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七上

七上

循着声音望去,展昭不意外地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微笑地招手。迟疑了一下,虽然他确实急于赶路,却终是走向那抹身影。微微一礼,然后微笑着问。“李大娘,您唤展某是有何事需要帮忙?”这位被展昭称为李大娘的妇人,原名李苍珠,是在包拯当上开封府尹不久才搬来这汴梁城中。她向来对展昭照顾有加,也有时会要他说些包拯所破的案子,与展昭算是相当熟悉。

将展昭召唤至近前,李苍珠刚想让他将自己刚蒸好的包子带一些回开封府,就看到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却不是平时所见的王朝马汉或是张龙赵虎。当下,李苍珠疑惑地问道。“这两位是?”

略微一思考,展昭还是不打算如实相告。“他们是展某的朋友,因为一些事情,所以要急着赶回开封府,若是李大娘无甚要紧事,请恕展某先行告辞,待事情解决完毕,再来李大娘处,帮您解决难事。”

语毕,展昭便向她一礼,以示歉意。然而他却并未听到李苍珠的回复,疑惑地抬头望去,只见她盯着夏初松腰间所挂的玉佩出神。略加打量那枚玉佩,展昭不觉有何奇异之处,虽然他不懂玉,也能看出那玉佩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玉,为何李大娘要如此专注地盯着那枚玉佩?这里面难不成还有什么奥妙?不过,不管那枚玉佩有什么奥妙,这都不是展昭所关心之事,他只想快些返回开封府,于是便出声唤道。“李大娘?”

“啊!好!”被展昭稍微提高的声音唤回神智,李苍珠也不对他多加挽留,甚至连原来的初衷都忘记,只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胡乱应道。“你有事就先去忙,过两天我会再找你。”说完,目光又再次落向夏初松腰间所挂的那枚玉佩。

不着痕迹地又瞄了眼让李苍珠如此感兴趣的玉佩,展昭也未再说什么,道了声“告辞”便与白夏二人离去。这一回,他们选择了一些相对偏远的小路,虽是绕了点远,不过因为几乎没碰到什么百姓,所以算来还节省了时间。

见过包拯,向他禀报了白玉堂之事,对于夏初松所说的那些,展昭只字未提。听过展昭的回报,包拯便要他们先去休息,而他则立即进宫面圣。三宝之事当然是越早解决越好,这样也更易替白玉堂求情。

知道包拯想要进宫,于是展昭便也要求同往。一是他身为开封府的护卫,自然要时刻保护包拯,除非是有别的事需要他去办;二是他也希望借自己能入宫并在圣上面前能说得上话这点,也帮白玉堂开脱罪责,最好全由自己一力承担,毕竟这事的起因还是在他,白玉堂不过是意气用事了点,也过于胆大妄为了,然而这罪并不至死,也不该被重罚。

听得那猫要与包拯一同进宫,白玉堂停下脚步,转身要求也要同往。本来这事是由他引起,没道理他这个当事人不露面吧?更何况,他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跟着那猫进京,不让他也同去算是怎么回事?他白五爷从不是什么缩头乌龟,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他绝不会因为自己而连累整座陷岛空。

微微沉吟了一会儿,包拯终是点头同意。他也认为身为当事人的白玉堂也同去较妥,这样或许更能替白玉堂求情。吩咐公孙策为夏初松安排客房及帮他诊治,这时王朝马汉也将轿子备好,于是几人便匆匆忙忙向皇宫赶去。

见过赵祯,将事情的始末讲个清楚,又替白玉堂求了情,总算赵祯没有怪罪下来。也或许他的本意也不是要重罚白玉堂,否则也不可能轻易就被包拯说动。然而没有重罚就不代表不会处置他,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赵祯罚他三个月内不准离开汴梁,要展昭作为监督。到此,盗三宝之事算是就此过去。

有惊无险地回到开封府,展昭为白玉堂安排了住处,然后又去看过夏初松后,才转至包拯的书房,屏退左右,向他禀报了有关夏初松之事。因为此事过于重大,展昭不得不慎之又慎,而且,现在光凭夏初松一人所言,并无实质性的证据,他也不可能贸然就将此事告知赵祯,免得引起大乱。

包拯不语地皱起双眉,他也认为展昭的顾虑没错,遂也没有立即上报的意思。不管怎么说,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调查夏初松所说之话的真伪,等到他们有了八九分把握时,再禀报给赵祯不迟。在这期间,他们还得盯着西夏那面的动静,以防他们突然就攻过来。

事不宜迟,展昭在第二天一大早便动身前往大宋与西夏的边界处。他此次去的目的只在暗访,所以四品护卫的身份并不适合,而平时的侠客身份也不妥,目标相对明显,因此,在几经考虑之下,展昭决定以商贩的身份前去。

在公孙策的帮助下,展昭准备好了应用的物品,然后又换了身装束,坐上马车,一抖缰绳就要出发。不想这时白玉堂却跟出府来,一句话不说就坐上马车。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跟展昭一同前往。

无奈地停下马车,展昭看向已经悠然自得地倚靠在车厢上的白玉堂,叹息着道。“白兄,展某此次有要事要办,如果白兄想找展某比试或是有其它事情,可否等展某回来再说?现在还请白兄先下车。”


盗三宝事件完了~

其实我直接写狸猫换太子就好了,搞毛三宝啊= =

评论(16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