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二十八中

二十八中
  
  

白玉堂与那名女秘书暗藏锋机的对话,实际上根本就是废话一堆。女秘书一直强调门锁坏了,无法立即打开门。而白玉堂却说她在说谎,表明她是听命行事,故意不放他与展昭出门。看着两人就这么隔着一扇门说了半天的废话,展昭摇摇头,不想发表什么意见,转而继续盯着手里的手机。
  
  

他刚刚发了几条消息后,除了一个人外,其它的瞬间就给了回复。与他所想的一样,赵珏果然是故意把他们困在这里,为了那唯一的一个目的。时间紧迫,展昭也只能下达几个简单的命令,然后焦急地等待着那个人的回复。如果那人一直没有消息,那他只能当着白玉堂的面,拨打对方的电话了。
  
  

那边,白玉堂实在不想就这么胶着下去,打算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抬脚踹门算了。就在他思索着该如何出脚的时候,恰巧传来了门锁响动的声音。正确地说,应该就是女秘书所说的,是前来修锁的人在尝试开锁。于是白玉堂耐着性子,等锁修好,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修个锁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然而事实的发展却与白玉堂所想的不同,这个锁一修,就修了半个多小时。等到办公室的门打开,白玉堂踏出门后,除了看到女秘书,与那个所谓的开锁匠外,还有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没理会女秘书的道歉,白玉堂眯眼打量着那名男子。这个人他见过不止一次,正确地说是在监控里见过不止一次。涂善,襄霄集团的总经理,之前因为与金华的合作,经常出入金华。
  
  

不在意白玉堂的打量,涂善很自然地向他打了招呼,然后又把白玉堂邀请进办公室,顺便再带上门。在见到展昭后,更是特别热情地引着他坐回沙发上。先是狠骂了一番随后进来的女秘书,并勒令她赶紧再重去泡茶来,之后又向展昭道了歉,并与之攀谈起来,所说的却全是废话。
  
  

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个人,白玉堂不发一语地坐在展昭的另一边,并没打算插入他们间的对话。耳边听着涂善的废话,白玉堂顺手拿起女秘书重新泡好的茶,一边慢慢品尝,一边思索着其它的事。
  
  

涂善与他们金华的合作,源于帝仁搬回之后。虽然襄霄本就在国内,但却从没与金华合作过。原本两家所经营的类型就不一样,没有合作也很正常,只是,就在赵祯把帝仁搬回来后,涂善便找上门来,表示想与金华合作,而合作的项目是金华主经营的。不是没怀疑过涂善,或者说襄霄集团为何突然找他们合作,他们几个兄弟探讨很久,最后归结于赵祯的意思。当然,这种猜测也有很多疑点,可他们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只能在合作时加倍小心。
  
  

两方合作期间,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发生什么他们所担心的事,直到工程结束后也是一样。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就只是那次工地发生的意外事故,可这个是金华与帝仁的合作,跟涂善可以说没有任何关系。
  
  

在事故发生后,他们把一切可能计算在内,都仔细调查过,发现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的意外,没有人为刻意的痕迹。然而经历过电梯事件后,白玉堂却觉得事情哪有那么巧合?
  
  

在之后对于两次事件的反复调查中,终是让白玉堂发现可疑之处。在现场中,涂善的身影确实出现过,虽然很小心避过了监控,却在临时建起的施工工人所住宿的小屋玻璃上,模糊地反射出他的身影。他之前并不知道那个模糊的身影是谁,但在给展昭分析赵珏为人,提到他的手下时,他才突然想起,这个身影与涂善的非常相似。又通过仔细对比,更加确认了这一点。
  
  

自然,有了这个并不能证明什么,可也确实让人觉得可疑。明明与涂善无关的工程,为何他会出现在工地?还是如此的小心翼翼,生怕别人发现。而更可疑的是,就在他出现的这天,工地竟然出事了。这一系列举动,想不让人怀疑都不可能。而事实证明,吊着钢筋的钢索确实被人动了手脚,不是请专业人士来查证还真发现不了。要说跟涂善没关系,也不会有人会信。但是他们也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
  
  

后来再次调查电梯事件,他们自然首先就怀疑了涂善。只是,那时金华与襄霄的合作早已结束,而涂善自然不会继续留在金华。通过一遍遍回放当天的录像,这一次,白玉堂并没有发现涂善的身影。
  
  

白玉堂可以肯定,他没有错过任何细节,所有能想到的和不能想到的地方,一丝一毫他都没有放过,然而结果依然没变,这一次他找不出可疑的地方。
  
  

事情就一直胶着在这里,没有任何进展,因为除了涂善,白玉堂再没有什么怀疑的对象,他的哥哥们更是摸不着头脑。这也是他这段日子总是不顾工作,查看录像的原因。
  
  

收回思绪,白玉堂重新看向涂善,眸中是不加掩饰的窥探。也不知涂善是真没察觉还是假装不知,在白玉堂看来,绝对就是后者。涂善依然与展昭相谈甚欢,没分给白玉堂半点目光,至少表面看是这样。
  
  

放下还留有余温的茶杯,白玉堂看了看表,发现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生生又被涂善浪费了十五分钟。果然他们就是想拖住这猫跟他自己么?不管赵珏跟涂善的目的是什么,他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得逞!于是,白玉堂打断两人的谈话,颇不耐烦地问。“涂总经理,你们襄霄究竟还要不要与我们合作了?”
  
  

总觉得,越写越没感觉了……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