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齐心再合力,风过必有痕 三上

看文之前请一定要看作者的废话!

1、作者没玩过游戏没看过原著,所以很大程度会OOC,我尽量不会

2、如果有BUG请忽视,就当作者私设了QAQ,剧情上的还请告知,我会改正

3、这篇文主撸游戏剧情,作者会添砖加瓦,凭自己脑洞扩写,不适的亲请止步

3、原创人物肯定会有,不会怎么治病啊,虽然不一定能治好(喂

4、虐是肯定会有的,虽然作者本人不觉得虐(鄙视

5、想到再补充吧


被小天使告知了齐师兄的名号,立马把剑名改了~好尴尬😅

啊,还有预警。我觉得吧,凭我的智商,实在想象不出两人到底为了什么打成那样,说是华山未来,但到底是啥?于是自己编了个,太小儿科了我知道。基友就说,你这个冲突不成立。我想也是啊,于是就听了另一个基友的提议,至于是什么,你们猜~

最后,我以为风师弟这章会残的,结果他竟然这么坚挺,下一章,我下一章绝对让他残(喂



三上

 

华山收徒一向非常严格,能达到他们所定的标准的人少之又少,有时没有好的苗子,他们甚至宁缺毋滥,不会随意对付,这就是华山弟子比其他门派稀少的缘故。

 

曾几何时,华山也拥有过数百名弟子,然而到了饮雨大师那一代,只收了七位弟子,后来到枯梅大师这一代也延续了这个数字,亲传弟子只有七人,也是世人皆知的七剑。自然大弟子与二弟子正是齐无悔与风无涯。

 

齐风二人与余下五位师弟师妹入门的时间相差个几岁,虽说现下具以成年,但仍免不了少年心性,再加上他们师父经常闭关,其他师伯师叔出游的出游,不理事的不理事,于是华山一众事务都落到齐无悔身上。然而他能力是有,却不耐烦那些琐碎之事,常常拽着心细又能耐得了性子处理这些的风无涯帮他一起解决。

 

近些年江湖一直不太平,各派都涉及到一些事件中,而武当与他们的关系也是一触即发。风无涯觉得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华山弟子太少,他们这一代人数更是少得可怜,若是发生什么大事,恐难以应对,华山的安危着实让人堪忧。

 

经过多日考量,风无涯提出应该多招些弟子,就算资质不是顶尖,只要中上便可,再经过日后的修炼,相信也会出类拔萃。

 

对此齐无悔倒是觉得无所谓,谁敢打上华山,他定将人打得跪下叫爷爷,再哭着回家找娘。将自己的佩剑无回“啪”的一声拍在桌上,齐无悔抓起酒坛仰头灌下。

 

桌面上摆放的这些酒是今日清晨在山下的镇子上新买回来的。没办法,他们自己酿的酒还没到日子,而华山弟子们都习惯饮酒,尤其齐无悔,供达不到求,只好退而求其次,去镇子上买些解馋。

 

然而镇子上的酒与他们自己酿的差别不可谓不大,这倒不是说镇子上没有好酒,只是却不是轻易能买到。毕竟数量有限,又不是专门供给他们华山,其他富贵人家或是偶尔路过的侠士也会买走。所以他们只好自己动手,虽然水平参差不齐,但贵在醇正,尤其风无涯亲手酿出来的,简直堪比琼浆玉液。

 

不少弟子常常厚着脸皮讨要几坛,尤其是与齐风二人同为一位师父的其他五剑。只不过每每碰到齐无悔在场的时候,就会一个个被揍得满头包,然后什么也得不到。每当这个时候,他们只能选择十分不齿的行为——偷。当然,被齐无悔发现后,会被揍的更狠就是了。

 

常有弟子不愤地反驳,说风师兄都没说什么,为什么齐师兄要反对他们讨酒喝?明明风师兄的酒喝得最多是齐师兄。回答他们的是数枚拳头,并伴着齐无悔的一句“老子与师弟的关系岂是你们能比的”!惹得不少弟子暗中腹诽,你们除了师兄弟关系还能有什么。最多从小一起长大,然而华山有多少弟子不是一同长大的?有什么好炫耀的。

 

自然他们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否则下场还用想么?至于偷酒的行为嘛……肯定要等齐无悔不在的时候了。哪怕齐无悔把酒坛换多少地方藏,他们也能发现一二,这就足够了。

 

嘴里喝着没什么太大滋味,能淡出鸟的酒水,有了明显对比以后,就算齐无悔再嗜酒,也难以一口喝干。灌了两口就放下,齐无悔一抹嘴道:“没必要多招人,按祖师爷的规矩办就很好,老子不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打上华山闹事!”

