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四中

十四中
  
  

内心一阵震惊,白玉堂努力安慰自己,那猫不过是因缺氧而晕了过去不至于没了呼吸,他会探不到应该是找错了地方。于是,白玉堂又定了定心,这次确认好了那猫鼻子的位置,再次探向鼻下,然而得到的结果竟是一样。这回白玉堂可再也无法强装镇定,赶紧将手向下移了移,探向那猫的脉搏,在感受到那猫微弱的脉动后,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有脉搏就说明那猫还有得救,因此,白玉堂立即把那猫放平,让他躺好,又脱掉外套垫在他的脖子下,让他的头部仰起。在这期间也不知有什么东西从那猫身上掉落,他也顾不得去管。回想了一下自己所知的急救知识,心中有了数,白玉堂便开始对那猫进行人工呼吸跟心肺复苏。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那猫的呼吸声,白玉堂这才放下心来,总算救活了那猫。在确定了那猫真的恢复过来后,白玉堂也没收回自己的外套,让他就那么躺着,而他自己则坐在一边喘息。因为这一通折腾,白玉堂也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想到应该是电梯里空气越来越稀薄的缘故,他便移动到电梯壁,倚靠其上,减少不必要的活动,顺便调整自己的呼吸。
  
  

喘息了一会儿,白玉堂抬手碰碰身边的猫,关心地问道。“猫儿,你感觉怎么样?”等了一会儿没听到那猫的回答,白玉堂还以为他又出什么状况,赶紧起身想看看他是否又晕了过去,却不想这一探身过去,正好与那猫脑门碰上脑门,撞了个正着。捂着被撞疼的地方,白玉堂没好气地道。“臭猫,你不好好休息,又折腾什么!别再没了气,还得劳烦白爷救你!”
  
  

“对不起。”虽然也被白玉堂那急切又突然的一下撞得有些头晕,不过展昭还是开口道了歉。本来白玉堂就是因为关心自己,所以才与自己撞到了一起,他当然得先道歉了。想了一想,为怕再发生同样的事,展昭决定告诉他他要做什么。“我只是在找一样东西。”
  
  

“现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你要找什么东西不能等到电梯修好,电力恢复时再找?”愤恨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白玉堂听到那猫不是又晕了过去,放下心来的同时,语气更加不好。
  
  

心念一动,白玉堂突然想到,在他给那猫做人工呼吸之前,确实感到有什么东西从那猫身上掉落,他当时没空在意,现在想来,那东西掉在电梯里的地毯上并未发出太响的声音,后来被他碰到一边时,滚动起来还有不太清脆的“哗啦”声。难道是……药瓶?是了,那猫要不是身子不妥,也不可能就这么晕了过去,还没了呼吸!那猫要找的,定是这个药瓶。
  
  

想到这个可能,白玉堂赶紧凭着记忆,帮忙寻找。虽然当时救那猫是很匆忙,没空理会其它,不过从那个药瓶掉落及被他碰到他也不是没注意跟无意识的动作,所以白玉堂还是有些印象。按照记忆中的大概方向,白玉堂一阵摸索,终于在电梯壁与地毯的接缝中找到了那瓶药瓶。碰了碰那猫,白玉堂将药瓶递给他。“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
  
  

接过白玉堂手里的药瓶,展昭拧开瓶盖,倒出几粒药片,就这么干咽进腹,然后才向白玉堂道。“多谢白副总。”不管是白玉堂救了自己一命,还是为他找到了药瓶,无论哪一样他都要感谢白玉堂,当然前者更为重要。
  
  

冷冷地“哼”了一声,算是对展昭道谢的反应。想了一想,白玉堂还是颇为担心那猫,也很想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以后也好避免让他发病,于是便问。“你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他这次不合时宜的病发还是引起了白玉堂的疑心,所以,早就料到他有次一问的展昭,很淡然地回道。“无事,只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又在这个密封空间待的久了,这才感到呼吸困难,故而晕了过去。”
  
  

“是么?”挑眉反问了一句,对于这只睁眼说瞎话的猫,白玉堂并未继续追问下去。有谁晕过去能连呼吸都晕没了?不说实话是吧?白爷不会自己查么?捏紧口袋里的东西,白玉堂微微上扬起唇角。
  
  

为了保存体力,两人都没再说话。时间在这寂静的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去,随着时间越长,空气越稀薄,就连白玉堂也有些撑不住了。幸好他身边的病猫虽然呼吸沉重,但好在没再出状况,白玉堂放心不少。不知不觉中,白玉堂的意识开始模糊,在他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隐约看到一丝光亮射进……
  
  

再次醒来,白玉堂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而他结义大哥的妻子闵秀秀正为他做着检查。看到他醒了,闵秀秀高兴地道。“好了,醒过来就好,你身强体壮,休息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眨了眨眼,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白玉堂“嚯”地一下坐起身,一边向四周张望,一边问道。“大嫂,那猫呢?他怎么样了?为什么没在这里看到他?”
  
  

“什么猫啊狗啊的,还老鼠呢!”轻轻皱眉,闵秀秀可不知他口中的猫指的是谁,还以为她这个宝贝五弟仍在梦中,还未清醒过来,赶紧把他按躺。“行了,别在这里发梦话了,再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大哥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你已经醒了。”
  
  


一看就不算虐!对吧?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