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七上

十七上
  
  

被质问的人明显一愣,仔细回想了下自己的工作安排,怕真的疏漏了什么,然而把今天的安排在脑中过了两遍,却并未想起自己有什么需要外出的任务。心中不禁奇怪,他不在这里,又该去哪儿?突然想到或许这是新下的临时命令,他赶紧回问。“要去哪里?”
  
  

什么叫“要去哪里”!他还好意思如此问他!这人就不会为自己的身体着想?都差点丢了小命,还要这么拼,难道他就这么想快点结束合作,好离开他?想到这点,白玉堂的怒气更甚。反正这是他的办公室,此时又只有他们俩在,白玉堂也不再跟他多说废话,上前一步抓着那人的胳膊就往门口拽。“马上回去给爷好好歇着!”
  
  

没料到白玉堂会来这么一下,那人一时不防,被他抓个正着,等到他再想挣脱时,却发现白玉堂一点也不给他这个机会。实在不明白这人究竟哪根筋不对,或许是在电梯里憋久了,精神反而不正常了?可看着又不像。这么一分神的功夫,人已经被带到办公室门口,他赶紧止住脚步,边尝试挣脱被抓着的胳膊边问。“白玉堂,你这是要做什么?”
  
  

感觉到那人的挣扎,白玉堂又加力拽了两下,却没有成功,于是也停下脚步。转头怒瞪身侧人,白玉堂冷声吼道。“这句话该是白爷问你!你这病猫不好好在家养病,跑来这里做什么?”明明他给他的假期还未到日子,他怎么就自己销假跑了来。
  
  

不错!这个被白玉堂一进门就拽住往外拖的人,正是他一直惦念担忧着的展昭。自他在电梯中被救出后,就被赵祯带回赵家大宅,之后就一直被强迫像圈禁起来的犯人似的休养,并且还没收了他的手机。
  
  

其实他的病也就在发作时才显得吓人,发作之后依然跟无事人一样,并不用一直休养。可赵祯也是担心他的身体,他也不忍拂了他的好意,便静心休养了两天。然而等到他觉得差不多可以回去工作时,发现赵祯还是不肯放他离去,甚至还派人盯紧了他。
  
  

老实说,真要交起手来,那人未必是自己的对手,但他没必要这么做。尝试着跟赵祯沟通,跟他把道理讲了一遍,可惜赵祯的态度非常强硬,就算他将他们暗中筹备的计划说出,又特别强调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赵祯也是无动于衷。既然用说的他不予理会,那他也有自己的办法。
  
  

利用赵祯给各个总裁开例会的时间,他避过看守他的人,成功离开赵家大宅。又怕自己暂时租住的地方被他监控,他也没回去,直接去往了金华集团。
  
  

来到金华集团,他才知道白玉堂自那次电梯事件后一直住在医院。虽说他这个主要负责人不在,但他也不能偷懒不工作,转而去找了白锦堂,看他是不是又另安排了人接手,却没想到白锦堂竟亲自负责与他们帝仁的合作。
  
  

不管怎么说,合作项目没有被耽搁,他还是舒了口气。毕竟他时间有限,能快点结束这边的事情总是好的,于是便重新忙碌起来。他倒没想到白玉堂突然来到办公室,还一来就要往外赶他。
  
  

趁着白玉堂等他回答的空挡,精神并没有完全集中在手臂上时,展昭使个巧劲挣脱了他的禁锢。向后退了几步,免得他又突然冲上来。好在白玉堂没有再上前抓了他就往外拖,展昭便又走回办公桌,边整理着资料边道。“我早已无事,自然不用再休息,况且这个工程最为要紧,当然要亲自盯紧了,这样才好按时或是提前完工。”
  
  

原本白玉堂也没用了十成的力道,只在展昭挣扎时才加重了力气,所以在他分神的功夫才被那猫挣脱了出去。不过他也没再次抓着他,只站在原地,观察他的面色。展昭的面色一贯没有红润,也看不出病态的苍白,可以说他现在的面色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然而光是这样并不能说明什么。
  
  

就在他思考应该带着那猫去医院做个检查,看他是否需要继续休养时,冷不丁听到那猫说“提前完工”这四个字,立即怒火中烧。这臭猫就那么想离开他的身边,一刻也不愿意多待?可惜他不会让他如愿!在他还没弄清自己对那猫究竟抱有什么感情时,他别想就这么逃离!
  
  

拿定主意,白玉堂也不急着拽他去医院了,几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坐下,再把那猫唤到面前。“既然猫大人要早些结束工程,那白爷也不好一个人躲清闲,你先把白爷不在的这段时间的进度报告一下。”
  
  

手下的动作一顿,展昭没说什么,又继续整理着资料。这小白鼠是真把他当成他的秘书了?还要他报告进度!难道他不会看现成的资料?就算有不明白的地方也不该来询问他,相比起他来,去问他的亲大哥更为妥当。如此想着,展昭也就如此回答。“这事还是询问白总比较好,他最为清楚,我也是今天才接手。”
  
  

“爷就是要你说!”倚靠在椅背,白玉堂一点也没有翻找资料的打算。他当然可以自己查看资料,也可以去询问亲大哥,然而他的目的就是要拖延时间,这么快就弄个清楚明白,那不就如了那猫所愿?直接要那猫说明,不但可以从中拖延,也能顺便不让那猫做完他正在进行的工作,可谓一举两得。
  
  


五爷自称“爷”有点多……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