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二下

二十二下


在门口调整了下呼吸,又整了整没有什么皱褶的衣服,最后肃容了表情,白玉堂这才抬手轻声敲了敲大门,在得到一声低沉的“进来”后,小心地推开茶室的门,与展昭一同走了进去。


进入茶室,展昭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室内,里面的装饰摆设依然是古香古色,可以看出这处庄园的主人在很好地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茶室空而大,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就是最普通的茶室,但用品却是不凡。茶室的中间坐着一名老者,花白的头发打理得很精神,一身深色的唐装穿在他身上显得人更加有气质。老者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正专心地进行着茶道。看来,他应该就是这个庄园的主人,同时也是白家的现当家,白锦堂与白玉堂的祖父,白国正。


果然就听白玉堂恭敬地换了声“祖父”,然后就等在一边,白国正不说话,他也一个字不说。展昭倒是有些稀奇地看了白玉堂一眼,见他站得笔直,不禁感叹。原来这小白鼠,还是有怕的人啊!也是,白家家主以严厉著称,手腕铁血,对自家人也很严格,不然怎么管得住从小就顽皮的白玉堂?


完成手中最后一道工序,白国正这才抬起头,看向站在一边的白展二人。视线稍稍在展昭身上停留了一阵,之后又转向白玉堂,淡淡地开了口。“坐。”


老爷子发话了,白玉堂立马拽着展昭坐下。尽管也不是不常回来,但白玉堂还是觉得这样站着累人,他都快想不起小时候到底是如何坚持下来的,果然人松懈了,就难以再紧绷起来,不过这里也有他不想绷着自己的缘故在。


待白展二人坐下,白国正依然吝惜着语言,沉默地倒了三杯香茗,除去自己的那杯外,余下两杯分别递给了白玉堂和展昭,然后端起自己的那杯抿了一口,顺便示意两人也品尝一下。


分别端起属于自己的那杯,白展二人分分浅尝了一口。白玉堂算是从小喝到大,他祖父的茶道一向不俗,虽然他自小也学过,却仍是差着火候,不如祖父厉害。


展昭之于茶道并不精通,但因为某些原因他也品过像这样,甚至是比之更复杂的工序所泡出来的茶,所以对于品茶也算有些了解。白玉堂的祖父所泡的茶自然没得说,很好的保留了茶的韵味,香气怡人。


看两个小的品过自己今天的成果,白国正并没有问他们味道如何,而是又抿了一口茶,才开口问。“玉堂,这位是?”他记得自己只叫锦堂带话给玉堂,虽没明说要他一个人前来,但以往玉堂连白福都不会一起带来,今次却带了个陌生人来,说不好奇自然是假的,只不过程度不深就是了,只是该问的还是得问。


“这位是展昭。”简短地回了这么一句,白玉堂就不再多说。既没介绍展昭的身份,也没说他是做什么的,更没提带他来的目的,就轻飘飘一个名字回答了白国正。


端着茶杯轻挑了下眉,白国正明白自己的小孙子是什么意思。让他不要再问下去,如果想知道,可以派人去查,反正从他这里是再问不出什么。也罢,知道了名姓,也知道了长相,调查下来没有难度。只是……这人竟然让他那个向来不关心任何事跟人的孙子这么维护,到底是什么来头?


目光重新移向小孙子身边的男子,白国正仔细地打量着他。长相温润,性子沉稳,举止得体,尤其那双眼睛透着精明又深不见底,这个青年……不简单。收回打量的视线,白国正不再留意展昭,而是转向白玉堂。“玉堂,对于这两次事,你怎么看?”


虽然白国正并没有说出是哪两件事,不过白玉堂还是清楚祖父所指的是什么,无外乎就是这两次的事故。相信出了这么大的事,早就有人报到他那里,之所以祖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找他们来,是想让他们自己解决,毕竟整个集团都交给他们兄弟二人,再加上祖父还要培养大哥成为下任家主,只要事情不是一发不可收拾,祖父绝不会插手,如今叫他来不过是要问问他的看法,有没有解决之道。当然,如果没有,白玉堂相信他的祖父也不会管。既然都是一个结果,那么……“孙儿自有考量。”


白玉堂的言下之意是要他不要多问,白国正岂会听不出来?他这个孙子与白家大部分人都不同,尤其是性子,狂傲不羁,睿智果敢,有时还会不近人情,六亲不认,这一点倒是与他本人很像。他们都是只要认为是对的就会执拗地做下去,认为不对的谁劝也不听,而且因为白玉堂与自己跟白家有嫌隙,一个人早早地搬出了老宅。当然他自己也是个倔脾气,对白玉堂搬出去也不予理会,还是白锦堂怕他照顾不好自己,立马派了白福跟一个佣人去他那里。至今白玉堂对自己还存有怨气,自己不叫他,除了过年他绝不会多回来一天。


在内心叹一口气,白国正知道至少白玉堂虽是与自己有嫌隙,但对他还是尊敬有加,这也就够了。“既然这样,我便不再过问,也会让他们闭嘴。”放下手中的茶杯,白国正顿了下又道。“今天就住这里吧,与你的朋友一起。”


“好。”点头痛快地应声,白玉堂站起身,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他不是我的朋友。”见白国正露出疑惑的表情,白玉堂又强调了一遍。“这猫……展昭不是我的朋友!”说完,白玉堂不等白国正反应过来,拽着展昭离开了茶室。



写什么祖父辈啊,又得起个名字。

这名觉得好耳熟……不是谁用过吧OTL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