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齐心再合力,风过必有痕 九上

看文之前请一定要看作者的废话!

1、作者没玩过游戏没看过原著,所以很大程度会OOC,我尽量不会

2、如果有BUG请忽视,就当作者私设了QAQ,剧情上的还请告知,我会改正

3、这篇文主撸游戏剧情,作者会添砖加瓦,凭自己脑洞扩写,不适的亲请止步

3、原创人物肯定会有,不会怎么治病啊,虽然不一定能治好(喂

4、虐是肯定会有的,虽然作者本人不觉得虐(鄙视

5、想到再补充吧


貌似鬼乙的戏份也不少OTL



九上

 

“是。”不怀好意地暗笑,鬼琵琶话中影射的真意,那名被称为鬼乙的黑衣人自是了解。提着大刀来到风无涯面前,鬼乙将刀往肩上一抗,一脚踩中风无涯的右腿,又使劲地碾了碾,“死瘸子,刚刚不是很厉害么?现在怎么瘫在地上不动了?”

 

一边说着,一边加重力道,然而鬼乙仍不解恨。提出内力凝聚于脚上,然后用这只脚猛地向下踏去,只听一道声响,竟是生生踏碎了风无涯的腿骨。

 

风无涯顿时疼得一抖,却死死咬住嘴唇,没有发出一点痛呼。原本他的腿并不是完全没有知觉,虽然受伤后只能像摆设一般,无法移动分毫,却仍保留了小部分感觉。再加上风无涯连翻受伤,引发腿部痉挛,更是疼上加疼。

 

看着风无涯痛苦的样子,鬼乙觉得自己终于报了一点刚才的仇,但还是觉得不够。只虐了一条腿,对另一条腿不就不公平了?于是鬼乙转移目标,打算再废了风无涯的左腿。

 

然而在他刚要下脚的时候,却突然改变主意。身为万圣阁的人,要不会折磨人,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万圣阁的身份。如今他对着风无涯的一双废腿又踢又踹,他也不痛不痒,那能叫折磨么?倒不如……

 

放下抬得过高的腿,鬼乙把他的大刀从肩膀拿下,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靠近风无涯一步,一脸邪笑,“刚才是我不对,怎么能虐风大侠的腿呢?其实,我应该废了你的双手才对。”

 

话音未落下,鬼乙提着大刀就要砍向毫无反抗能力的风无涯,结果刀只到半路就被拦下。鬼乙盯着那把熟悉的兵器愣神,耳边听到一声带着怒意,又阴狠地声音道:“你敢砍下去试试!老子先废了你一双手!”

 

鬼乙一抖,不自觉卸了砍下去的力道。他也是过惯在刀尖舔血的日子的人,按理不该还有什么能让他惧怕的事,但齐无悔身上散发出的寒意还是让他打了个抖。

 

齐无悔才不在意鬼乙是个什么心态,一剑格开他的大刀,毫不在意地将背后空门露给鬼乙。俯身扶起风无涯,检查了他的伤势,齐无悔面色一沉,一手扶人,一手将自己的内力输送给他。

 

察觉到自己的内力无法走过风无涯的下半身,齐无悔眸色一暗。真该死!他就不该顾忌着与万圣阁的合作,装作铁石心肠,应该早点出手,不然也不会让师弟伤得如此之重!他一向温润儒雅的师弟何时这么狼狈过?就算被他所伤时也没像此时这么惨烈。

 

即使齐无悔背露空门,鬼乙也没趁这个大好时机出手。被齐无悔的气势震慑到是一方面,至于另一方面……鬼乙虽然干着杀人卖命的勾当,但并不是头脑简单,只知执行命令的傀儡。齐无悔确实是露出背后的空门,然而谁又能保证这不是齐无悔的陷阱?他可没一试究竟的勇气。

 

鬼乙没敢呵斥跟行动,但鬼琵琶不会就这么默不作声。咬牙切齿地盯着背对他们的齐无悔,想到他刚刚那一系列动作,鬼琵琶心中的恨意让她的面容都变得扭曲了,“齐无悔,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理会鬼琵琶,齐无悔专注地为风无涯疗伤。直到走过一周天收功,再捡起四散在地的几把剑鞘,将风无涯的伤腿固定住,然后把人抱上轮椅,确定他暂时无碍后,方回过头面对质问他的人。之前阻止鬼乙时,齐无悔并未拔剑,现在既然打算跟人撕破脸,也就没有留手的必要。拔出那把并不是自己惯用的兵器,齐无悔剑指鬼琵琶,“屁的意思!这都看不出来?散伙!老子不干了!”

