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三中

二十三中


微皱双眉,展昭实在不想多想,然而这姿势确实暧昧,于是他打算将人推开些,不想白玉堂又跟之前一样,拽着他的手就把他拉入浴室,并在他开口之前说道。“之前我住在你那里,跟你挤在你的床上,作为回礼,也该让你睡睡我的床。”伸手推了一把展昭,白玉堂转身往外走。“好了,别那么婆婆妈妈了,赶紧洗,洗完了换白爷,否则时间太晚来不及的话,咱们就一起洗。”说完,白玉堂一关浴室的门,有些慌乱地快步离开。


白玉堂说完倒是痛快地离开了,剩下展昭傻傻地捧着换洗衣物跟洗漱用具站在原地。白玉堂硬要他跟他住在一间房间,就为了这个理由?想也不可能,可展昭一时也找不出其它理由,或许白玉堂是有事要对他说,又不方便让其他白家人知晓,这才出此下策?仔细想想这个理由比较靠谱,展昭也就默认了,他并未去想这个理由其实也有很多不合理之处。


另一边,白玉堂虽然有些慌乱地离开了浴室,却依然关注着里面的动静,听了半天不见浴室传来水声,白玉堂不知那猫是否还在愣神,于是敲了敲浴室的门,提醒道。“猫大人,你老人家注意点时间,要不干脆一起洗得了,还省时间。”


“我很快就好,你先等等。”被白玉堂的敲门声跟话语声拉回神智,展昭胡乱应付一句,便开始准备沐浴。时间回到最初,展昭斜靠在浴缸,还在愣神地想着白玉堂的怪异举动。这时,他听到浴室的门打开的声音,不禁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正好看到脱光的白玉堂走进门来。


撑着浴缸坐起,展昭惊讶地看着正在关门的白玉堂。“你……”他也不知自己该问什么了,现在的发展完全超出他的想象,此时的他简直是从未有过的混乱。


反身关好浴室的门,白玉堂是一副不紧不慢的状态走向展昭。看着这猫整个人都在怔愣中,他本人都到近前了还没回过神,倒是缓解了白玉堂的紧张心情,于是便很有心情的用有些恶作剧般的口吻开口。“敢问猫大人是没见过其他男性的身体么?看得这样认真,都不错眼的一直盯着看。”


白玉堂的这句调侃,终是让展昭从混乱中恢复一丝清明。由于视线未做调整,看远处还好,能看到白玉堂的面部,然而现在,当他回过神,又发现白玉堂离他过近,没调整视线的结果就是他的目光所落的地方是白玉堂的那个部位,顿时低垂了眼眸。虽说两人不是性别有别,但谁没事盯着人家那个部位看的?再加上看过那一眼后有些尴尬,展昭反倒不好看着白玉堂的双眼说话了,气势上也就差了几分。“你进来做何?”


唇角上挑,白玉堂半弯下身子,顺手拿起展昭放在浴缸边缘的毛巾,然后转身扭开花洒,调侃道。“猫大人,你傻了么?来浴室自然是洗澡,难道……”故意拖长了音,白玉堂关上花洒开始涂抹沐浴露,边擦边补充。“猫大人认为来浴室是看‘风景’的?”特别加重了“风景”两个字的语气,白玉堂还顺便扫了眼展昭那边。


之前的一系列意外事件并没让展昭混乱尴尬多久,现在他已然恢复如常。重新对上白玉堂调笑的双眸,展昭冷声道。“我自知来浴室是洗澡的,但我想知道的是,为何你不等我洗完再进来?”两个人共处一间浴室,这算怎么回事?


重又打开花洒冲洗身上的泡沫,顺便清洗手中的毛巾,待到冲洗干净,白玉堂关了花洒走向浴缸,接着在展昭惊讶的眼眸中,非常自然地跨进浴缸,然后理直气壮地回复。“谁叫你动作那么慢,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爷哪能再继续等着?”


对于白玉堂的回复,展昭是一个字都不信。他进到浴室不过十分钟的时间,而且若没记错,此时还不至十点,对于平时都在十一点以后才睡的白玉堂来说,现在根本还太早!


然而白玉堂都已经进入浴室清洗了身子,他又不好让人出去,只好自己站起身,边跨出浴缸边道。“既然这样,我洗得也差不多了,就先出去,你慢慢洗吧。”


把展昭拽回浴缸,白玉堂按着他让人再次坐下,而他自己则也跟着坐下。“你躲什么?都是大男人,一起洗澡很正常,还用不好意思?”


无语地看向白玉堂,虽然不赞同他硬挤进浴缸,但人都进来了,他赶也赶不出去,只好尽量缩起身子,给白玉堂让出一些地方。又因为这里并不是正式的浴室,所以浴缸再大也大不到哪儿去,自然不可能装得下两个成年男子,再加上也不知是不是白玉堂存心,非要占有更多的地方,两人也就不可避免地碰到一起。


这样子哪能洗什么澡?可他要出去,白玉堂又不许,实在搞不懂白玉堂究竟要做什么。又泡了一会儿,展昭认为不能再这么耗着了,于是借口要洗头,顺利出了浴缸。快速洗好头,拿起被白玉堂放到一边的毛巾,展昭擦净身体,就此走出浴室,并未管什么都没带的白玉堂。


望着紧闭的浴室门,白玉堂舒展开身子,陷入沉思。最后他当然是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出去,好在浴室里还有他自己的毛巾,不至于让他一身水的出去。



终于共浴了~~~~~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