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齐心再合力,风过必有痕 三下

看文之前请一定要看作者的废话!

1、作者没玩过游戏没看过原著,所以很大程度会OOC,我尽量不会

2、如果有BUG请忽视,就当作者私设了QAQ,剧情上的还请告知,我会改正

3、这篇文主撸游戏剧情,作者会添砖加瓦,凭自己脑洞扩写,不适的亲请止步

3、原创人物肯定会有,不会怎么治病啊,虽然不一定能治好(喂

4、虐是肯定会有的,虽然作者本人不觉得虐(鄙视

5、想到再补充吧


上次有小天使告诉我齐师兄的称号为无回剑,想到七剑里还有一个燕无回……不,不是我要散发脑洞,这实在是……算了,为了生命安全,我还是换个话题!

那啥,这章与游戏比改动还是挺大的,希望看之前做足心理准备。

另,有小伙伴告诉我七剑都有谁么?问过帮助我的姑娘,她就给了我六个人名。这里暂时定华真真是七剑之一,如果错了我继续改囧



三下

 

听过师姐的话,华真真更为专注的看向打得难解难分的两位师兄。之前没发现,是因为她是带着轻松的心情看待两位师兄的比斗,或者更确切点说,是因为早就习惯了他俩的这种比斗,根本没分多少心去看,反而更多的时候与身旁的其他几位弟子打赌这次谁赢谁输。

 

现在被师姐一提醒,当她认真看去,也发现到不妥。两人经过这一段时间,已经过了数百招,单看他们打斗的方式,用通俗的话说,早已打红了眼,完全没有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这显然不正常。

 

他们要不要出手阻止?不,凭齐师兄和风师兄的实力,他们若贸然出手阻止,别说能力不够,哪怕一起上确实可以与之抗衡,但也不可能说阻止就阻止,否则很容易造成损伤,不是两位师兄,就是他们一干弟子。要阻止两人,除非实力在他们之上,还要看准时机。

 

要不要去把师父请来?华真真有些犹豫。她认为凭两位师兄的沉稳,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可怕的后果,请师父来有些夸张。然而看两人现在的状态,又不是十分确定,真的没问题么?

 

就在华真真犹豫的时候,练武场中的两人又发生了变化,而华真真正是被其他人看到这变化所发出的惊呼才惊回了神。待她看清齐风二人此时的状况,瞳孔不由得一缩,对战中的两人已经摆出了最后一招的起始姿势。最后一招意味着什么?不用想就能知道结果。即使那不是用来同归于尽的招式,然而凭两位师兄的实力也会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这回华真真可没空犹豫是否该请师父前来,也顾不得思考两位师兄究竟为何下手如此狠厉,她只想让师兄们自己意识到危险,赶紧收手。于是华真真提气,向着毫无自觉的两个人大喊,“齐师兄,风师兄,你们在做什么!”

 

“你们两个快住手!”随着华真真的话音落下,高亚男用内力也大喊出声。她可不会像师妹那么婉转,管齐风二人是不是她的师兄,直接就以命令的口吻出声阻止。

 

不得不说,高亚男带着内力的一吼确实非常有用,原本使出最后一招的两人在这危机时刻竟真的纷纷惊醒过来,但醒过来却不代表事情解决了。

 

惊觉此时状况危机,风无涯来不及细想究竟为何正常的比斗会变成现在这种可谓你死我活的状态,也没空细究自己的意识为何会变得混沌。眼看着自己的风月就要刺进师兄的心口,风无涯立即就想把剑撤回,然而此时的状况岂是光想想就能撤回的?剑已经刺出,内力就算没使出十成,也达到八九成,想要收招可不容易。但再不容易也必须得收,否则就会重伤师兄。

 

提出剩余不多的内力,联合之前使出的加之一起,不顾会被反噬,强行撤招。同时,风无涯抬起左手拍向因为过于用力而紧绷的右臂,致使执剑的右手偏移出原来的地方,剑尖堪堪擦过齐无悔胸前的衣衫,未伤他分毫。

 

另一边,齐无悔回过神的时间要比风无涯晚一点。然而就因为这一点,使得齐无悔再想撤招收剑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偏移剑尖,可惜效果终究不大,无回还是深深刺入风无涯的胸膛。

 

