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二

番外二


莫名其妙收到白玉堂的瞪视,展昭十分奇怪。这小白鼠又怎么了?本来不是挺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脸?懒得去管白玉堂的转变,想着还有正事,展昭没给白玉堂反驳丁月华的机会,先开口道。“玉堂不是说有案子?我们现在就回警局?还是你要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现在已经是饭点了,案子若是紧急的话,包局早就会通知他,会要白玉堂转告,应当不是急案。


一口灌下服务生端上来的免费的柠檬水,白玉堂瞪了丁月华一眼,然后才道。“不用,我们现在就走!”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吃?更何况他们约的又不是饭店,这里只有点心之类,他吃不惯,还不如早点离开,也好跟丁月华分开。


白玉堂率先迈步出去,后面跟着的是展昭,等他出了大门,转身想告诉展昭去哪儿,结果却看到展昭身后还跟着丁月华,原本要出口的话便转了个弯。“丁小三,你跟上来做什么?”


淡淡地瞥了白玉堂一眼,丁月华没有与白玉堂争论的意思,只是很平静地回道。“笑话,这里是门口,我不跟着你们走,还能撞破玻璃从窗口出去?”然后话音一转,丁月华续道。“再说了,本小姐需协助展大哥查案,你……”围着白玉堂转了一圈,最后与他对视。“才不该跟着我们。”


横了一眼丁月华,白玉堂可没被她激怒。“协助查案?你凭什么?还有,爷现在是这猫的下属,当然是我们一起。”抬手指了指展昭,白玉堂不介意在丁月华面前表明自己是展昭下属的身份。“而你……哪凉快哪待着去。”


“什么?”白玉堂这句话可谓十分刺激丁月华,不自觉就提高了音量。白老五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一段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他变成了展大哥的下属?金华怎么办?他竟然真的当甩手掌柜,不管了?白大哥和四位哥哥也这么由着白老五胡闹?一连串的疑问在丁月华的肚子里回绕,不过她却没问出口,只转头看向展昭,向他求证真伪。


点了点头,展昭默认了白玉堂的话。别说丁月华,就连他自己也没搞明白白玉堂这么做的原因为何。问他吧,也不正面回答,三言两语就被揭过话题,转而说了其它。反正他也不是特别好奇,也就没想起就问,总归白玉堂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其实白玉堂他不是不想告诉展昭,只是他自己也没搞明白他这么做到底是要闹哪样。那天在见到展昭失去知觉后,白玉堂感到自己的心脏一瞬间停止了跳动,之后就是止不住的疼。当时来不及多想,事后慢慢想来,自己这反常的反应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在不知不觉中,自诩风流天下的自己,栽在了某只猫的身上。当然用“不知不觉”这个词也不对,之前他也是有感觉的,只不过一直没有明确,如今想来,自己也是够迟钝,这么简单的事到差点失去时才想明白,好在一切还不晚。


想明白后,白玉堂就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展昭,不过在那之前,他自然要陪护那猫,毕竟人还在住院,意识也没恢复。可惜,某位皇帝陛下就是跟他犯冲,又把人强行带走,找都找不到。


借着两位大嫂的关系,向其它高级医院,甚至是私人医院都打听过,没有一家医院住着名为展昭,或者赵祺的人。若说他们出国治病,在找四哥蒋平调查后,并没有查出他们有出国记录,而且展昭的身体也不允许这样长时间奔波。


医院中找不到人,于是白玉堂大胆猜测,赵祯是把人带回家了。没想太多,白玉堂直奔赵家而去,却被管家客气地回绝,言明大少爷吩咐,不准任何人探视二少爷。任凭白玉堂磨破嘴皮,好话说尽也是无用。一连数日都没有结果,白玉堂打算换一种方法见到人。


细细想着方法,从堵门到强行突破,什么可行不可行的方法都想了一遍,又都否决了。后来白玉堂又想蹲守帝仁,不管怎么说,赵祯不可能把帝仁也给完全封死吧?想到这点,白玉堂也真就这么做了。对于他这个举动,他的哥哥们简直不知该如何反应。劝吧,他不可能听;阻止吧,只会适得其反。最后决定,既然管不了,就由他去了。


驱车来到帝仁,白玉堂将车停到路边允许停车的地方,并没有马上下车。细算来,凭那猫的身体,只过了这几日不足以回到帝仁上班,那他来到这里,根本就是多余之举,可是因着赵祯一点消息也不透露,他也只能在此守候,免得错过了见展昭的机会。


这处地方并不是正对帝仁的大门,而是靠近地下停车场的入口,不过也能看到大门那里的情况。这是白玉堂特意选的地方,可以两面兼顾。


一连守了好几天,如白玉堂所料,没有见到人。倒是天天见到赵祯的车子,不过白玉堂从来没有去拦他。不用想都知道,赵祯是不会透露一个字,那他浪费那个力气干嘛?虽然他有想通过兰晴了解情况,但心念也只是一动,最后还是作罢。


烦躁地继续等待,原以为自己会一直守到那猫现身,却不想某一日自己的车窗被人敲响。由于过于认真地盯着前方,白玉堂并没注意到有人接近他的车子,直到车窗被敲响,他才意识到旁边有人在。转头看向来人,白玉堂不由惊讶,怎么会是他?






真的不会写感情戏……
现在觉得发展好突兀。
另外,五爷貌似在我手里智商就没上线过= =
最后,猜猜来人是谁~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