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下

十下
  
  

急走两步来到赵祯办公桌的面前,中年人也不顾有外人在场,狠狠地将两个文件夹摔在桌面上,一双鹰眸怒瞪着赵祯,重重地敲着桌面厉声质问。“是你下的命令禁止我与白高大夏集团商谈合作的事宜?”
  
  

垂眸淡淡瞄了眼桌上的两份文件夹,赵祯一点也不意外自己的六叔会得到它们。毕竟他一直与白高大夏集团在暗中有来往这事他早已有所耳闻,且他们的合作还不止一次两次,两方在暗中达成什么协议他是不太清楚,不过也大概能够了解,所以他才尽可能避免他们之间明面相见,尽管这样也防范不了几时。抬眸重又对上中年人,赵祯双手十指交叉轻落在文件夹上,一派悠闲地道。“是。”
  
  

“理由!”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中年人倒也没那么怒气横生了,免得在气势输给自己的侄子更多。随手扯过放置在一旁的椅子坐下,双腿交叠翘起二郎腿,又从上衣口袋取出香烟点燃,深吸一口然后吐出,中年人这才慢慢接着道。“你明知我与白高大夏集团的总裁有过合作,此次商谈起来也会方便许多,为何却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别人?”
  
  

微微皱了皱眉,赵祯对于中年人肆意在他办公室抽烟这点颇为不满。他本人就不喜欢抽烟,自然也讨厌烟的味道,现在了解他习性的中年人故意如此,显然就是来找茬的,他要小心应对,不给他有机可乘的机会。伸手接过因秘书不在场而暂时充当秘书一职的展昭所递过来的咖啡,赵祯轻抿了一口才道。“六叔此言差矣,韩琦是我得力的部下,也曾与白高大夏集团的项目经理有过合作,此次是为了开发新的项目,让他前去自是最合适不过。”
  
  

不屑地冷哼一声,中年人也不接展昭递过来的咖啡,就那样把他晾在一边,继续抽着手中的烟。“韩琦那小子有几斤几两,我还能不知道?白高大夏集团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公司,甚至在国际上也有盛名,交给他这么重要的任务,我很难相信他能完成。”
  
  

“有关这点,六叔你完全多虑了。”见展昭把咖啡放到中年人面前,又拿出备用的水晶烟灰缸放好,赵祯抬手示意他到一边整理资料,不用理会他们。“韩琦若是没这个能力,也不可能爬上部门经理的位置,况且还是我亲自任命,我用人可不是光看他们背后的关系与身价背景,若是没有一点真才实学,我也容不下他们,帝仁集团可不养吃白饭的人!”
  
  

“吃白饭的人?好像咱们公司确实有这么一位!”摁灭手中的烟蒂,中年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见赵祯眸中闪过寒光,他也识趣的没有继续往下说,只转而道。“一句话!你是不打算把与白高大夏集团合作的项目交给我了?”
  
  

“六叔。”听到中年人将话题转回,赵祯收起冷意,重又恢复之前的优雅从容。“这事已成定局,而且韩琦也顺利拿到李元昊总裁的签字,相信拿来这两份文件的六叔也看到了,现在就只差最后我们这边的签名,这时候再说要换人……怎样也说不过去吧?”
  
  

听完赵祯的话,不见中年人动怒,反而淡笑着点头。“很好!”怎么能不好?他这个侄子真是越来越有他父亲的行事风格,且越来越难掌控,看来,他要尽早实施自己的计划才行。然而要实行自己的计划,还要逼出一个人才行。
  
  

又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中年人这回也不吸,就让烟慢慢燃烧。“既然我的侄子死活不让我接手,那作为叔叔的我也不好相逼,不过……”弹了弹烟灰,中年人拿起办公桌上的两个文件夹,分别从里面取出两份合同攥在手中,向赵祯扬了扬。“我所负责的项目也已经谈妥,怎么样,赵总,你是不是也该签上名了?”
  
  

瞥一眼攥着合同,并不打算给自己签字的中年人,赵祯深知他还有下文,所以也不急着伸手取过,当然,他也不想主动挑起其它话题。“六叔,你不将合同给我,要侄儿如何签字?”
  
  

将合同收起,中年人向前倾身,稍稍靠近赵祯。“别着急,我亲爱的侄儿,别忘了合同是需要你与他两个人签才有效,而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跟你们耗,所以,还是一次解决得好!”
  
  

中年人的最后一句话,让赵祯保持的优雅瞬间消失,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寒冷。“六叔,按照以往的规矩,所有的合同都是由我审阅过后签好名字,再由﹒我﹒亲﹒自拿给他签名!这期间从不假手他人,也不会让他人参与!六叔难道是今天第一次知道?”
  
  

早就料到赵祯会有这种反应,中年人也不气恼,反而很悠闲地抽了口烟。“以往的规矩既不是家规也不是公司的规章制度,不过是你私自决定,我们反对了,也被与你串通一气的其他人以多压少给强硬通过。况且,他也是我的侄儿,他不来看我,作为叔叔的我去探望他的病情也是应该吧?”
  
  

见赵祯张口要说什么,中年人赶紧借着继续往下说来阻止他开口。“就算他病的再重,也没到不能会客的地步,否则这些合同又有谁来签?总不能……”双眸一凛,中年人坐直身子道。“是有人代签?”
  
  

“……”不语地与中年人对视,赵祯很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因为自己立的那个规矩,再加上赵祺从不在人前露面,而自己也不让任何人去见他,公司以及外界早就流传其实赵祺已死,或是被他软禁,现在的签名都是他找人模仿的,只等时机成熟,让赵祺签个退让书好独揽大权。
  
  

微微低头,赵祯唇角勾起,再抬头时又恢复往常的优雅。“好吧,既然六叔如此关心祺儿,我也不好过多阻拦,看看时间也是他用过早饭后的休息时间,现在我们就去他那里看看。”站起身拿过展昭递来的外套穿上,赵祯又转向白玉堂。“白副总是否也有兴趣一同前往?”
  
  



我靠,我以前到底怎么起的公司名字?

太特么中二了……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