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四

番外四


皱眉挣脱白玉堂的手,展昭不明白他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毛病,今天已经拽了好几次。借着挣脱白玉堂的力度,展昭站定身子,与他对视。“玉堂想去哪里?”因为两人不是暂时的合作关系,又日日见面,所以展昭对白玉堂也不再用客气礼貌的称呼。


在展昭停下脚步时,白玉堂也跟着停下。听到展昭的疑问,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表示跟着他来就行了。展昭虽奇怪白玉堂这么神神秘秘的是要做什么,不过也没问出声。跟着他就跟着他,还能怕他吃了自己?如此想着,展昭也没继续追问,转身打算去开车,结果白玉堂一把拉过他,把人塞自己车里了。展昭愣了愣,也没下车,任由白玉堂发动车子。


白玉堂所去的地方并没什么特殊,只是一家环境优美的咖啡厅,比起之前去的那个,档次要高上些许。熟门熟路地带着展昭走进二楼最里的包间,拿着随着他们后面进来的侍者递过来的菜单,点了几样小吃与饮品,然后吩咐不让任何人进来打扰,等他出去后,白玉堂这才看向展昭,不过却没开口。


见白玉堂并不着急说,展昭当然也不急,反正他清楚,就算自己不催,按白玉堂的性格也憋不了多久。正好今日无事,就等他一等。果然没过多久,在侍者上过白玉堂所点的东西后,待人远离了,白玉堂就不再保持沉默了。


先抿了一口葡萄酒,又踌躇一会儿,白玉堂才开口。“猫儿,我们也认识很久了,过去我是活的有些恣意了些,就算现在也只是略有收敛。不过,自从与你相逢,又共事过后,我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你身上了。”说到这里,白玉堂停顿了一下,整理着措辞。没多久,他又继续道。“我的改变都是因为你,所以……我们能否一直这样生活?”说完,白玉堂就紧紧盯着展昭,不错漏他任何一个表情。


此时展昭脸上的表情有一点茫然,但更多的是不解。对于白玉堂所说的与他共事后就把所有精力放在他身上这句话,展昭十分认同,当初真是没少折腾。然而对于白玉堂那句是因为自己才让他有所改变的话,展昭就有些弄不明白了。这小白鼠……好像也没什么改变吧?至少在他对他的理解中是没有。还有那句问他是否能一直这样生活的疑问,展昭更是搞不懂,他们还要怎么样生活?明明都已经一直在一起了,想甩都能被他跟过来,还要如何?


展昭所想的虽多,不过也只是一瞬,于白玉堂看来,在他说完后,展昭就是一脸不解地望着他。没有什么耐心让展昭慢慢弄明白,况且他白五爷虽然做事果敢,出手狠辣,然而在告白这种事上,也是缺乏勇气。难得他下了决心,不一鼓作气,恐怕很难再说出口,等下回再想告白,就不知会是何时了。


所以白玉堂也不给展昭想明白与提问的时间,这次直接把话挑明了。“猫儿,昭,我是想与你以后都能长久的在一起,共同经历喜怒哀乐,生活的点点滴滴……我要说,昭,我爱你!”


白玉堂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落下,展昭直接懵住了。一开始,白玉堂所说的话,让展昭不觉得与之前的有多少差别,还没放在心上,哪想到他话音一转,直接说……爱他?


展昭不认为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从而听错了白玉堂的话,也不认为是白玉堂太过激动,以至于说差了音。问题不存在任何差错上,这也就是说……白玉堂就是在说爱他。可为什么?展昭心中的茫然扩大。


对于爱情,展昭并不是不懂,他只是对此反应比较迟钝,再加上因为身体的原因,心绪上很少有大的起伏,也是有意避免,时间久了,他就漠视了这种会让心动过速的感情。如今白玉堂向他表达了爱意,展昭不懂怎么会有这样的发展。


回想起两人这一段时日的相处,一直是白玉堂单方面针对自己,虽说电梯事件后有了改善,但展昭没觉得有多大差别,他实在闹不明白白玉堂是何时有了这份心思。抬手揉了揉额角,展昭不免叹气。这都是什么事啊!


小心谨慎地盯着展昭看,见他一会儿茫然,一会儿揉额角,一会儿又叹气,就是不见表态。原本白玉堂是不想催他,毕竟这种事虽不是惊世骇俗,却也不是常见的事,一般人要接受总得多消化一会儿。然而,白玉堂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展昭再开口,他终是等不及,非要逼他表态。


“昭,你怎么想?如果你同意,我们立马搬出同住,然后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向双方家里公开;如果你不同意……我,我会离开。”最坏的结果白玉堂不想面对,所以最后的话说得有些迟疑。


放下揉完额角改为撑着额头的手,展昭平静地与白玉堂对视。他也不是逃避事情的人,白玉堂的告白是让他震惊,但也不至于慌乱无措。只是他终究是一个理性的人,无法给出让白玉堂满意的答复。“玉堂,这么短的时间,我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无法给你一个轻率的答案,这样对你也不公平。给我一年的时间,一年后我会做出最终的决定。”


在听到展昭给出的一年期限,白玉堂当场就想反对,一年太久了。然而转念一想,这也未必不是坏事,在这一年中,他可以做不少事,比如提前让双方家人点头,比如想方设法打动某只猫,毕竟展昭没有直接否定他,他还有机会慢慢让他接受,最终得到想要的结果!






所以说,下回再不发展感情了,太TM不对劲了= =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