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三

番外三


惊讶只是一瞬,很快白玉堂就恢复如常。不及细想他找自己的原因为何,看了看周围也并没有随身的保镖兼助理在,怀着满心疑惑,白玉堂快速打开车门下了车,与那人面对面而站,不无恭敬地道。“赵总经理找我有什么事?”


被白玉堂称为“赵总经理”的人,又出现在帝仁附近,自然只能是赵祯与展昭的八叔赵德芳。要说赵德芳为什么会出现在白玉堂的面前,这还得归功白玉堂这几日的蹲守。毕竟任谁天天来公司总看到有一辆特别显眼的车子停在公司附近,想不注意都难。因为白玉堂的车子太过个性,赵德芳只稍作打听就得知车子的主人是谁。料想白玉堂应是想找他的小侄子,可又日日蹲守在外,该是不想进帝仁打探。经过多日的观察,赵德芳得出这么个结论。


不管白玉堂是怎么想的,或许他就是要这么一直蹲守下去,然而天天被他这么盯着,若不是帝仁的员工素质不一般,恐怕早就有人报警了。实在是他这个行为太过可疑,而别人也理解不了他的真实想法。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赵德芳只好亲自来解决这个问题。


让葛青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赵德芳也没用他跟,自己一个人穿过马路,走到白玉堂车子的旁边。把人叫下车后,面对白玉堂一脸的疑惑,赵德芳倒是有些无奈。“这话该是我问白副总吧?你这天天……停在这里,是有什么事?”不好明说白玉堂天天蹲守在帝仁周围,赵德芳含糊带过。


即使被赵德芳这么委婉地点出他这几日的举动,白玉堂也没半点不自在。简短地分析了下,白玉堂觉得,或许从赵德芳这里打探点什么,或是干脆让他带自己见那猫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白玉堂也没拐弯抹角,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果然白玉堂是为了他小侄子,对于这一点,赵德芳倒不觉得惊讶,只是对于他这么不客气地找他帮忙,赵德芳就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之间有这么熟么?为什么白玉堂觉得他会帮他?不过,好像帮一下也没什么,若不是他也有意,又怎会特意过来找他?他能看出白玉堂对小侄子非常珍视,当天白玉堂抱着人那不允许任何人碰的样子,他在一旁看着,都能感觉出白玉堂的担忧与害怕。这个朋友,他的小侄子交的很值。


说是要帮,不过赵德芳也不好直接把人带回家。与白玉堂简单地一通谈,给了他一些建议,又提点了几句之后,已等不及的白玉堂先一步离开了两人为了谈话方便而去的附近的咖啡厅。在他走后,赵德芳不紧不慢地喝完了杯中的咖啡才离开。


从赵德芳那里得到可行的方法,白玉堂迫不及待地实施起来。走通一些关系,白玉堂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测试,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又拖关系进了总局,与展昭在一个部门。这就是展昭回归工作岗位后,白玉堂成为他部下的原因。


终于又一次跟展昭共事,白玉堂很想找机会与他明说自己的心意,可惜没什么合适的机会。虽说展昭刚回归,没人给他安排过重的工作,但不代表他也能享受这个待遇。


每日忙进忙出,见到那猫的机会少得可怜,又哪有机会单独谈?而下班之后,赵祯直接就把人带走,他更是连见到人的机会也没。休息日的时候,他又被几位哥哥抓走,这也是他让他们同意他离开金华的条件,在有空时要回到金华帮忙。于是,与那猫共事了这么久,白玉堂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任何事。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意义何在,总之也不后悔就是了。


今日难得与那猫一同出任务,结果没想到横插了个丁月华进来。路上白玉堂了解到,丁月华是此次案件的目击者,这还真的需要她协助办案,无法把人赶走。


这次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案子,也跟局里没人给展昭安排过重的工作有关,所以很快便解决完毕。刚走出警局,白玉堂便打发丁月华离开,免得打扰到他。丁月华哪会听他的?两人自然又你来我往,言语上没有一个肯退让。


展昭清楚两人自小打到大,也不去理会他们,打算自行离开,结果那两人又追上来,围着他又吵起来。对此展昭颇为无奈,劝了几句也没什么效果。恰好这时一辆车在门口停下,车上下来之人三人都相识,乃是茉花集团的掌权人,亦是丁月华的大哥,丁兆兰。


要说丁兆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当然是因为在展昭与丁月华不注意时,白玉堂特意打给他的,让他来带妹妹回去。丁兆兰来了,丁月华也不好不跟他回去,只好恨恨地瞪了白玉堂一眼,然后坐上她大哥的车子。而丁兆兰向白展二人打个声招呼,约了日后再续,便开车离去。


不得不说丁兆兰的时间掐得正好,没让丁月华纠缠过久。笑眯眯地目送着两人离去,白玉堂也不介意丁月华的那一瞪,心情早在丁兆兰出现的那一刻已然变好。


待完全看不到丁兆兰的车子,白玉堂这才拉了展昭就走。今日本就是他俩的休息日,若不是有这个突发案件,他们也不用待在局里,现在事情解决完毕,自然可以离开,不必非等到下班时间。于是白玉堂就直接把人拉走,准备实施早就准备好的计划。




哈哈哈,都没猜出来吧~
话说,我有说过么?大家都懂的,葛青不是老赵的侍卫,但我不记得他原来的侍卫叫啥了,又懒得编,只好把他揪出来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