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六上

六上

在棠蕾离开之后,白展二人依旧相对保持沉默,直到小船到达岸边,展昭才开口询问白玉堂如何与他前去汴梁?事到如今他再阻止也是无用,如果白玉堂就认准了要与他同回汴梁,就算他一时能将他甩下,也无法限制他的行动。通往汴梁的路白玉堂又不是不熟,还怕找不到地方?

所以,当两人登上岸边,向船夫道了声谢之后,展昭便询问白玉堂如何与他前去。他之前是骑马而来,在前往陷空岛前已经将马匹交给他所住的客栈的店小二帮忙保管,现在只要取回来就好,然而白玉堂却是直接由陷空岛过来,那他该怎么跟自己回汴梁?两人共乘一骑显然不可能,或许他们应该先去前面的镇子上买一匹骏马。

如此想着,展昭也就这么提议,结果白玉堂理也不理他,向着一边的林子吹了声口哨,不一会儿,一匹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的马匹由林中飞奔而出。来到白玉堂面前,打了声响鼻,一看就是白玉堂的坐骑。这小白鼠,竟然事先把坐骑都准备好了,看来是早就决定要与他一同返回汴梁。

其实这倒不是白玉堂事先做好的准备,他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他是怕自己找那猫麻烦的事被大哥他们知晓,一旦他们动怒,从而限制他的行动,他也好提前溜出陷空岛。却不想他的这个准备,倒为今天提供了方便。等展昭也取回了自己的马匹,两人便快马加鞭地向汴梁赶去。

途经一处树林,两人正为是否进林而犹豫时,突然听到由树林深处传来打斗之声。互相对看一眼,双双由马上跃下,找个隐秘点的地方将马匹拴住,然后两人运起轻功,悄声向打斗声传来的方向赶去。

在树林的一处空地上,有四五个黑衣人正在追杀一名男青年。众黑衣人在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纵使男青年奋力抵挡,却终究无法逃离追杀,身上也被众黑衣人划破多道口子,有些甚至深可见骨。

由众黑衣人的武功路数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中原人士,看那样子,有些像是西夏人。虽然他们为了掩饰而穿了黑衣,面上也蒙了面巾,就连手上的武器都换成中原人才使用的利剑,但自幼所习的武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全掩饰得了,尤其是在危险关头,或是发了狠要对付谁时。只是这点也不是谁都能看出,除非是深知西夏武功的人。不巧白展二人都曾与西夏人交过手,所以很轻易就看出那些黑衣人西夏人的身份。

这一发现让展昭十分惊讶,西夏人什么时候已经深入大宋了,还有他们所追杀的人又是谁?然而此时已不容展昭多想,因为男青年已经再无力反击,眼看一名黑衣人的剑尖就要穿入他的胸膛,展昭再也无法旁观下去,先发出一枚袖箭击中那名黑衣人的手腕,迫使他丢掉手中的利剑,然后整个人由藏身处飞出,将那名黑衣人踢向一边,再与其他黑衣人战在了一处。展昭这一连串的举动如行云流水,让白玉堂想阻止也阻止不及,只好无奈地也跟着跃出,加入战局。

没料到这树林中竟然还有其他人在,那几名黑衣人先是一愣,待反应过来再要还击时,已是失了先机。虽然他们也是奋力反抗,却哪里是白展二人的对手?眼见情况不妙,为首的黑衣人大喊了一声“撤”,便不顾手下,当先逃离。其余几名黑衣人见状,自知在首领不在的情况下很难全身而退,于是纷纷拿出烟雾弹,向脚下一丢,四周瞬间烟雾弥漫。

待烟雾逐渐散去,树林中哪里也看不到众黑衣人的身影,就算想追也无从去追。放弃追踪的想法,展昭来到那名男青年的身边,俯身查看他的伤势。青年因为伤势过重,此时已经陷入昏迷。

展昭检查过后,发现青年虽然受伤严重,不过却都是些皮外伤,并未中毒或是伤了要害,还算是幸运。好在他身上备着公孙先生所给的金创药,而师姐在临离开陷空岛前也给了他不少治伤效果奇佳的药,这时正好派上用场。

为青年裹好伤,展昭便想着带他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毕竟他不能将人丢在这树林中,而青年的伤虽然没伤在要害,但如果不找个大夫好好处理,还是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展昭便和白玉堂商量,先回到之前的镇子上,等处理好青年的事,他们再行赶路。

瞥了一眼展昭,白玉堂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当先转身向着树林外走去。顿了一顿,展昭猜测着白玉堂应该是同意了他的提议,这才又俯下身子背起那名男青年,跟上白玉堂。

他会想着要救这名青年,还有另一个原因,相信白玉堂也是清楚这点,因此才没反对他的提议。这人跟西夏人有着不明的关系,这件事他必须要问明白,如果西夏人正密谋着什么,他更要将这件事彻查清楚。

这座树林离他们之前所穿过的小镇并不远,没一会儿,白展二人就离开树林进入镇子中。先找了间客栈要了上房,将青年安顿好后,展昭又去镇上请了大夫为他诊治。大夫诊断的结果与他之前所检查的差别不大,重新上药包扎,又喂他喝下大夫所开的药后,展昭便坐在一旁等待着青年醒来。

这时,白玉堂冷冷地声音由他身后传来,提醒他别忘了自己也是有病在身,记得按时吃药,别到时他也倒下,他白五爷可不会管他们两个人。



来搞事啦~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