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六下

十六下
  
  

“谁?”其实白玉堂在蒋平说“要暗杀一人”时,心中就有了答案,他只是不太相信,也想不明白原因。像他们这种在国际上也有一定地位的集团,自然会得罪不少人,也会遭人妒恨。在初期的时候,他们没少因为这个被人暗算或是暗杀,所以他与哥哥们,甚至是嫂嫂们都学了一身的武艺,用来防身及应变各种事态。待到慢慢站住脚步后,这种事便发生的少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也会……
  
  

“展昭。”虽看出自家五弟心中有了数,不过蒋平还是给了他肯定的答案。在一开始,他还以为那人是冲着他们金华集团而来,为此他还特别安排了人手隐匿在医院周围,就怕五弟会有什么闪失。然而待他更进一步的调查后发现,那人的目标就仅仅是一人,那便是被暂时借调来的展昭。这下他就不明白了,为何那人要针对的是展昭?是为了破坏帝仁與金华合作?还是为了消减赵祯的左膀右臂?但如果是后者,那更不应该暗杀展昭了,适合的人选有的是。
  
  

蒋平想不明白的地方,也正是白玉堂觉得奇怪的地方。虽然早知那猫不会只是一名普通的保镖,但若果他是赵祯手下的一名部门经理,甚至是下属公司的总裁,也不至于要被人暗杀吧?那猫究竟是什么人?与赵祯到底是什么关系?
  
  

握紧方向盘,白玉堂拉回思绪,又加快了速度。转过一个拐角,展昭的家已经进入视线。因为展昭所住的地方不是什么高档小区,所以白玉堂也避免了与小区保安多做纠缠的麻烦。找个位置将车停好,一个用力拔下钥匙,锁了车便直冲门口。
  
  

按照楼层房门,白玉堂按了相应的数字,然后就等着展昭为他开门,结果十分钟过去了,也不见展昭应门。没有继续再按按钮,白玉堂心下奇怪。看样那猫是不在家,然而,凭他那样的身体,又会去哪里?
  
  

皱紧双眉走回自己的车子,白玉堂开了锁坐进驾驶室,想了一想,还是拿出手机,给展昭拨了电话。本以为这回就算不是展昭自己接听,也会是赵祯帮忙,哪想到电话拔完后,听筒里传来的却是已关机的提示音。听到这个,白玉堂的心一下子提起来。难道那猫的身体又有什么问题了?不再多想,白玉堂又把电话打给赵祯。
  
  

这一回电话没响多久就有人接听,但接听的人却不是赵祯本人。白玉堂可没空奇怪为何赵祯的手机会在别人手里,反正敢拿他手机的人,只会是他最信任的人,或是他的亲人。从声音可以听出,对方该是一名年轻的女士,而她对赵祯的称呼用的是“祯”,这便不难猜出她的身份,只有他的妻子兰晴才会如此称呼赵祯。
  
  

一听说白玉堂是找赵祯有要事,兰晴颇为为难的告诉他,赵祯正在开会,恐怕一时半刻也不会结束,不然也不会把手机交给她,让她帮着处理紧急事情。毕竟会打到他手机上的,不会是什么小事,而她作为帝仁的高层领导,又是赵家的主母,自然可以替赵祯做决定。
  
  

得知赵祯正在开一个长会议,白玉堂也不打算向兰晴询问展昭的去处。她知不知道是一回事,更多的是,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对那猫特别的关心,在他还没理清自己对那猫到底是个什么感情前。
  
  

在他住在医院的这段时间,他曾认真想过自己为何那么在意那猫究竟有什么在隐瞒他。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没必要什么都对别人说,可他就是特别在意那猫对自己所隐瞒的事情,不论是他的真实身份,还是他的隐疾。
  
  

从学生时期,他就看那猫各种不顺眼。有事没事都爱露出一抹微笑,在他看来,那抹微笑与其说是温暖,倒不如说是疏离。每每看到他那个笑容,他总想要把它撕裂。后来因为一个……他也不记得是什么名字的女孩的事,两人算是彻底敌对起来。在打过一架之后,那猫便突然转学,再次见面时,他又恢复了原本带着假笑的模样,与他相处时也是客客气气不失礼数,仿佛不曾与他有过那一架。他对此很是气愤,尤其在看出他不仅仅是一名保镖,又跟那个赵祯的关系不一般时,所以他便想着法子去招惹那猫。
  
  

后来,在他好容易把那猫弄到自己身边,与他一起共事时,他发现了那猫更多他所不了解的地方,便也就对他更加地关注,可惜那猫处事滴水不漏,这让他对他越发地好奇,久而久之,对他的感情也有了改变。
  
  

他也曾暗中调查过那猫,然而拿到手中的资料却是完美的让人看不出任何可疑之处。自幼被赵家收养,之后送他学习普通知识,后来又留学到国外,在当地上了警校,学成后直接成为赵祯的保镖。
  
  

盯着这份资料,白玉堂很想从中看出纰漏,可惜无论他怎么看,都是一点问题也没有。正因为是这样,他才更觉得可疑。不过这个疑虑没存在多久,就被这一次次意外打断,直到他执着于他的病症,有些疯魔了地想要查清。
  
  

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那猫有了超乎寻常的关心,且还不觉得有何不妥,这让他觉得非常惊奇,打算要好好想明白其中的原因。
  
  

不知不觉中飘远了思绪,直到被兰晴唤回了神智。婉言谢绝了兰晴帮忙传话的好意,白玉堂挂了电话,发动车子,开向金华集团。住了那么久的医院,他就是想弄明白那猫究竟隐瞒了什么疾病,现在知晓了,也该收起心思工作了。却不想当他推开自己办公室的大门后,竟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立时皱眉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不是慢热过头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