 

“你可想好了,别忘了你可是在圣主面前喝下圣药,还接过邪剑波碟。”伸手指着齐无悔拿在手里,正指着自己的兵器,鬼琵琶不怀好意地继续道,“况且华山一向嫉恶如仇,你以为你现在背叛了万圣阁,还能回得去华山?”

 

齐无悔根本懒得再与鬼琵琶废话,挽个剑花,直接攻上去。于他来说,最好的回答就是用行动表示。他可不认为自己跟万圣阁的人能沟通得明白,而且他也不需要沟通什么。

 

鬼琵琶见状立即侧身避过,想通过弹琵琶来对抗齐无悔,却被早就看出她打算的齐无悔用一下快过一下的剑招阻止。齐无悔也知她琴音的厉害,他可不像师弟那样能够用音律对抗,只好想办法不让鬼琵琶有弹奏的可能。

 

鬼琵琶左支右绌,显得十分狼狈,一直在想办法把手挪到琴弦,却总是被齐无悔的剑阻止。眼看这样下去自己非死即伤,鬼琵琶只好用言语激他,可惜没什么效果,于是她又要另外四人一起上。既然齐无悔摆明了背叛他们万圣阁,即使有圣药在,她也不想继续留人。

 

就算面对五个人同时出手,齐无悔也没手忙脚乱,反而出手更加狠厉,力求速战速决。毕竟风无涯伤势颇重,哪怕他用内力稳定了,也只是暂时的,怎么着也得找专业人士治疗过才放心。何况还有他的断腿,也得重新固定一番。

 

不出百招,齐无悔就接连解决了四名黑衣人,现在只余鬼琵琶一人。鬼琵琶不断后退,盘算着全身而退的可能。可惜她悲哀的发现,在手中的琵琶已毁的情况下,自己的下场只有一个。

 

目光扫向不远处的风无涯,鬼琵琶一个恶毒的想法在心中形成。既然自己今天只能交待在这儿,那不如再拖一个走!眼中精光一闪,鬼琵琶伸手入怀,抓出个东西就直直冲向风无涯。

 

鬼琵琶的打算齐无悔一眼就能识破,眸光一寒,齐无悔拦住鬼琵琶的去路,直接把人捅个对穿。鬼琵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捅中要害,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大口地急喘几下,鬼琵琶努力爬向齐无悔。她的计划完全被齐无悔所破,却没有多不甘心。即使她不能把风无涯怎么样,但也不会一个人上路。

 

一边继续爬着,鬼琵琶口中也没闲着,“齐无悔,你以为解决了我们几个就没事了吗?你服下的圣药会在每晚子时永远的折磨你,况且邪剑见血,宿主必不得好死!你还能清醒地做一个君子多久?”

 

问完这一句,鬼琵琶就不再爬向齐无悔。缓缓地松开紧握的那只手,阴森一笑,鬼琵琶用尽最后的力气,朝着齐无悔准备掷出手中的暗器,“齐无悔,我诅咒你……”

 

鬼琵琶话还未说完,声音戛然而止,手中的暗器也没机会掷出。再看她的后背,突然多了一把闪着幽亮清光的兵器。这兵器不但止了她的声音,阻了她的动作,也要了她的性命。虽然没这一下,受了致命伤的鬼琵琶也活不久,而齐无悔也没那么容易中招。

 

齐无悔一眼就认出那把兵器乃是自家师弟的风月,连忙回头,看到风无涯不知何时已经驱使轮椅来到他身后不远处。若是平时,这么大动静齐无悔自是能注意到,只不过刚刚因着鬼琵琶竟然把主意打到风无涯身上,齐无悔一时怒气冲天,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她那里,对于其他的事也就没那么关注。

 

风无涯见齐无悔注意到自己,没去解释明明鬼琵琶只剩一口气,自己为何仍是出手结果了她,也没追问齐无悔离开华山的原因与自己的猜测是否一致,更没要他回答出于什么原因与万圣阁搅和在一起。风无涯只是向齐无悔伸出右手,简短地说道:“拿来!”

 


评论(1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