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

二十
  
  

将电话的听筒放回原位上,白玉堂用手中的钢笔一下一下轻点着桌面,陷入沉思。不是说这个赵祺身体很差,一直在休养,不易公开露面么?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是他的病又好了?想也不太可能,在国外那么久都没治好的病,才回国几天就能好了?他可不信事有这么巧。不是他不相信国内医术,只是这也太过突然了,由不得他怀疑。
  
  

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展昭收拾妥当,却没立即离开。抬头看向白玉堂,发现他在接了那个电话后,就开始神游天外,到现在也没回神。虽然不知电话的内容,不过看他只是出神,并未表现出其它情绪,说明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展昭站起身,走到白玉堂面前敲了敲桌面,示意他回神。在他看向自己的时候,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去。既然两人已经住在了一起,总不能再各走各的,又不是有什么仇怨。
  
  

听到展昭的询问,白玉堂倒是愣了愣。他可没想到这猫会主动说出一起回去的话,猛然听到,还真有些不适应。反应过来后,白玉堂也不去想什么赵祺了,立即点头应好,匆忙收拾了一下,便拿起一天未动的文件,招呼展昭一同回家。
  
  

瞥了眼白玉堂随意夹在腋下的文件,展昭微微蹙眉,不过却什么也没说,只跟在白玉堂的后边,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办公室。
  
  

两人走出办公室时,正好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随后白锦堂走了出来,看样子他也是刚忙完准备下班。展昭向白锦堂打了声招呼,而白玉堂也乖乖叫了声“哥”,之后两人等白锦堂走近,好一同乘电梯下楼,不然还要再多等一趟。
  
  

三人步入电梯,白锦堂先询问了一下展昭的身体状况。他最近虽是忙于公司在国际上的扩展,很少管国内的事情,但对于这两次的事故还是有所耳闻,只不过他把这事交给蒋平来处理,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
  
  

在电梯事件发生的时候,白锦堂所乘的飞机刚刚起飞没多久,手机自然早就关了,等他到达目的地再开机后,发现有好几条留言,都来自卢方四兄弟。怕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白锦堂赶紧拨打了卢方的手机,这才得知是他的弟弟跟展昭出事了。
  
  

初闻白玉堂有事,白锦堂当即就要秘书订返回的机票,却被卢方拦住。原本白玉堂就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缺氧时间长了点,现在入院治疗后,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而这次事故,他们四兄弟会调查清楚,现在白锦堂赶回来也没多大帮助。况且,如果事情真的严重到他们无法解决,他肯定会通过关系拨打飞机上的固定电话联系白锦堂,让他当场做出决策,然后下了飞机再立马赶回来。
  
  

知道白玉堂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白锦堂倒是放心不少。嘱咐卢方一定要调查清楚这两次的事故,然后挂断电话。想了一想,白锦堂还是拨通了弟弟的电话,与他简单聊了几句,确认他一切安好后,这才带着秘书走出机场,他还有项目要谈。
  
  

虽然卢方说他们可以解决,但白锦堂还是比预定提前了两天回来。回来以后他一直没见到展昭,今天可谓第一次见到他。作为帝仁集团派来的代表,白锦堂理应对他表示关心,就算不因为事故是出在他的公司里,也要因着他与自家弟弟从小就相识,关系不一般而关心一下。
  
  

得到展昭无事的回答,白锦堂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然后他转向白玉堂,从口袋里拿出一份烫金的请柬,交到他手里。
  
  

捏着手里的请柬,即使不看里面的内容,白玉堂也能猜出是谁送来的。况且,光看这俗气的设计,都能知道是谁会使用。那个赵祯也真会玩,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这要是把“请柬”两个字换成“圣旨”,他们是不是还要把它锁进保险柜里,当成传家宝啊?
  
  

腹诽完毕,尽管明知内容是什么,白玉堂还是打开了请柬,开始浏览起来。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明了晚宴的时间地点,以及除了收到请柬的本人外,还可以再带一个同伴。对于这个同伴,赵祯倒是没提什么要求,只要持请柬的副卡就行。这一要求很正常,许多企业的晚宴都会附加这么一条。只是……盯着最后一条,白玉堂皱紧眉头。竟然需要安全检查?这未免有些夸张了。白玉堂并不认为赵祯这么安排是为了凸显他皇帝的身份,那他这样做是为了他的弟弟,还是以防其它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白玉堂下意识地看向展昭,却发现他目不斜视地盯着电梯的楼层显示器。知道问他也是白搭,白玉堂索性并不开口,将请柬揣入口袋,对白锦堂说了句“我会准时去”后就不再说话。
  
  

很快,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走出电梯,跟白锦堂道了别,白展二人就走向白玉堂的车子,驾车离去。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白锦堂眯了眯双眸,陷入沉思。过了不长的时间,他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边解开车锁,坐了进去。
  
  

另一边,回到家的白玉堂对赵祯宴请一事只字未言,之前他接到电话时就没说一个字,在电梯里,白锦堂也只说了请柬,至于是什么请柬,他并未明说,所以到现在,展昭也不知道晚宴的主办方是谁。在用过晚饭后,白玉堂拿出带回家的那些文件,认真看了起来。看到白玉堂竟然一反常态地好好工作,展昭虽然奇怪,却没问出声。对他来说,能尽快结束这边的工作自然最好。只是……白玉堂究竟收到了谁的请柬?他怎么不知道最近有什么宴会?希望在这最后的阶段,不要出什么乱子。
  
  


一写到小龙就想恶搞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