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三下

三下

白玉堂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更让闵秀秀与棠蕾深感奇怪。无论怎么想,棠蕾的意思都是指留住在卢家庄,她当然明白这里是白玉堂居住的地方,怎么可能要求也住在此处?这白玉堂究竟是怎么理解她的话的?

闵秀秀除了奇怪这点外,还在疑惑白玉堂反常的举动。首先是他竟会允许外人进入到连他们这些亲人都不轻易让进的倦云居,且还进到他的房间,躺在他的床上,而这个外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之前吵嚷着非要将他打败的对头。

其次是白玉堂对于这个对头太过关心,早在听到展昭名号的时候,白玉堂那副样子就像是要跟展昭拼个你死我活方能罢休似的,这才没过多久便把人安排在自己的房间里了,虽说展昭目前的状况比较危险,但这样的理由并不足以让白玉堂改变。还有,看他那副担忧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关系多么要好的至交或是亲如手足的兄弟。现在竟然还会将话理解错误,这还是她那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五弟么?

见那两人依然满脸疑惑地呆看着自己,白玉堂也知自己的那个解释根本就像在掩饰什么,太过拙劣。于是他也不再给她们过多的理由,只沉着脸冷声道。“白爷的倦云居并不欢迎外人前来,就请大嫂将人请出去再做安排。”虽然用的是“请”,然而白玉堂话语里可并没有半分恭敬的意思。

说完这句,白玉堂转过身背对着闵秀秀与棠蕾,那意思非常明显。对此,棠蕾倒不甚介意。她本来也没想待在倦云居,不过是师弟正好在此,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想到这里,她才觉得奇怪。白玉堂不是说不允许外人进入他的倦云居么?那么师弟他……?她可不认为白玉堂将师弟当成关系要好的亲友,从她所听到的事情就能明白白玉堂根本是将师弟当成对手,然而现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还不待棠蕾想明白,深知白玉堂在赶人的闵秀秀代替卢方答应她所提出的住在卢家庄的请求,然后便请她离开。借此机会,棠蕾又要求让展昭与她同住,这样也方便她的照顾。棠蕾这个要求合情合理,于是闵秀秀也没反对,哪想到白玉堂这时又转过身出声阻止。说他们俩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于理不合,就算要展昭搬出去,也不可能让他们俩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之下。

听了白玉堂的话,棠蕾却不以为意。别说在医者的眼里不分男女,就算她与师弟同住一个屋檐下也不觉得有什么,她早已习惯这样。所以在白玉堂提出反对后,她立即满不在乎地回道。“这有何关系?我师弟身上的哪个部位我没有看过?”

棠蕾这话一出口,不但是闵秀秀,就连白玉堂也在听过后瞪目结舌。没办法,谁叫棠蕾的话太过惊世骇俗?别说他们俩人只不过是师姐弟的关系,就算他们已是夫妻,身为女子的棠蕾说话也不该这样直白露骨。她如此大大咧咧地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闵秀秀跟白玉堂都不知再如何开口。

见那两人像见了鬼一样地看着自己,棠蕾细想了下刚刚自己所说的话,明白那两人有所误解,于是又有些好笑地反问道。“怎么?难道卢夫人没有给幼时的白五侠洗过澡?”她可是听说白玉堂算是由闵秀秀养大,像洗澡这样的事,闵秀秀也应该做过。

棠蕾如此一解释,闵秀秀也能理解了。确实,在白玉堂小的时候,由于他太过顽劣,根本不听下人们的劝说,没办法,只好由她亲自抓人,按着他洗澡。这样算来,她确实也看过自家五弟的身体。

这边闵秀秀释然了,那边白玉堂虽然理解,却仍是觉得心理不舒服,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这段小插曲过后,闵秀秀还是将他们分别安排在两间房间,毕竟小时是小时,现在却不能再如此随意。这一回,棠蕾也没再有异议。

将展昭安顿好后,闵秀秀又将白玉堂支走,这才询问起展昭的情况。对于闵秀秀,棠蕾也是心存感激,于是也没有隐瞒,向她道出实情。原来展昭并不是受了风寒,而是体内的寒毒发作。这个寒毒是在他还未出生时,由母体吸入,早已深入骨血,可以说无药可解,只能用药物抑制,而她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来送药的。

因为展昭所用之药需要经过复杂的过程炼制,所以每回都是她前来给他送药。这一次她来到开封府后,听公孙先生说,师弟因一些事情去往了陷空岛。她想了一下,反正离下次药成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便决定去陷空岛走一遭。

不想等她来到陷空岛,说明来意后,并未等到师弟的出现,反而是闵秀秀前来。虽不知道白玉堂如何为难师弟,但没有看到师弟出现,她直觉就想到可能是师弟毒发。尽管日子还未到,不过若是因为意外情况而让他提前毒发,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她才要求与闵秀秀单独说话,向她询问是不是师弟寒毒发作,命在旦夕,并告诉她,她有药能将寒毒抑制住。

也正是因为这个,闵秀秀才在后来听她自称棠蕾时,怀疑她是唐门中人。毕竟她也看出展昭所中之毒并不简单,连她也未曾见过,只能用自己的方法缓解毒发。不想棠蕾却说有药能抑制,所以她才有此怀疑。

向闵秀秀说完了展昭的情况,棠蕾又请求她不要将此事声张,这也是她师弟的希望。闵秀秀也能够理解,遂点头同意。也因此在后来白玉堂问起时,她只告诉他展昭是寒邪入体,因他之前旧伤未愈,又过于疲累,这才一发不可收拾。


哎呀,猫的情况我这么早就透露了呀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