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二上

二十二上


走进休息区,因着这里不是正规的酒店宴会厅,所以里面有不少供休息的房间。没问明白那猫在哪一间,又不想一间间找过去,白玉堂只好拨打那猫的手机。


电话接通的倒是很快,只是展昭一开口就让白玉堂一肚子气,就听他颇有些奇怪地问。“白副总,你还没离开?”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白玉堂尽量平和地说道。“御猫大人,你忘记我们住在一起了么?”言下之意,他当然要等着他一起离开了。


那头展昭沉默了一会儿,复又接着道。“那麻烦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马上来。”其实原本展昭是想让白玉堂先走的,只不过他深知白玉堂的性格,如果那小白鼠犯起倔来,说不定会冲进来强行带他走,倒不如让他等在外面。


将手机揣回口袋,白玉堂并未移动分毫,就等在原地。展昭让他等一下就真的只是一下,基本上是电话挂断没多久他就打开从里面数第二个休息室的门走了出来。


见到白玉堂就站在休息区外,展昭愣了一下,倒也没觉得奇怪,白玉堂的这个举动也在他的预料之中。走到白玉堂的面前,展昭开口问道。“白……”刚说了一个字,就看到白玉堂狠瞪着他,想起之前白玉堂让他唤他的名字,展昭无奈之下还是改了口。“玉堂,你没在车里等着我?”


虽然展昭依然唤他的是“白玉堂”,不过因为有了刚刚的停顿,听起来就跟唤他“玉堂”差不多,白玉堂顿时觉得心情大好。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结果还不待他开口,一道让他生厌的声音先一步在他耳边响起。“玉堂?昭,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也不见你唤我一声‘祯’,你与白副总才认识多久就如此亲密,明明我们从婴孩时期就相识了,你这样实在很让我伤心。”


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不出意外地看到赵祯站在他身后,在他的身边,依然是他的未婚妻兰晴陪伴着。看来他们已经送客完毕,正准备到休息室休息一下,或是接赵祺回去。皱紧双眉,白玉堂没有再开口,因为赵祯的目光根本没放在他身上,而那猫显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他白五爷可不想一说话就被无视过去,虽然他相信展昭不会不理他,但难保这个赵祯不会强行把那猫的话堵回去,还不如先静观其变,再看准时机直接带猫走人。


听到赵祯半真半假的抱怨,展昭一阵无语。赵祯的恶趣味又上来了,他有唤“玉堂”么?明明是“白玉堂”,只不过因为白玉堂的瞪视而顿了一下罢了,这就被他抓住机会,曲解了意思。在内心叹一口气,展昭没精力与他纠缠,只无奈地道。“赵总,兰总,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说着,展昭一把拽过白玉堂,径直向宴会厅的门口走去。


眯眼盯着展昭抓着白玉堂的那只手,赵祯唇角微微挑起,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然而他的目光中却没任何笑意,兰晴只看到一点点寒冰,以及算计。她多少能理解赵祯为何会露出这样一个表情,过去的事她也是知晓的,只是……算了,这事她管不了,希望赵祯别闹得太过,惹怒了展昭,到时可就不好收拾了。


另一边,白展二人乘电梯下了楼,在帝仁集团的大门口碰上一直等着他们下楼的白锦堂夫妇。两人打了个招呼,之后白锦堂对白玉堂道。“玉堂,有空就回老宅一趟。”多的白锦堂并没有说,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肯定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白玉堂了然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白锦堂夫妇便跟他们道了别,上了早就开过来的车,飞驰而去。直到看着他们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中,白玉堂才让展昭等在门口,他去提车了。


路上,白玉堂沉默地开着车,脑子里却罕见的没去想赵祯办这个晚宴的真正目的,也没去想回到老宅该怎么应付,反而在想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当然,这事并不能算多无关紧要,只是与那些正事相比,白玉堂现在想的要轻得多。


要说白玉堂目前想的是什么?当然是赵祯的那句“我们从婴孩时期就相识了”!他怎么不知道这猫跟那个赵祯那么早就相识了?还有,什么叫“从婴孩时期”?他俩根本就差着岁数,怎么可能从婴孩时期就相识?除非……


微微侧头看了正在看着窗外风景的展昭一眼,白玉堂又专心想着之前的事情。除非赵祯在这猫婴孩时期就见过他!这倒也是可以解释了为何这猫与赵祯的关系不一般。只是……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不爽呢?想起在宴会时还把这猫跟自己想成一家人,然而现在,在知道这猫与赵祯的关系比他和这猫还亲密,白玉堂就觉得心中不舒服,不,正确的说是心中烦躁!


突然回过神来,白玉堂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为何这猫与赵祯的相识比自己和他还要长久,会让他觉得烦躁?他最早不是看这猫不顺眼,处处找他麻烦么?什么时候改变了想法?那他现在对这猫究竟是个什么感觉?想不明白,白玉堂觉得更加烦躁。明明答案应该呼之欲出,却又好似被什么遮挡,让他怎么也找不到正确答案。


一路加速着开回自己的别墅,白玉堂决定要好好想想。不过在这之前……“猫儿。”叫住正打算回房的展昭,白玉堂略一犹豫又再次开口。“明天跟我出去一趟。”



电脑重装后,比以前更慢= =

而且总显示内在不足,你到底给我安了什么……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