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三下

二十三下


赤身裸体的出来,看到展昭又在看文件,那头刚刚清洗过的短发,虽不曾滴水,却也未吹干,于是白玉堂又折回浴室,拿出吹风机,走向展昭。看他依然认真地研究着文件,不时修改几下,完全没注意自己的靠近,白玉堂顿了顿,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也懒得去管。把插头插入插座,开启开关轻柔地给展昭吹发。


突然感受到暖风吹着发顶,又有一只大掌温柔地来回拂弄,展昭顿时一僵。他确实感觉到白玉堂的靠近,不过也没多想,最多以为他有事过来,毕竟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是白玉堂的书桌,从没想到白玉堂走过来是要给自己吹头发。放下手中的钢笔,展昭转过身刚要接过吹风机,不想一转头又看到白玉堂赤裸的身体,什么动作都忘了。“你,你怎么又不穿衣服!”


“猫大人,你要搞清楚,我刚从浴室出来,没顾着穿衣服就赶忙帮你吹头发,哪里来的‘又没穿衣服’?爷又不是暴露狂!”为了让展昭听清自己所说的话,白玉堂特意关了吹风机,免得声音过大,又贴近耳朵,让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怎么还是自己的错了?对于白玉堂的强词夺理,展昭只能无奈叹息。从白玉堂手中拿过吹风机,展昭边把它放到一边边道。“既然这样,你现在就去穿好,我不用吹发。”原本他一直都是让头发自然干,基本没吹过头发,除了有那个人在时。


“不行!不把头发吹干,容易头疼。”重又拿起吹风机,白玉堂坚持要给展昭吹发。就那病猫的身体,他还真怕出什么问题,他可不希望再次看到那猫毫无生气的模样!


再次接过白玉堂手中的吹风机,展昭也没放下,表示自己会吹。他很清楚,如果不吹干头发,那小白鼠肯定不会罢休,与其让白玉堂用强,还不如他自己来吹。


打开开关,展昭仔细地吹着发。而看到他终于肯听自己的了,白玉堂也没坚持帮他吹。转身来到衣柜,翻找起了替换的衣服。因为快到睡觉的时间,所以白玉堂只找出睡衣套在身上。回过头,发现展昭正好吹完了头发,白玉堂又走向他,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发现还是半干不干的状态,于是又拿起吹风机,继续给展昭吹发,期间还拒绝展昭要自己来的举动。待到为展昭吹干了头发,他又为自己吹。


这一通折腾下来,时间已经不早,白玉堂自然不会要展昭再看什么文件,把人拽起就准备熄灯睡觉。到这时,展昭却突然想起之前在浴室时的分析,便开口询问白玉堂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对他说,又不方便被别人知晓?


听展昭这么一说,白玉堂倒是愣了。他确实是有话要对展昭说,可他自己都不清楚要说的是什么,而且也很好地进行了掩饰,这猫怎么看出来的?不动声色地拿出新的枕头,白玉堂很随意地回他没事,并放好枕头,示意他赶紧睡觉,就算有事也可以明天再说。


明白了白玉堂的意思,既然他决定明天再说,那么他本人也没有留下的必要。跟白玉堂说明了要去客房,结果白玉堂很自然地回他,佣人们都睡了,没人整理客房,现在厨房是干净的,难道你要去厨房睡?


对于白玉堂的回答,展昭一阵无语。还厨房,他怎么不说卫生间?看那小白鼠的意思,自己今晚要不别睡,要不就只能与他住在这里,当下也没多纠结,掀开被子便上了床。与白玉堂争这些一点意义也没有,何况他们也不是没一起睡过,没什么大不了的。等白玉堂关了灯也躺上来后,展昭又发现一个问题。“怎么只有一条被子?”


“爷自己一个人睡,当然只有一条被子。”理直气壮地回了这么一句,白玉堂将人按躺下。“都是男人,盖一条被子又不会吃亏,别婆婆妈妈了,赶紧睡觉!”说完,白玉堂当真闭上双眸,不再理会展昭。


“……”看着白玉堂竟然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展昭真不知再说什么好了。虽说他不习惯与人如此贴近,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这样,那也只有暂时忍受,反正患有洁癖又不喜与人接触的白玉堂都不在乎,他实在没什么好计较的。好在白玉堂这个床够大,两人不至于离得太近,中间还能留有空隙。


然而展昭想的挺好,但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知什么时候,他竟然睡在白玉堂的怀里。他从不认为是自己的睡相不好,而事实也证明,他并未挪动地方,这也就是说,是白玉堂翻到他这面。先不管白玉堂怎么会将自己圈在怀中,单说他竟然再次没有警觉到有人接近。是因为熟悉了白玉堂的气息,所以对于他的接近才会没反应?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在展昭想着这些的间隙,白玉堂也醒了过来。看到展昭呆呆地陷入沉思,白玉堂就着抱他的姿势把人带起,然后下床把衣服丢给展昭,他自己一边换衣服,一边催促展昭快点收拾好下去吃早饭。


两人快速洗漱完毕,下楼来到饭厅,与白国正等人一同用了早饭,之后白玉堂就带着展昭离开了白家大宅,返回白玉堂的别墅。稍作休息,又吃过午饭,两人继续开始处理白玉堂未完成的工作。这一阵白玉堂一直在查这两次事故,工作效率可想而知。不过这一天两人倒是相安无事,没再出什么意外事件,然而第二天却发生了让白玉堂爆发的大事件!



猜猜出啥事了?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