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九上

十九上
  
  

就只有这么简短的两个字,让展昭又一次陷入怔愣。如果他没记错,自己是被借调金华集团协助帝仁与他们的合作,什么时候也没有成为他白二少的私人助理吧?他要搬家找他干嘛?虽然不明白白玉堂住的地方明明就离金华很近,再要搬只远不近,为何还会坚持搬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白玉堂是为别人搬家,不过这种可能非常小,而且他也不认为有谁搬家会需要他白二少亲自出马,要是有,他还真想看看是谁。
  
  

一分钟后,展昭终于肯定了之前那不可能的猜测,白玉堂确实不是给他自己搬家,而他也如愿地看到了谁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劳烦白二少亲自招呼人搬家,而且,还是白玉堂亲自给他看的是谁。就在他疑惑地问出谁要搬家后,白玉堂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了自拍功能,然后对着他,轻轻说道。“你。”
  
  

在白玉堂把手机对着自己,而他又从那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像时,展昭还在纳闷,他的这个举动跟他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么?但当他听到白玉堂的回答时,愣了数秒钟才想起回话。“我没有搬家的打算。”
  
  

他只是为了方便与金华集团的合作才临时在这里租住,等到合作项目完成,他就会退了房子离去,没必要再搬家。况且他这个住处虽没有白玉堂住的地方离金华近,但也交通方便,更是没有搬家的道理。为何白玉堂突然要他搬家?还是在合作项目快要到尾声的时候,不显得多此一举么?
  
  

“爷有!”简洁地回了展昭这么两个字,白玉堂再不多说。自他昨晚打算让那猫与他同住后,他就找时间做了安排。先要下人把他隔壁的房间打扫出来,然后也不管时间太晚不合适,又拨通了搬家公司的电话,要他们今早赶来。只不过由于现在处于上班高峰期,他们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些,才有了之前他催促的电话。现在看看时间,也差不多是他们来的时候,刚这么想着,门铃便响起了。
  
  

展昭本还想着反驳两句,凭什么他搬不搬家,他白五爷要替他决定,这管的也太宽了吧?他承认,他现在的直属上司是白玉堂,可也只限公事,没道理私事也在他的管辖范围。而且,没经过商量就随便替他做决定,对此,他也是颇为不满。
  
  

只是还不待展昭说什么,门铃突然响起。大概能猜出来的会是谁,展昭顿了一顿,还是前去开门。如他所料,门外正是搬家公司的员工。
  
  

搬家人员看到展昭为他们开门,自然先跟他打了招呼,以为是他叫的他们,结果展昭还未开口请他们回去,白玉堂懒洋洋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要他们赶紧动手,并且不能弄乱任何东西。
  
  

嘴里答应着,然而当搬家人员看到屋里的摆设后,全都禁了声。有谁搬家不事先做好准备,依然保持着房间里的原样?最少应该把一些小的物品收入到纸箱里吧?这样才方便他们搬运。不过这些他们并不敢说出,谁让白玉堂的身份摆在那里,而他们的上司又要他们听从他白副总的安排呢?没办法,几人唯有认命的自己解决。
  
  

看着搬家人员拿着纸盒正在把他的一些小物件往里放,展昭走上前就要阻止,却被白玉堂一把拉出房门,并以一句“我们还有其它重要的事要处理”,成功让他闭口不言,把想说的不满吞回腹中,随他折腾。反正也不会住的太久,毕竟合作快要到尾声。
  
  

其实,如果展昭询问了白玉堂究竟要他搬去哪里,就不会这么随他的意了。他绝对会大力反对,甚至不客气地请搬家人员出去。虽然对上白玉堂的无赖不一定有效果,但他也不会这么容易妥协。可惜这都是后话了,等展昭知道后,一切都晚了。
  
  

跟着白玉堂来到一家大型购物店,看着他买了不少生活用品,还在纳闷他二少爷竟会采买这种东西,哪想到等跟着白玉堂回到他的大宅后才发现,白玉堂所买的那些东西全都是给他的,而他所谓的给自己搬家,竟是搬到他这里。
  
  

叫住正指挥着众人摆放物品的白玉堂,展昭将自己的疑问问出。“白副总,你让我搬来你的住处,是有何特别的用意?”以他所想,白玉堂不可能无缘无故要他住到他那里,是有什么事要发生,抑或是准备要处理什么棘手事件?
  
  

“……”听完展昭的疑问,白玉堂已经不知该愤怒还是无奈了。怎么在这猫的脑袋里,自己若是做了什么不太可能是他会做的事就一定是出问题了,或是有什么特别用意?好像他做这些一定带有目的一样,虽然事实也确实如此,不过肯定不是那猫想的那样。
  
  

看来,自己应该跟某只呆板猫说清楚,免得他又觉得他哪里有问题了。把人拉到自己的房间,白玉堂将他按坐下,非常直接地道。“听好,爷要你搬来,完全是觉得你那里不适合居住,没有任何用意。硬要说的话……”顿了顿,白玉堂又道。“爷觉得你住那里不安全。”
  
  

什么不适合居住,他都住了几周了,要不适合早就发现问题了。而且他住的地方虽然是老旧社区,没有太多现代化设施,但也不至于不适合他居住。而安全问题也不用担心,根本不会有什么小偷会光顾那么老旧的地方。如此想着,展昭也一一分析给白玉堂听,让他不用担心。
  
  


搬个家,我也写得够啰嗦_(:з」∠)_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