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八上

八上


没有停下晃动的那条腿,白玉堂只是懒懒地瞥了展昭一眼,然后又望向床顶,平淡地回道。“这里是白爷的房间,敢问猫大人,白爷不待在这里,那要去哪儿才对?”


白玉堂的回答让展昭瞬间瞪大了双眸,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怪不得这间房间装饰得如此奢华,给他一种不是仆从所住的感觉,原来这根本就是那白老鼠的房间。他早该想到,就算是一般的客房也不会如此装饰,而这里除了白色就再无其它颜色的房间,也只有那仅偏爱这一种颜色,姓氏又带着白的白老鼠才会使用。可笑他当时还以为这里是供他们五鼠好友居住的特别客房,根本没有想到这间房间会是白玉堂的。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没往这方面想,以那小白鼠喜洁的性格,他哪能想到他会允许自己住进他的房间。这小白鼠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一到此处就变得十分不正常?先是让自己扮做他的仆从,后又将自己的房间让给他……审视着盯了白玉堂半天,展昭实在看不出什么,也只好放弃。既然这里是白玉堂的房间,他自然不可能住在这里,虽然他原本也没打算住在这里。“原来这里是白兄的房间,如此展某也不能住在这里,现在便去找白福再换一间。”


说着,展昭便转身朝外走,然而还不待他走上一步,这边白玉堂便又发了话。“怎么,猫大人是不屑与白某同住在一间屋子?”稍一用力坐起身,白玉堂随意倚靠在床柱上看着展昭。他自然知道展昭不是那个意思,只不过在看到展昭那明显不情愿的表情后,他就非要故意这么说。耳听着那猫解释说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不能占着他的房间,白玉堂不禁唇角挑笑。臭猫!你今日如此戏耍白爷,白爷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不去理会展昭的解释,白玉堂站直身子走至他面前,嘲讽地道。“展大人何必如此客气?反正你也不屑当白爷的仆从,只不过让你烧桶洗澡水你都万分不愿,何况与白爷共住一屋了?这太委屈你这四品官爷了!”


听到这里展昭才弄明白,原来这小白鼠是在报今日给他烧的那桶洗澡水之仇。不愧是老鼠心眼,只能有那么一丁点大。他不就是烧完水又自己洗了一遍,留给他一桶洗过澡的水么,至于特别来报复他,还记恨了一整天?暗自叹息,展昭颇为无奈地道。“既然白兄非要如此理解,展某也无话可说。时间不早,还请白兄早些休息,展某就不再打扰了。”


向白玉堂一拱手,展昭转身准备离去。既然这里是那小白鼠的房间,他自然不可能住在这里,还是去往之前给他安排的那间房间为好。他记得……是在这间房间的旁边?


走到门口,展昭刚要推开房门,不想恰在此时,有一物飞速射向他抬起的右手,展昭立即避过。定睛一看,发现偷袭他的正是一枚圆润的白色珠子。转头望向始作俑者,展昭不禁有些动怒。“白兄究竟想要如何?”


把玩着手中的飞蝗石,这一枚是白玉堂怕一枚阻止不了那只倔强的猫而特别又准备的,不过现在看来,一枚就已够引起那猫的怒火了。见他瞪大一双猫眼怒视自己,白玉堂的心情就更加愉悦。起身来到那猫的面前,白玉堂平视着展昭。“这句话应该是白爷问才对,你猫大人究竟想要如何?”


觉得白玉堂此举太过无理取闹,展昭决定不去理会,否则那还有得完?转身又去推门,这一回,白玉堂竟然迅速抓住他推门的那只手。原本展昭已经压下的怒火,被白玉堂这么一阻止,那被他压下的怒火又立即上升,他二话不说,直接动起武来。


展昭这一举动正合白玉堂之意,所以,当展昭一拳挥来时,白玉堂也不客气地反击回去,两人就这样在房间中打了起来。吓得闻讯赶来的白福愣是没敢敲门询问,直急得他在院内来回转圈。好在里面那两位爷没打多久,又静听了一会儿不见有什么大的动静,白福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贸然敲门,直接返回自己的房间。


屋里的两人经过刚刚那场激烈的打斗,都平静不少。一个转身坐到床铺上,白玉堂抽出之前放置在床头的扇子,懒懒地望向展昭,边扇边道。“猫大人,这下你可满意了?痛快了?”


“无聊!”甩给白玉堂一对白眼,展昭拿起桌面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杯温茶,刚想端起来喝,想了想,又倒了一杯,也不起身,就这么直接丢给白玉堂,然后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稳稳地接住那猫丢来的茶杯,没有让里面的茶水洒出一滴,白玉堂一口气灌下,之后又将空茶杯丢还给展昭。合起扇子,白玉堂倚靠在床柱上问。“我说猫儿,咱们现在可以睡了吧?这都折腾到丑时一刻了。”


算算时间,也确实快到天明,展昭遂放下手中的茶杯,没有经过考虑地随口问道。“如何睡?展某的房间又不在这里。”说完展昭才反应过来,他之前还要离开去旁边的房间,怎么这时问了这么一句傻话?


没给他反悔改过的机会,白玉堂在听到展昭如此一问时,唇角一勾,指了指他身下的床铺,淡淡地回道。“这里!你就睡在这里!”






嗯……好没营养的一章,我为了鼠猫同床容易么?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