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四上

二十四上
  
  

周一早上,当白玉堂如常带着展昭一同来到公司后,屁股还没坐到椅子上,办公室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还是内线。这么一大早,又是刚刚上班的时间,究竟会是谁找自己?如果是公司里的急事,为何不打自己的手机?怀着这样的疑惑,白玉堂拿起了话筒。半分钟后,白玉堂只说了一句“让他上来”,便平静地将电话扣上,然后看向了展昭。
  
  

自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时,展昭与白玉堂倒是有着同样的想法,不过因为事不关己,他也没多注意,只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此时感觉到白玉堂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展昭转头看去,被他看得一愣,不由就问。“出什么事了?”难道那通电话与自己有关?
  
  

定定地盯着展昭看着,白玉堂什么也没说,这更让展昭觉得奇怪。根据刚刚白玉堂说的那句“让他上来”来推测,之前的那通电话是楼下前台打的,很显然有人想要见白玉堂,却没有提前预约。而白玉堂不加思考就让前台把人放上来,就说明那人肯定是他相熟的人,若是这样,白玉堂看他做什么?毕竟与白玉堂相熟的人,他基本不认识几位。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人是要找他,然而要找他怎么不先联系他,等他下去再说事,非要来白玉堂办公室?除非……
  
  

刚想到一种可能,办公室的门就被人礼貌地敲响,在白玉堂不带感情的一声“进来”后,门被人缓缓打开。来人身穿一身得体的米色西装,步态优雅地走进办公室,而且非常自觉地坐到接待客人的沙发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一条腿架在另一条上,然后才开口打着招呼。“白副总,早上好啊。”
  
  

盯着某位不拿自己当外人的不速之客,白玉堂暗自磨牙。好个屁!看到你了,白爷就好不了!不动声色地坐到椅子上,白玉堂淡淡地回。“本来是很好,可一见到赵总,白某便感觉不好了。”
  
  

轻笑出声,来人,也就是赵祯,并未因白玉堂的话而动怒。曲起随意搭在扶手上的手臂,以手肘为支点撑着头部,赵祯颇好心地提醒。“如此甚好,俗话说‘喜伤心’,太过高兴可会对心脏不好,还会举止失常,心神不安。能够及时控制好感情,对身体也有好处。”
  
  

听完赵祯的胡说八道,白玉堂可谓怒气横生,刚要说些什么,结果赵祯先一步将他的话堵回腹中。“赵某奉劝白副总一句,‘怒伤肝’,小心会腹痛,吐血啊。”
  
  

咬紧牙关,白玉堂忍了又忍,才没当场把人轰出去。好在内心还存有一丝理智,知道赵祯一大早不会这么无聊,只为拿自己逗乐才来到金华集团。做个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可惜效果不佳,却也只能尽量忍着,然后白玉堂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知赵总前来,有何贵干?”
  
  

不急着说出目的,赵祯坐直身子,放下支着头部的胳膊,改为用手指依次轻点着扶手。“白副总的待客之道实在太差,我来了这么久了,别说是茶了,连口水也不给喝,真是……”真是什么也不说清,赵祯只摇头叹气。
  
  

一把抓起手边的电话,重重地摁了几个数字,待电话接通,白玉堂可以说是恶狠狠地吩咐。“赶紧给赵总泡一杯茶!记住,要最上等的茶叶,免得皇帝陛下说你家副总不会待客之道!”说完也不管对面是否应声,白玉堂直接摔了电话,却也正好摔回原处。
  
  

自赵祯进来以后,展昭只在最开始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之后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处理今天的工作,对于两人幼稚的唇枪舌剑,完全不予理会。直到听到他们说到泡茶的问题,这才抬起头转向白玉堂,见他双臂环胸,没有多余的表情,也不见怒气,就又把视线放到赵祯身上。
  
  

赵祯依然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也没再故意找茬。收回视线,展昭微微叹气,站起身说了句“我出去一趟”,然后也不管屋里那两人是否会继续你来我往,只自顾自地走到门口,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白玉堂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要泡最好的茶,自然不能只把茶叶放到杯中,再冲上热水就好。茶叶越好,工序也越复杂,可不是等个十几二十分钟就能搞定,白玉堂会这么吩咐,完全是不想让赵祯喝上这杯茶。那只好他自己来了,也省去听他们像幼稚园生一样互相暗讽。
  
  

等展昭出去,又估算着他已经走远,赵祯方收起自进门后就一直挂在唇边的微笑。放下架着的腿,端正了坐姿,赵祯用非常正式的语气道。“白副总,我此次突然造访,是有一件重要的事相说。”
  
  

挑了挑眉,白玉堂没做任何回应,只等赵祯自己说出。果然,他就知道赵祯不会这么闲,一大早就来跟自己闲扯皮,看来这事赵祯不想让那猫知晓,所以才故意找茬,想把那猫支走,而他本人也进行了配合。当然生气还是有的,只不过还没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不介意白玉堂没有接话,实际上赵祯觉得这样也挺好,可以多省下一些时间给他用。虽然可能不会省下多少,然而能省一点是一点,毕竟赵祯也清楚展昭离开的时间不会太久,于是他没再拖延,直接说出来此的目的。“我要带展昭回帝仁。”
  
  

 

答案揭晓~

猫大人要被带走了,五爷肿么办呢?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