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三上

二十三上


舒展开身体倚靠在浴缸里,展昭到此时还是显得有些怔愣。自茶室出来,白玉堂也没问过他的意见,直接带着他参观起了白家大宅。白家大宅自然不是一般的大,一圈粗粗地逛下来,也早过了饭点,恐怕这也是白玉堂故意为之。


回到主宅,问过白国正的所在,知道他已经去了书房,白玉堂就命白福把他们的午饭送到他的房间,就带着展昭先过去了。用过午饭,白玉堂又跟展昭开始处理起昨天被白玉堂耽搁的工作。


到晚饭的时候,白玉堂没再找理由拖延,准时带着展昭出现在饭厅。也因此,展昭见到了目前住外这里的白家人。除了已经见过的白国正与白锦堂夫妇外,还有白玉堂的大伯与他的夫人,两位堂姐。


如白玉堂所说,他确实没对谁提起今天回来,所以除了这些常住在老宅的人外,再没其他白家人出现,就连卢方等人也没有。席间,白玉堂在介绍展昭的时候依然一句话带过,对于其他人说他是白玉堂的朋友这点,白玉堂特别强硬地表示他们不是朋友。不管白国正与白锦堂夫妇的表情如何,白玉堂的大伯一家可是相当的震惊。不是朋友你还把人带到老宅?那是什么?该不会又是认来的义兄弟?但又总觉得这里怪怪的。


对于白玉堂第二次否认自己是他的朋友这点,展昭倒没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本来白玉堂说的就是事实,他们只是合作关系,硬要说的话,也只是小时是同班同学,关系还是特差的那种,怎么算也算不上是朋友。虽然不知这小白鼠抽的哪门子风今天带他来白家大宅,然而这也不能说明他们就是朋友。


晚饭过后,白玉堂也没给大伯一家和他聊天的机会,拽着展昭来到花园散步,美其名曰饭后消食。在逛过中午没来得及去到的地方后,白玉堂把展昭带到一处小孩子玩的秋千架旁,示意展昭坐下,随后他也坐到展昭旁边的秋千上,脚不离地地晃荡着秋千。


夜风袭来,在这个远离主宅的地方,显得更加寂静,只听得到秋千晃荡的咯吱声。良久,白玉堂停下晃荡,转头看向安静坐着的展昭。“猫儿。”见展昭转过头与他对视,白玉堂再次开口。“我说你不是我的朋友,并不是不待见你,也不是要与你疏远关系,而是……”紧紧地握着秋千的铁链,白玉堂尝试找到一个合适的词,然而他自己本身就没想明白,又怎么说出口?烦躁地站起身,白玉堂来回踱了两步,一转身来到展昭面前,半弯着身子与他平时,两人的距离近到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觉得两人离得过近,展昭想退后一些拉开距离,却不想白玉堂竟然抓着秋千的链子,几乎把他圈在双臂中,他只好向后仰着头,尽可能地拉开距离,不让气氛太过尴尬。双唇蠕动了下,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被白玉堂堵回腹中。


白玉堂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一把拽起展昭,说了句“回去了”后,就这么拽着他往主宅走去。一路上白玉堂没再说话,更没松手,尽管展昭也尝试过让他放开,可不说还好,一说他还更加用劲,就是不肯松开,最后展昭无奈,就让他这么拽着,反正花园里也没别人。


原本展昭的设想是,白玉堂拽着他走一路,到了主宅就会松开,哪想到白玉堂一直不松手,而他又无法挣开,总不能动用武力吧?两人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不,这么说也不正确,是在来回走动的佣人的目光下,堂而皇之地走进主宅,来到白玉堂的房间。


进入房间之后,展昭便不想再忍,准备给白玉堂一个痛快。刚要提气抬腿,白玉堂这时倒突然松手,就好像他早有预料似的,弄得展昭一个措手不及。揉着手腕,展昭觉得这小白鼠太不正常,不,正确地说是自电梯事件过后,他就没正常过。


在展昭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感到正揉着的手中落有一物,垂眸看去,发现是一套换洗的衣物。抬眼看向白玉堂,只见白玉堂又递了一些洗漱用具给他。这意思就很明显了,要他先去洗澡。收好手中的衣物用具,展昭不去计较其它,问白玉堂。“我的房间在哪儿?”


微微皱眉,对于展昭的这个问题,白玉堂很不高兴。他都做的这么明显了,怎么这猫还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地面,白玉堂很明确地告诉他。“这里,你的房间就在这里!”


听完白玉堂的回答,这回轮到展昭皱眉了。白家有很多空的房间这是肯定的,也没理由有客人来不整理一间供客人暂住,然而现在,白玉堂让他住在他自己的房间里,这又是何意?怎么这小白鼠现在突然变得黏人了?而且黏得还是一直看不顺眼的他!不管白玉堂是怎么想的,展昭可不想跟他疯,于是捧着手里的东西往外边走边道。“我还是找白福另给我安排一间房间为好。”


门刚打开一条缝隙,冷不丁又被人从后大力合上,甚至关上门的那只手还未收回去,就支在自己的耳边。在内心叹一口气,展昭无奈地转过身,与身后的白玉堂对视。


此时白玉堂依然未收回手,两人这样的姿势有些怪异,尤其是白玉堂向前靠近了些,而他为了拉开距离已经贴上了门板。这情景怎么这么熟悉?这不跟之前在秋千那里一个样?



扯到秋千怪不怪?

作者我很喜欢秋千~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