 

淡淡地瞥了眼齐无悔没有喝几口的酒,尽管桌子上还有没开封的酒坛,风无涯却没有动。伸手拿起开封的那坛酒,为自己倒了一杯,仰头饮尽。

 

把玩着空了的酒杯,风无涯平静地开口,“师兄自是武艺高强,江湖上难有敌手,只是……”话音一转,风无涯看向自己的师兄,“师兄能护得了华山几时?若是我们哪天都不在了……”

 

“师弟!”打断风无涯未出口的话,齐无悔皱眉,没有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你就是思虑过甚,没事给自己找罪受。”望着还有剩余的酒,齐无悔舔了舔嘴唇。虽说这酒水寡淡,但也聊胜于无,总比那索然无味的白水,还有那从没喝惯的劳什子茶好一些。如此想着,齐无悔灌下之前的剩余,又拍开一坛,“总之招弟子的事免谈,哪怕华山就只剩一个弟子,也不会覆灭。”

 

夺过齐无悔即将送入口中的酒坛放回原位,风无涯隐含怒意,“师兄怎的顽固不化,墨守成规!”站起身来到齐无悔面前,风无涯又道,“若华山只剩一名弟子,哪还有未来可言?”

 

被风无涯的话弄得大为光火,齐无悔一拍桌子也站起身。略高的身高透出些微威压,不过风无涯也无惧。

 

见师弟眸中依然无半分退让,齐无悔也没好气,一脚踩在身后的椅子上,嗓音略高的半吼道,“去他爷爷的只剩一人,华山几时这么凄惨了?你太过杞人忧天,不管说什么,反正我不会同意!相信师父和师伯师叔,甚至其他华山弟子也不会同意!”

 

“这当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未雨绸缪。”更加皱紧双眉,风无涯无意与师兄争吵,“我会说服师父他们,相信他们也会理解。至于其他弟子,他们也很希望有更多的同门加入华山。”

 

“很好!”没耐性与风无涯继续争论下去,事实上,如果对方不是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弟,齐无悔根本也懒得与对方废话这么多,早就表明自己的态度,然后把人赶走。抓起开过封的酒坛,这回齐无悔直接一灌到底,然后一抹嘴道,“老规矩?”

 

“好!”也拍开一坛酒,风无涯跟着一口气干了,接着将酒坛丢回原位。酒坛稳稳落在桌面上,并未带起半点摇晃。执起风月,见齐无悔已带着无回迈步出门,风无涯随即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练武场,没说一句废话,摆开架势,默契地同时出手。由于对对方早就知根知底,所以两人略过了初阶段的互相试探,直接拿出七八分实力对打,很快就打得难解难分。

 

练武场的其他弟子纷纷停下各自的修炼或比斗,全都跑到一边围观齐风二人的打斗。这样可以让他们从中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也可以当消遣轻松一下。

 

仰头望着打得比以往更加激烈的两位师兄,高亚男严肃了表情,拧起一双秀眉,面色沉静,难得没有开口与其他弟子们玩笑。

 

察觉出她的不对劲,站在一旁说笑的华真真收声看向高亚男,然后又看了看依然斗得难解难分的两位师兄,面露不解地问:“师姐,可是有什么不对?”

 

没有急着回答华真真,高亚男又仔细地观察了一阵,方回问:“你不觉得齐师兄与风师兄这次比斗认真过头么?”

 

以前他们比斗虽然也常常失了理智,出手过重,却也是在打了数时辰之后,但今日在他们发现两人比斗而看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用本门派最后几个剑招了。要知道,不管哪个门派,最后几招都极为霸道狠辣,意在要对方性命。两人该是一对上就出这么重的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还是有什么其他不可控的原因?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