当下齐无悔便是一愣,手不自觉松开,无回就一直保持着刺入风无涯胸口的样子。因为惯性,风无涯就这样倒飞出去,然后由高空重重摔到地上。还由于齐无悔施加在无回的内力并未卸去,风无涯这一摔,把地面也砸出裂痕,更加重伤势。

 

亲近之人接连发生的变故,还是因为自己而起,让就算经历过各种突发状况的齐无悔也半天没回过神,以至于他从半空落下时,忘记调整姿势,还踉跄了两下。抬腿想要走向风无涯,但眼前层层叠叠的人群让齐无悔止住脚步。他哪有资格靠近师弟?低头看向刚刚重伤了师弟的右手,齐无悔少有的呆愣在原地,沉默不语。

 

那头风无涯并未失去意识,看着一圈圈围在自己身边的人群,不见师兄,风无涯想开口唤他,却没想到一开口不但一个字没说出,反而涌出大量因为之前内力反噬而强压下去的鲜红,止都止不住。

 

失血过多带来的晕眩让风无涯渐渐失去意识,想到这时不是与师兄谈话的好时机,等两人独处时再谈也一样,于是风无涯没有抵抗,放任自己陷入昏迷。哪想到这一睡,他便有很长时间再没见到齐无悔。

 

很快就有弟子将柳圣学从鸣剑堂拽到练武场,两人一前一后利用轻功飞奔过来。见风无涯已经被围得见不到人,柳圣学没好气地把人都轰走,自己则不等人散开,快速挤到风无涯面前,先急点几个大穴帮他止血。风无涯口中溢出的血很快止住,胸口流出的血也慢慢变少,直至没有。

 

紧接着,柳圣学马上为其诊脉。手刚搭上风无涯的脉搏,柳圣学的脸色就立马变得特别难看。没有过于细致的诊脉,毕竟此处也不太合适,只粗略探查一番,柳圣学便赶紧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翻出一个药瓶,拔掉木塞,将里面的液体倒入风无涯口中。

 

风无涯早已没了意识,无法做出吞咽的动作,柳圣学颇费了番工夫才把药灌下去。然后起身命令几个靠得最近的弟子们,让他们小心谨慎地把人抬回鸣剑堂,他要先回去为接下来的救治做准备。

 

练武场上的人一下少了大半,大家都因为担心风无涯而追了上去。齐无悔也想跟过去,但在看到逆着人群而站的身影后,再次止住脚步。

 

待身边的人都走了干净,除其他因担心这边情况的弟子们还在外,就剩对面的齐无悔一人。迈步走向大弟子,在距他两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枯梅也没废话,单单甩给他两个字,“解释!”

 

定定地看着面前阴寒着脸的师父,齐无悔半垂眼眸,映入眼帘的是地上刺目的鲜红。大口呼吸压下心中的闷痛,齐无悔没有任何辩驳,“一切都是弟子的错,弟子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点点头,枯梅也没再过多详细询问。在她看来,自己的两个弟子早已成年,而且还经常代她处理华山事务,对自己的行为能够负责,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后果是什么,她再问也是多此一举。

 

“知道该去哪里了吧?”虽说不会再多询问,但该做的事还是得做。犯了错的弟子自然要接受惩罚,枯梅也不能徇私,还得亲自动手。

 

“是。”向枯梅一礼,也不待其他弟子前来押解,齐无悔大步走向执法堂。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也是唯一该做的事——领罚。

 

执法堂内,枯梅亲自动手执行门规。虽然不是最重的,却也能生生让人去掉半条命。而不管枯梅动用什么刑法,即使被打得吐血,齐无悔也未哼一声。

 

事后齐无悔依然直挺挺地跪在原地,没有因为满身伤痕而弯下腰。当枯梅要他先回去处理伤口,再思过时,齐无悔却拒绝了。向枯梅磕了三个头,齐无悔决绝地道:“师父,弟子如今无颜再留在华山,只希望师父等弟子看过师弟,确认他的伤势后,再把弟子驱逐。”

 

没有立即表态,枯梅盯着自己的大弟子,见他眸中无半分转圜的余地,只好叹息道:“你真的做好决定了?”齐无悔点头,看他这样,枯梅也只能同意。再次向枯梅扣头,齐无悔硬撑着起身,蹒跚地走向鸣剑堂。



嗯……这里这样也算风师弟残了吧……我也不算失言OTL

那啥,下周蠢作者要出旅游,原定的更新就没啦~要挪到下下周。下下周争取周六更,也就是21号。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