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三上

三上
  
  

晚宴开始之后,赵祯讲了些什么,白玉堂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原本他就不愿参加这种满是虚与委蛇的宴会,如果不是因为展昭的缘故,今晚不管谁说什么他也不会前来。
  
  

目光随着一直跟在赵祯身后,几乎寸步不离的展昭移动,也不知他是真没注意,还是假装不理,总之他自进入大厅后就从未与他的视线对上过。以白玉堂的分析,后者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按照保镖的习惯,展昭自进入大厅后就必须对整个大厅的情况了若指掌,当然也包括观察每一位到场的人士。然而当展昭的目光扫向他时,别说并未停留太久,就连目光都只是放在他的身上,根本没向上看,更别说与他对上目光。
  
  

对于展昭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白玉堂自然嗤之以鼻。虽然他清楚就算展昭不注意他这边,其他保镖也会做好身为保镖的职责,然而他就是对那人的态度十分之不满意。这算什么意思?白爷是不需要注意的人,还是说他根本不屑看向白爷?在内心为展昭如此举动而气愤的白玉堂,完全没去分析他为何在意一个对他来说并没什么紧要的人。他这样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一个与他相对不合的人身上,已经显得过于反常。
  
  

赵祯在晚宴开始之前,先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就让大家随意,而他自己则带着兰晴走遍全场,与前来的各位名流打招呼,再攀谈几句。在即将到达白玉堂这边时,丁月华先一步将展昭叫到了一边,也不知两人在嘀咕些什么。见那两人如此旁若无人地亲密,白玉堂很想走过去打断,然而有人却将他拦住。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此次晚宴的主角,赵祯。
  
  

客气地与白玉堂打了招呼,又再次介绍了身边的未婚妻,赵祯从一旁走过的侍者手里的托盘中取来两个高脚杯,将其中一个递向白玉堂,然后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那杯,向白玉堂微微致意,才又开口。“实在想不到金华集团的白副总会来参加此次的晚宴,真是让赵某倍感荣幸。”
  
  

赵祯这话可不是恭维,谁都知道白玉堂最不愿参加的就是这种毫无意义的宴会,虽然这样的宴会有更多的机会认识各界名流,但白玉堂依然不屑于此。会参加他举办的这个宴会,赵祯很清楚他所为的究竟是谁,而他也不会轻易给他这个机会。
  
  

轻轻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白玉堂也不理会赵祯的致意,低头看着杯中的液体,也学着他客气地回道。“赵总客气了,能得到皇帝的邀请,才是让草民觉得三生有幸。”说完目光望向赵祯,眼里哪有半分荣幸之意?
  
  

低笑出声,赵祯也不在意白玉堂满含嘲讽的话语。与他又客气了几句便带着兰晴走向其他人。赵祯的这个举动正合他意,他本来就没耐性与他在这里虚情假意,会搭理他完全是为了自家公司着想,毕竟不多个朋友,也比多个敌人强,虽然在商场上有的只是利益。见赵祯离去,白玉堂更不会理会他走向的是谁,赶紧将手中的高脚杯放在一边的桌子上,然后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赵祯很快与另一家公司的总裁攀谈起来,期间有几句话飘进还未走远的白玉堂耳中。首先是那人讨好地询问赵祯的弟弟,同时也是帝仁集团的另一位总裁,赵祺,为何没有与他一同来参加这个晚宴。在赵祯用有些微冷的声音回复说他的弟弟身体不适,正在家休息后,那人似察觉出赵祯的不悦,赶紧又转移了话题,与他攀谈起他的保镖。
  
  

听到那人提到某人的名字,白玉堂故意放缓脚步,看看能不能听到对自己有用的消息,结果那人除了讨好地夸赞外,说的全都是废话,白玉堂听了几句便再也听不下去。然而当他刚想加快脚步时,那人一句“真不愧是御前的御猫”,让白玉堂彻底止住了脚步。
  
  

回头望向身后那两人,见他们已经放低声音,不知在谈些什么,白玉堂只好放弃继续偷听。御猫么?唇角挑笑,白玉堂瞬间心情大好。果然让他听到有意思的消息,相信以后他绝对不会无聊了!
  
  

几步来到前面谈得正欢的两人面前,白玉堂硬是挤进两人中间,迫使某个一身黑的人看向自己,然后才开口道。“御猫大人,真是久违了!”说完,白玉堂就紧盯着展昭,看他会做出何种反应。
  
  

然而让白玉堂失望的是,展昭对他那声“御猫大人”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面上挂着温和地笑容,十分平静地回道。“白副总,你好!”
  
  

目光扫过某只黑猫唇角的淡笑,白玉堂深知只凭这点不可能激怒他,于是又继续说道。“没想到分隔多年的再次见面,当年的学生会长竟然带给白爷这么多惊喜,不但跑去给别人当跟班,还被人家当成家猫驯养起来,实在让白爷深感意外。”
  
  

白玉堂的话明显透着讥讽,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在没事找事!还不待展昭说什么,一旁被冷落多时的丁月华先忍受不住。她本来就处处与白玉堂不对付,现在听到他这样说更是气愤难当,当下就冲到他面前大吼。“白老五!你……”
  
  

不待丁月华说的更多,展昭先一步将她拦下。看她仍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遂向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将丁月华安抚好,展昭重又看向白玉堂,脸上依然挂着温和的笑容,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任何的起伏。“我自然不能与白副总相比,如果白副总没事的话,请恕我先失陪了。”说完,展昭向丁月华点了下头,就真的绕过白玉堂离去。
  
  

那啥,文里的女子除了有主的外(这句是废话),都不会成为鼠猫的障碍。

虽然没啥用,我先说明一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