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八

番外八


赵德芳为人一向很温和,基本不会轻易动怒,但这并不代表赵德芳对他们不严厉,什么事都由着他们乱来。像他和白玉堂这种事……估计赵德芳不会认可。这倒不是说赵德芳思想保守,只是作为父亲般的存在,赵德芳定是希望他能过最普通的,不与大部分人相悖的生活,尽管他不怎么干涉他们俩的决定。


见到赵德芳的时候,展昭难得表现出犹豫。其实他完全是多想了,白玉堂会找到他所在的警局,全赖赵德芳的帮忙。白玉堂存着什么心思,已然活了半百的赵德芳哪能看不出,如果他要反对,又怎会为白玉堂指个明路?只是这事展昭并不了解,所以心中没底。当他知道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时,顿觉有些哭笑不得。不管怎样,结果是好的就行,接下来就该去见祖母了。


得知展昭要去见他的祖母,白玉堂表示他也想同往。展昭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他自己又不是不能搞定,白玉堂跟着去也没用。然而白玉堂却表示,正好机会难得,他只是去看望老人家,并不会帮展昭说话,他想让老太太见见他的孙婿。对此,展昭冷眼看着他,表示祖母要见的也只会是孙媳。白玉堂听过后,笑着赞同展昭的话,内心却是想着等时机成熟时,肯定是自己占据主动,现在吃点亏就吃点亏。


看着白玉堂完全附和着他说话,又一脸笑嘻嘻的模样,展昭回给他的是一个后脑勺。其实展昭内心很感激白玉堂,他清楚白玉堂真实的用意,无非是担心自己真的说服不了祖母,到时他绝不会袖手旁观,也不会像他说的那样不帮忙。只是明说了,白玉堂怕自己不会同意与他同往,这才捏造了一个理由,却也没有离开真正的原因。


心中感念着白玉堂对他的用心,展昭也没有戳破说明白了,只是临时更改了一下行程,打算在去祖母那里之前,先去见见白玉堂家人。毕竟白玉堂已经说服了他的家人,他也该见见他们,尤其是白玉堂的祖父。


知道展昭要见他的家人,白玉堂自然十分高兴跟欢迎,立马就着手安排。对于展昭,白玉堂的几位哥哥嫂子们早都已经见过,没见过也听说过,加上都是同辈中人,就算有的年龄上差的大点,也不妨碍几人交流,场面也不尴尬。


而白玉堂的长辈们本身也没几个,彼此并不常见,也不熟稔,既然老爷子不反对,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剩下白玉堂的祖父,因着之前白玉堂早就跟他谈好了,所以真见面时,他也没怎么为难展昭。可以说,这次见面非常愉快,白玉堂的家人都接受了展昭,也很喜爱他。


结束了与白玉堂家人的见面,又把工作交代了一番,请好假后,白展二人就动身前往展昭祖母所在的国家。因为早就打了招呼,所以两人一下飞机,就有车子前来接人。


前来接两人的是展昭的四叔,他的父亲排行第三,上面的两个哥哥,也就是展昭的大伯跟二伯负责这边的生意,他的四叔只在公司里挂个闲职,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写作,是一名畅销的作家,因此他最有空闲,且他的工作可以在家完成,老太太便要他来接白展二人,也就没有动用家里的司机。


到达家里,佣人们带着两人前往后院的温室。展昭的祖母,李蓉慧正在温室里侍弄花草。佣人们在将两人带到温室后就退了出去,只留他们三个人谈话。李蓉慧在两人来后,并未开口,也没要人坐下,只是自顾拿着水壶,一点点浇着水。白展二人也没有其它动作,笔直地站在门口,都没先开口。


等了能有一刻钟,李蓉慧才放下水壶,转而又戴上手套,开始捡枯黄的叶子,以及败落的花瓣。期间她并没有要白展二人帮忙,这间温室虽然不小,但李蓉慧所侍弄的仅仅是她最喜欢的几盆花草。这几盆花草用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所以没用多少时间就处理好了。回身看着还杵在门口的两人,李蓉慧这才要他们坐下。


这里虽说是供花草生长的温室,却也有桌椅跟茶具。佣人们早就摆放好了一些水果点心,茶也早就泡好温着。李蓉慧示意两人自便,自己净了手后开始享用下午茶。


而白展二人也确实饿了,两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连时差也没倒就前来见李蓉慧,后又被晾了半天。在飞机上用的吃食早就消化干净,此时也顾不得许多,净了手就拿起糕点吃了起来。三人都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所以都没说话,直到点心用的差不多了。


看到两人已经吃完,李蓉慧放下手中的茶杯,将目光落在展昭身上,没分给白玉堂一眼,然后询问起自己的小孙子突然单独回来见她这个老太婆的目的。


听到李蓉慧的询问,展昭略一迟疑,还是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拐弯抹角不是他的性格,况且这事再怎么拖,早晚也得说,早一点晚一点并没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早点说,起码不会让人在听烦了的时候,更加厌烦听到最想说的事。在迅速地说明了来意,展昭又特别介绍了白玉堂,然后便不再言语,等着祖母的反应。


淡然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对于展昭所说的事情,李蓉慧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仿佛展昭所说的事情跟“今天的茶点很好吃”一样。将杯里的红茶喝净,李蓉慧抬眸看向展昭,轻缓地道。“我不同意。”






我果然还是亲妈啊,给两人顺利的,好的东西都给他俩了。
话说,我百度了下赵恒的老妈,妈呀,他老妈也姓李,囧死了。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