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七


  
  

接到前台的报告,说是展昭已经离去,白玉堂停下正在转动的钢笔,改为轻点着桌面上的文件。这回再次相遇,那猫的脾性倒是改了不少,比以前更能隐忍了。被自己这么晾了一天,竟然只问过两三次,其它时间都很有耐性地等在原地。一天下来别说是吃饭了,就连喝口水都没有,更别提什么下午茶了。现在还一声不吭地离去,实在跟以前有些差别,看来他明天还真得会会他。
  
  

所以等第二天展昭再去金华集团要求见白玉堂时,前台很客气地请他进去,倒是让展昭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明白白玉堂怎么突然又改变主意了。不过,能见到他人自是最好,不然就无法进行接下来的工作,他也别想尽快完成任务再回另一边。
  
  

来到白玉堂的办公室,白玉堂很热情地招呼他,弄得展昭更是诧异,直觉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果然,白玉堂竟然为昨日晾他一天而道歉,然后不管他说什么,白玉堂一定要为此事表示歉意,硬把他拉至外面,请他吃饭。
  
  

这一吃就从早上一直吃到中午,并且还没有结束的意思。他早上本来就是用了早饭才过来,怎可能还吃得下?然而白玉堂的盛情又不能推却,他一是为了表示歉意,二是表明自己也未用早饭,要他陪同他一起,无奈他只好点了一杯咖啡。
  
  

本以为白玉堂用完了早餐便会与他一同返回公司,商谈合作的事宜,哪想到白玉堂早餐用完,却又点了甜点,然后又点了饮品,一直在慢慢地品着。展昭耐着性子在等白玉堂一一吃完,然而直到临近中午也不见他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他不得不出声提醒,可惜白玉堂又以快到中午为由,要继续留在这里用午餐。
  
  

好容易忍到午餐结束,展昭认为这下终于可以跟白玉堂谈合作的事宜了,却不想他又续点了甜点,依然慢慢地品着。深吸一口气,展昭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白副总,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与我商谈合作之事?”
  
  

唇角挑笑,白玉堂心道,臭猫,终于忍不住了吧?不紧不慢地用餐叉叉起一块糕点放进口中,细细咀嚼过后咽入腹中,白玉堂这才开口回道。“不用着急,待用过午饭后再说其它,展……大保镖?”不知该如何称呼展昭,于是白玉堂便用了他的现职位当称呼。
  
  

“叫我展昭即可。”看白玉堂唤得别扭,展昭自己也听得不舒服,不如就直截了当地让他唤自己的名字,也省得麻烦。瞥一眼悠闲地用着甜点的白玉堂,展昭明白无论他怎么催促也无用,就先耐着性子等他吃完,看他之后再找什么理由拖延!
  
  

一盘甜点就算白玉堂再如此放慢速度地吃,也没用多少时间便解决了。展昭心想这回终于可以商谈合作之事了吧?然而还不待他开口,白玉堂抬腕看了看表,又唤来服务生,点了下午茶。忍不住也看了眼手表,发现此时不过是下午一点多一点,这时吃什么下午茶?而且他都吃了大半天了,还能吃得下?分明是故意为之!既然他想玩,那他就配合着他,反正今天也是别想谈公事了,先陪他玩个够再说!
  
  

如此想着展昭也唤来服务生,跟着白玉堂点起了下午茶。见着展昭竟然也点了东西,还慢慢品尝起来,白玉堂不禁心下奇怪。这猫怎么了?难道被自己气到不正常了?不急着与自己谈合作之事了?
  
  

怀着不解的心情与展昭一同耗到了晚餐时分,就在白玉堂考虑着今天是不是就到此为止时,展昭毫不客气地点了一大桌子菜,看那个量,绝对够三四个人吃的。狐疑地瞄向对面正抿着红酒的某只猫,白玉堂很想问问他是个什么意思,然而想了想,他终是没问出口,只说可以离开了。
  
  

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酒杯,展昭淡淡地看了白玉堂一眼,然后才平静地告诉他不急,等用过晚餐再走也不迟。毕竟他才点了一大桌子菜,不吃多浪费?而且他这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怎么也得填饱肚子再离开吧?不然不就白来餐厅一趟?
  
  

听过展昭的话,白玉堂更加肯定这猫被自己气到不正常了,竟然只知道吃饭,不再管工作了。可惜,他才不会让他如愿,否则自己干嘛特意耗费两天的时间陪那猫玩?况且,他在这里已经吃了一天的东西了,哪能还吃得下?所以在菜还未上来时,白玉堂坚决地告诉展昭,现在就要与他谈论合作上的事。
  
  

微微挑眉,展昭奇怪地盯着白玉堂看,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不是又在玩什么新的花样吧?没有立即说好,展昭在考虑了数秒钟后才反问了一句“现在”?现在可是下班的时间,白玉堂是想加班?这不符合他的性格。然而在得到白玉堂的肯定后,展昭暂时压下了心中的奇怪,非常平静地告诉白玉堂,谈合作可以,不过要等他用过了晚餐。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展昭所点的菜也一一上来。看着那一盘盘堆得像小山一样的佳肴,白玉堂直觉那猫绝对是故意的,这么多的菜,根本就是他特意要服务生加的,这哪能是一时半会儿吃得完的?难不成那猫还要在这里吃夜宵?不行,他不能让那猫得逞!如此想着,白玉堂待菜全部上齐后,又招手将服务生叫到近前,一指桌上的菜肴,将它们全部打包。
  
  

没有阻止白玉堂的举动,展昭只是沉默地看着。对他来说,能尽快商谈合作之事自然最好,他那样做也不过是为了逼迫白玉堂,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自然不用继续下去。至于晚餐……反正他也不是一点没吃,不至于会太饿,还是谈正事要紧。所以,在服务生打包过后,展昭跟着白玉堂一起离开了这个坐了一天的餐厅。
  
  

现在回看以前写的,感觉还挺奇妙……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