股推力,完全没防备的风无涯直接掉进龙渊中。

 

虽说事出突然,但因为有齐无悔的提醒,风无涯除了有点慌乱,倒没有呛到水。从龙渊站起抹了把脸,风无涯莫名看着师兄,“师兄这是何意?” 

像模像样地背着手,齐无悔难得严肃了表情,一边踱步一边教育道:“师兄是为了冻醒你和你的剑,每一位华山弟子都会有此经历。”

 

被齐无悔说的一愣一愣,再加上得知华山弟子都在龙渊里滚过,风无涯点头表示明白,并牢记在心。直到选了吉日,带他去誓剑石宣誓授剑的枯梅告诉他真意后,风无涯方知被骗。不过这是后话了,目前风无涯对师兄的话可是信以为真。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新年,这也是风无涯来到华山所过的第一个新年。在枯梅的默许下,吃过年夜饭后,几位华山弟子就跑出去放爆竹。齐无悔不想跟他们凑热闹,拿了几样,拽着风无涯往龙渊跑去。半路嫌弃风无涯腿短跑得慢,不顾小家伙的反对直接抱起他,利用轻功奔过去,赶在子时正,点燃了爆竹。

 

看着爆竹一个个燃起爆开,齐无悔又觉得过于单一,便想着玩点花样。诱惑着风无涯把爆竹摆成各种造型,两人快速移动着一一点燃,瞬间一片耀眼的火光闪在眼前,让人眼花缭乱。

 

就这样齐无悔也不知足,又拆了爆竹,一个个放在地上点燃。因为没固定好,使得爆竹四处乱串,没防备的两人抱头闪躲,好不狼狈。也就忽视了因为门前其他人停止燃放,吵杂音静下来后,发现爆竹鸣响的声音不对的枯梅何时来到这里。

 

见自己唯二的两位弟子把洗剑池弄得一塌糊涂,而他们两人又各个狼狈不堪,枯梅很努力压下心中怒火,想着小孩顽劣,何况风无涯又是第一次在华山过节,她就轻罚一下意思意思。直到一枚爆竹在她脚边炸响,再看齐风二人还未发现她的到来,枯梅忍无可忍,决定让他们好好长个教训!

 

一声怒吼将两个玩野的人叫到面前跪下,枯梅对着低头不敢出声的两人就是一顿严厉的训斥,然后给出惩罚,“你们两个今夜把洗剑池收拾干净,再去历代掌门人面前罚跪个三天三夜,往后的修炼加重,如达不到,则继续加量。”

 

听完枯梅的惩罚,齐无悔先是垮了脸。清理洗剑池倒还好说,罚跪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增加修炼就要要他的命了。平时修炼已经够严苛的了,现在还要增加,真真不让他好过。不过……转头看向安安静静跪着,神色不曾改变的小师弟,齐无悔顿了顿,还是向师父低头,“师父,此次事件乃弟子的主意,师弟是被弟子强行带着玩耍,错不在他,要罚就罚弟子一人好了。”

 

这边枯梅还没说什么,听完齐无悔的话后,风无涯倒是立马也跟着认错,“师父,错不在师兄,是弟子央求师兄带弟子来人少的地方,也是弟子让师兄放更多的爆竹,师兄只是体谅弟子从没过过新年,所以要罚就该罚弟子,师兄本没错。”

 

一把扯了扯风无涯白嫩的脸庞,齐无悔生生用两手将风无涯精致的小脸扯变了形,“师弟不必为我开脱,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错了就是错了,没必要找什么理由。受点罚也可以让自己下回有个记性,免得再犯。”

 

没有伸手拨下齐无悔乱扯的双手,风无涯就用着变了形的脸张口说了句“可是”,又立马被师兄阻止了接下来要出口的话。

 

原本是被扯着脸,现在齐无悔又用双手挤风无涯的脸,这回小脸被揉成了包子,嫩唇也被迫嘟起。别说说话了,连喘气都费事。齐无悔使劲揉搓了两下方放开,“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交给我。”然后齐无悔松开风无涯,转而再次向枯梅低头认错,“请师父只责罚弟子一人。”

 

揉了揉被摧残的脸庞,风无涯也不再跟齐无悔挣,挣多了只会让师父更加生气。松开手重新跪好,风无涯也跟着认错,“请师父责罚弟子。”

 

低头看着跪下尽力揽错到自己身上的两个弟子,枯梅倒是消了不少气。不过该给的责罚自然不会少,也不会如他们所愿的只责罚一人。诚然或许像两人说的,此事的起因全因一个人,然而俗话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造成现在这样的后果又岂是一人之过?罚当然要都罚,只不过……稍微减轻些吧。想是这样想,但枯梅并未表明,也未说出。让齐风二人先去清理洗剑池,再去罚跪,余下的之后再说。

 

待到罚跪结束,枯梅象征性地给两人加重了数日的修炼,便一点点减轻,直至恢复以前。这段日子其实没过多久,最多半个月,也算枯梅对两位弟子的宽容。毕竟师兄弟间关系融洽,知道相互维护,她还是乐意见的。

 

然而枯梅的欣慰还是过早,两人关系是亲密如亲兄弟,但在遇到意见相左的时候,也常常互不相让,各自执理,争执不休,最后都会大打出手。其实说大打出手也不正确,他们只是以武力定胜负,然后取决于听谁的。

 

初时年岁小,这样解决倒也没什么大问题,最多身上青青紫紫。大点出手变重,落在身上的伤除了青紫,有时还有骨折之类,不过下手还是有分寸。成年后或许因为沉稳,不会轻易动武,但凡是需要动武解决的大事件,两人经常打得天昏地暗,有时甚至失了理智,下手反而比小时更重。

 

枯梅知道两人经常如此,却没制止,从小好得一张床睡的师兄弟再怎么闹腾,她也不认为他们能下多重的手。枯梅没阻止过,也没提点过,这也就导致之后悲剧的发生。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