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四上

十四上
  
  

虽然展昭是想找机会让自己空闲下来,好监视赵珏,然而白玉堂却全不给他机会。就算他表明希望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最少中午午休时不用让他陪他一起用饭,可惜那小白鼠根本不听他所说,并且就是表明要监视他,绝不让他有一丝一毫偷懒的可能!对此,展昭也只能忍耐,赵珏的事不可能对外人道也,想要达到监视他的目的,他只能继续想别的办法。
  
  

时间就这样飞快的流逝,转眼一个月过去,展昭却始终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只能退而求其次,让王朝他们顺便盯着赵珏,然后向他汇报。只是这样,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他也来不及做出相应的对策,更别提及时到达现场了。这个结果可与他当初答应暂时离开帝仁而来到金华的条件相反,他不能任其这样发展下去,怎么也得找机会再与白玉堂谈谈。
  
  

不过,让展昭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倒是机会自己送上门了。就在如此工作了两个月后的某个周五的晚上,因为工作太过繁忙而一直待在办公室处理的白玉堂,眼见时间快过零点,想了一下,便告诉展昭,现在可以下班了,剩下的留着明天再处理。
  
  

自展昭再来金华后,白玉堂并没有哪一天是要他24小时全天工作过。他有自己的考量,就算要用巨大的工作量整治那猫,也没必要两三下就把他压垮,慢慢来才能达到他的目的,当然,这只是他其中的一个手段,其它的,等过了这一阵再说。
  
  

至于今天会比平时晚,其原因在于白天在工地上发生了一件意外事故。也不知那猫是怎么搞的,差点就在平地上被绊倒,而恰巧的是,楼上吊着钢筋的吊绳突然断裂,要不是他眼明手快的拉他一把,那猫肯定被那根高空掉落的钢筋砸个正着。
  
  

顾不得查找钢筋掉下的原因,他有些愤怒地想责问那猫几句,却看到他的脸色明显有些苍白,就算发生这么大事,整个人也是有些呆愣。估计是这些日子累得狠了,所以那猫才会疲惫至此,因此他也不再说他什么,拽了那猫提前返回公司。
  
  

回到办公室,白玉堂先给自己的四哥打了个电话,将工地上发生的事简明扼要的说清楚,要他好好查明此事,之后挂了电话,白玉堂便准备处理今天的工作。想到那猫的状态不是很好,白玉堂就想让他先休息一阵,然而当他看向他时,那猫倒很自觉地先做起了平时该做的工作。观察了他一阵,感觉那猫的脸色不再苍白,白玉堂也就没说什么,与他一起开始工作。
  
  

长期这样两边跑,白玉堂本该负责的工作便积压了不少还未处理。想着今天回来的早,白玉堂就想着趁这个机会多处理一些,却不想一忙起来,竟忘了时间,以至于等他想到该回家时,时间比平时还要晚上许多。虽然明日是周末,不过白玉堂为给那猫多找点事做,连周末也不放过,所以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休息日。
  
  

两人收拾好东西,关了灯便走出办公室,等候电梯的到来。因为已经过了午夜,全公司除了几名保安外,就只有他俩还未走,所以电梯来得倒快。只是,也不知是不是今天行了什么大运,电梯刚下了几层就出故障停住了,不管用什么方法,就是与外界取不上联系。
  
  

金华集团共25层,而白玉堂的办公室与他的亲大哥白锦堂同在最顶层,此时他们被卡在了第17层。对此,白玉堂十分生气,他决定等他出去后,首先要做的事不是回家,而是要立即打电话给电梯公司的老总,第一句话必须肯定地告诉他他要从他们那里撤股!
  
  

想到打电话,白玉堂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忘了给自己的手机充电。本来今天在工地上时,他的手机就已经宣告没电,他本打算回到公司再充,谁想到中间竟发生意外事件,他返回公司时也忘了那事,这都要怪那只笨猫!
  
  

说起来……那猫怎么这么半天也没出声?不会是睡过去了吧?想看看那猫的情况,然而此时电梯里一片漆黑,他把双眸睁得再大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只好出声询问。“猫儿,你的手机呢?先拿来用用,白爷的正好没电了。”
  
  

没有马上听到回答,过了一段时间,白玉堂才听到展昭轻声说他的手机落在办公室了。好吧,这下好了,他们俩一个手机没电,一个手机没带,再加上今天又是周末,且现在时间晚了,整个公司除了几名保安就只剩他俩,等他们发现电梯出故障了,还不知猴年马月,现在他们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想着这么干等着也是无聊,所以白玉堂就打算跟那猫说点什么解闷。一开始时,展昭回复的虽慢,但好歹还理他,到后来,他只用“嗯”来打发他。火大于他这爱答不理的态度,白玉堂故意刺他两句,结果那猫这回连敷衍都不愿意,一点声音都不出了。
  
  

感觉那猫有些不对劲,白玉堂凭着记忆,抹黑靠向他。离得近了,白玉堂发现那猫的呼吸有些急促,想着现在他们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氧气会越来越稀薄,确实会呼吸困难。只是,那猫的身体也太弱了些,他这个讲了大半天话的人都没怎么样,反而是他那个连话都没说上十句的如此难受,真是够让他“惊奇”的了。
  
  

想着借此嘲笑那猫几句,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白玉堂就听到那猫的呼吸竟渐渐变弱。大惊之下,白玉堂赶紧更靠近那猫些,想看看他哪里不妥,却不想他竟扑了个空。立即蹲下身寻找,果然发现那猫正靠着电梯壁而坐。尝试着唤了他两声,没有任何回应。想了一想,白玉堂伸手,摸索到他的鼻下,却惊异地发现,那猫竟然没了呼吸?
  
  

我虐了么?没有!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