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六下

六下

转身看向夏初松,展昭见他此时正脱力地坐在地上,想来是刚刚那一战又牵动了伤口,让他的伤势更加恶化。毕竟那帮黑衣人是冲着他而来,就算他与白玉堂想将他们全都引向他们这边,但还是有一个或两个漏网之鱼,硬是冲向他们身后的夏初松,这便迫使他不得不出手相抵。见他这个样子,展昭也不好立即逼问,赶紧走上前先输了些内力给他,然后为他重新包扎伤口。待处理完毕,展昭这才开口问道。“夏兄是否有话要对我们说?”

展昭这话问的非常巧妙,他既不问他是否隐瞒了什么,也不问他事情的真相为何,却单单要他自己主动说出实情。现在事已至此,他还能再编个别的理由欺瞒吗?微微苦笑,夏初松深吸一口气道。“在下这点小伎俩果然骗不过展大人,实不相瞒,那些黑衣人并不是什么店家跟店小二,而是西夏国的杀手。”

早就知道这一结果,所以白展二人并没显露出一点惊讶之情。看到他们依然一脸平静地等待下文,夏初松明白他们一开始就怀疑自己,只是没说破而已。这一回,夏初松也不敢隐瞒,慢慢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道来。

原来夏初松是一名弃婴,偶尔间被他的师傅捡到后就被师傅带到自己所住之处,而那个地方便是大宋与西夏交界之地。正因此,他的师傅自然认识不少西夏人,边境之地向来苦寒,没有哪家适合收养婴孩,而他自己又不会带孩子,正巧一对他熟识的西夏夫妇膝下无子,听说他捡了婴孩后便将他要了过来,抚养他长大。待长到五六岁时,才又跟了师傅习武。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西夏人,所以待学成武艺之后,便想着要报效国家。他的一身本领很快受到重视,没几年便成为西夏国主李元昊的重臣。离得李元昊近了,自然就对他的一些重大决定有所了解,也就清楚李元昊一直想对付大宋。

他自小虽是在西夏长大,但因为与师傅习武,也经常与宋人接触,本能的就不想与他们为敌。他也尝试劝说李元昊,希望他能打消灭宋的念头,毕竟于两国子民来说,并不希望发生战争,一旦开战,他们便无法有安生日子过。可惜无论他怎么劝说,李元昊就是坚持己见,甚至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认为他是大宋的奸细,对他起了杀意。

他当时对此自是不知晓,因为李元昊表面并未表露半分,直到那些杀手杀上门来,他才惊觉是李元昊要杀他。虽然他勉强从那帮杀手手下逃脱出来,然而他的养父母却并不会武,就那样惨死在那些杀手的刀刃下。

他逃脱出来后,便去到师傅那里,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向他述说清楚。直至此时,他的师傅才告诉他他的身世。得知自己其实是大宋子民,他着实受了不小的打击,不过也很快便恢复了平静。既已知晓自己的真正身世,又明了李元昊的阴谋,于是他便决定前往大宋,想办法将这件事告知给赵祯,或是哪位朝廷命官。

当然他这一路下来并不太平,李元昊所派的杀手一路追踪,几次差点要了他性命,都被他险险躲过。直到他们改变了战略,把他逼入绝境。幸好他在不识路的情况下跑到松江附近,由此得以遇到白展二人,从而得救。至于后来的事情,自然就不用他多说了。

早就猜到这件事绝不会简单,却不想此事竟涉及到如此严重的问题,西夏国主李元昊早已存了灭宋之心!此事过于重大,已不容他过多耽搁,所以事不宜迟,展昭决定立即进城,向赵祯禀明此事。

转头看了看一旁的白玉堂,展昭略微迟疑,却还是开口道。“白兄,展某需立即进城,然而夏兄的伤势并不适宜赶路,因此展某想麻烦白兄帮忙照看一下,展某会尽快让人前来接你们。”

凤目冰冷地扫了眼展昭,白玉堂缓缓地吐出三个字。“爷拒绝!”他自是清楚这事的重要,会说拒绝不过是看不惯那猫的态度。之前不是还想着要他离开么?怎么现在又用得着他了?而且还要让他来照看一个全然陌生的人,他白五爷是随便谁都会照看的吗?更何况,如果大宋有事,他又岂会置身事外?

似是没料到白玉堂会拒绝,展昭微微一愣,然后又皱紧双眉。是了,他怎么忘了白玉堂哪是照顾人的主?只是现在他又不可能丢下夏初松不管,带着他又无法早些面圣……算了,李元昊也不是才有灭宋之心,此事虽急,但想来李元昊也不可能立即就发动战争,他也不必急于这一时。在内心叹息一声,展昭又道。“既然这样,我们就还按原来的速度赶路。”

对于展昭这句话,白玉堂未给任何回应,只哼了一声便抬步走人。望着他的背影,展昭摇了摇头,扶起夏初松,慢慢地跟在他的后面。

原本此地离汴梁就不远,所以他们三人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进得城里。之前因为那帮黑衣人的偷袭,使得马车被损毁,而夏初松又骑不得马,是以他们也只好牵着马,走路进城。不过,展昭要顾着夏初松,因此他与白玉堂的坐骑都由白玉堂来牵着。

进得城中,看到展昭的百姓都向他打招呼,展昭虽急着赶路,却还是一一回应。而对于那些热情的百姓一定要赠送的一些自己制做的吃食,展昭也客气地一一婉拒。想到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展昭便想着是否该绕点远路由小道转回开封府。只是还不等他做出决定,一个更为熟悉的声音唤住了他。

  

猜猜这个夏初松是干毛的~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