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五下

十五下
  
  

“药片?”实在没想到白玉堂这么折腾就是为了一片药片,闵秀秀不禁呆了一呆。不对,如果只是普通的药片自家五弟不会这么兴师动众,那也就是说他们会遇到危险是因为这片药片的关系?想想也觉得很有可能,毕竟这事经过老四的调查,明显是人为所致,虽然具体情况还有待细查,但结果已经可以确定是有人从中作梗。然而无论闵秀秀如何细想,也不明白这两次的事件为何会跟这片药片有关。
  
  

“对!是一片大概这么大小的药片。”凭着当初在手中的感觉,白玉堂向闵秀秀比出了大小,希望借此让他的大嫂回想起来。要是她真的看到过,也能因此想起。
  
  

其实白玉堂这么做了,闵秀秀也没法想起半分,因为她根本就没注意白玉堂的口袋里都有些什么。她在拿过他的外套后,就直接交给唐嫣处理了,并未动过任何地方。于是,在白玉堂问起的当下,闵秀秀把目光转向了唐嫣。
  
  

在白玉堂说出要找的是一片药片时,唐嫣也在回想。她确实是在查看白玉堂外套口袋里有什么物品的时候,找到这么一片药片。她当时还很怀疑,是不是自家二弟有什么疾病,这才随身揣着药盒,却因为这次的突发事件而掉落出来。
  
  

然而细想了想,她与闵大嫂给白玉堂做过检查并未发现他患有有什么疾病,连感冒咳嗽都没,那他身上为何会带着一片药片?以自家二弟的性子,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带一片不起眼的药片在身,或许有什么用意也不一定。意识到这一点,唐嫣特别把这片药片单独收好。她记得是放在……
  
  

“大嫂!大嫂!”看着自己的亲大嫂走了神,急于知道结果的白玉堂立即开口唤她,哪想到唤了两声也不见她回神,无奈,他只好提高了声音,直到她理会自己。
  
  

原本唐嫣在思索着那片药片究竟被她放置到哪里,却猛然听到白玉堂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唤,她立即回过神,有些抱歉地道。“如果是找那片药片的话,具体我得回办公室找找。”
  
  

一听亲大嫂如此说,白玉堂一改之前的颓茫,抓着唐嫣的胳膊,边走边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找。”这回终于可以知道那猫究竟有什么隐疾,看他还怎么隐瞒自己!现在,白玉堂是一门心思想知道展昭所隐瞒的疾病,然而他却未想过,在知道后又该如何。
  
  

拉着唐嫣急急地来到她的办公室,白玉堂当先翻找起办公桌的各个抽屉。看他那着急的样子,唐嫣虽不明白那片药片究竟是有何用处,却可以感觉到它对白玉堂非常重要,于是也不介意他随意翻找,反正她这个二弟的性格她也不是今天才知晓。站在原地想了想,唐嫣走向窗边,翻找着立柜。
  
  

两人花费了一个小时,将这间稍大的办公室仔仔细细地翻找了两遍,却是一无所获。不死心地打算找第三遍的白玉堂,一边查看着各个缝隙,一边问道。“大嫂,你确定你是把药片放置在办公室中?”不是他怀疑自己大嫂的记忆,只是他们都找了一个小时依然没找到,他怕是他的大嫂在无意中给放到了别处,她自己也没在意。
  
  

望着跪伏在地上,整个身子都钻进办公桌下面寻找的白玉堂,这一次唐嫣倒没跟他一起寻找。白玉堂的话倒提醒了她,记得当时她从闵大嫂手中接过二弟的外套后,仔细地检查了所有口袋,只发现了那片药片。后来觉得可能有什么用处,所以她特别收进一个药盒里。然后在这时,院长有事找她,于是她又匆匆忙忙赶到院长室。再出来后,她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白玉堂的外套便去往了干洗店。如此说来,如果那个药盒不在她的办公室,那最有可能就是在院长那里。
  
  

“大嫂?”刚把整个桌子底下又仔细地查看了一遍,白玉堂站起身,正打算继续查找别处,却看到自家大嫂一动不动地站在他旁边,不知在想着什么。怪不得他刚刚问她话却没有得到回答,原来是她又在走神了。想到她有可能是在想那片药片的所在,白玉堂赶紧追问。“大嫂,你是不是想到了?”
  
  

“我不是十分确定。”并未放弃思索,唐嫣边努力回想着边回答。如果那个药盒是她不小心落在院长那里,他为何不告诉自己让自己去取呢?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应该前去确认一下。看着一脸焦急的白玉堂,唐嫣让他稍等片刻,她去去就来。
  
  

刚打开办公室的大门,正好碰到一位打算敲门而入的小护士,还不待唐嫣询问她找自己有什么事,那名小护士先一步道。“唐医生,这是你的衣服,我给你带来了。”说着,小护士把手里提的纸袋交到唐嫣的手中,然后又一次向她道了歉,便匆匆离去,毕竟医院可是非常忙碌的。
  
  

目送着那名小护士离去,唐嫣这才看向纸袋,发现里面是一件雪白的衣服。拿出一看,竟是自己的白大褂。对了,她想起来了。在从院长室出来后,她与一名小护士撞个正着,那名小护士手中拿着一杯咖啡,很不巧的,那杯咖啡尽数洒到她的身上。
  
  

估计那名小护士是新来不久,见此情景赶忙向她道歉,并一定要帮她洗净。原本她自己就是要去干洗店,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她当然不会要她清洗,然而那名小护士却执意要自己来洗,不然自己良心过不去。
  
  

见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唐嫣也不与她多争,只好将白大褂脱下交给她,之后她便拿着白玉堂的外套去往干洗店。而这件事因为这几天的忙碌被她忘到脑后,直到今天那名小护士将她的衣服送来才想起。
  
  


嘿嘿,有苗头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