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中

二中

猝不及防地受了白玉堂一掌,展昭根本来不及运功相挡就被打落进陷阱,只得赶紧调整姿势,让自己安稳落地。还不待他打量所掉落的地方,寻找出去的方法,上方就传来白玉堂的大笑声。抬头望向洞口,只见白玉堂不知何时取来一个酒壶提在手中,灌了一口酒后开口说道。“猫大人,这个通天窟白爷可是特别为你所造,你可要在这里多住上几日,待到白爷尽了地主之谊,再‘请’你出来!”说完,白玉堂又灌了口酒,大笑着离去。

在白玉堂离去后,展昭又静站了一会儿,直到完全感觉不到白玉堂的气息后,才开始思考如何出去。此处离地面有一段距离,就算用轻功也无法一次跃出,中间必须要借力一次才行,然而这里没有任何可供他借力的地方跟工具。没办法,展昭只好放弃由上面出去,转而打量起自己所在的这个通天窟。

通天窟中倒还算干净,不过却过于简洁了,里面除了一堆稻草外,再没有任何东西。东西虽然没有,不过在那堆稻草上面的石壁上,却有三个被写得龙飞凤舞的大字,气死猫。盯着那张狂的三个大字,展昭唇角扯动了一下,不知该做何表情。该说白玉堂幼稚小气么?如此做法,实在让展昭哭笑不得。

无视那三个字,展昭走向一处石壁,一点点寻找着出口的机关。一阵敲打试探过后,展昭一无所获。白玉堂在奇门遁甲之术上果然有很深的造诣,看来想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走出这个通天窟了,不如省着这个力气,等白玉堂再来时再尝试要他放自己出去。想罢,展昭便走向稻草堆,盘膝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心情大好地回到倦云居,白玉堂将自己的贴身小厮白福唤来,叫他去准备几样小菜,再拎来几坛陈年女儿红,便坐在桌边开始大吃大喝。三两下解决完酒菜,白玉堂看着天色尚早,便又到床上躺下,准备小憩一会儿。

这一睡便睡到掌灯时分,此时窗外正下着大雨,也不知这雨是从何时下起,倒是为闷热的空气带来些凉爽。想到那猫被自己晾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也该关心一下,于是便唤来白福,叫他去给那猫送些饭菜。当然,饭菜是要放在竹篮里,用绳子从洞口送下去,他可不会给那猫一点逃出去的可能。

坐在窗边,一边望着窗外的大雨,白玉堂一边喝着凉茶等白福向他回报那猫的情况。结果白福没去多久便小跑着回来。还不待白玉堂开口询问,白福先一步嚷道。“二少爷,二少爷,不好啦!”

听着白福说话语无伦次,白玉堂不悦地喝止他继续往下说。“瞎嚷嚷什么!你家二少爷我这不是好好的!”见白福吓得低下头噤了声,白玉堂收起怒气。毕竟是自小就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仆从,白玉堂也不是真的动怒,只是不满他的说话方式,怎么跟随了自己这么多年也没学会?瞥了眼依然不敢出声的白福,白玉堂挑眉问。“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见白玉堂不再生气,白福赶紧回道。“二少爷,小的按照您的吩咐去给展大人送饭,结果看到展大人躺在草垛上一动不动,小的唤了好几声也不见他回应,心想他许是晕了过去,这才急急忙忙地跑回来,想叫二少爷前去看看。”

听完白福的话,白玉堂望向窗外,手指轻轻点着桌面。白福的话他自然不会怀疑,这也就是说那猫是真的晕了过去?然而要他相信名满江湖的南侠如此轻易就晕了过去,还不如要他相信那猫从通天窟里逃了出去。难道说这是那猫的诡计?目的是要将他骗去,然后他再趁机逃跑?

不管那猫是真晕还是假昏,自己都有必要前去查探一下。就算到时发现是那猫在使诈,白爷也有的是办法对付他!想到这里,白玉堂由椅子上站起身,对着白福道。“走,跟白爷去看看那猫究竟在搞什么鬼!”

来到通天窟外,白玉堂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然后才启动机关,将石门打开。进入通天窟中,目光看向面朝着石壁,侧躺在草垛上那一动不动的蓝色身影,看他确实半天没有动弹,白玉堂这才疑惑地走过去。

走到稻草堆边,看那猫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白玉堂便开始尝试着唤猫。“展大人,展御猫。”唤了两声依然不见那猫有反应,于是白玉堂便故意念猫经刺激他。“臭猫,烂猫,死猫,三脚猫……”

如此又唤了半天,还是不见那猫有动作,白玉堂疑惑地蹲下身,将那猫的身子扳过来,这才发现他双唇苍白如纸,呼吸微弱。抓过那猫的手探向他的脉搏,虽然白玉堂探不出那猫究竟如何了,但从他紊乱的脉象来看,显然那猫并不是使诈诓他,而是真的身子不妥。

此时那猫的体温低于常人许多,已不适合再待在这里,所以白玉堂也没多想,直接俯身将人抱起,边命令白福去唤大夫人,边抱着猫飞奔回倦云居。倦云居不止一个房间,然而只有他那间铺有现成的被褥,于是白玉堂很自然地将人抱去他那里。

把展昭安顿好后,白玉堂就焦急地等着自家大嫂的到来。来回踱了几步,没把大嫂闵秀秀盼来,倒是看到白福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回来。向他身后望了望,在确定没有看到大嫂的身影后,白玉堂一把将人拉过来询问。“怎么回事?大夫人呢?”


想当初,我还是致力虐猫的~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