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齐心再合力,风过必有痕 九下

看文之前请一定要看作者的废话!

1、作者没玩过游戏没看过原著,所以很大程度会OOC,我尽量不会

2、如果有BUG请忽视,就当作者私设了QAQ,剧情上的还请告知,我会改正

3、这篇文主撸游戏剧情,作者会添砖加瓦,凭自己脑洞扩写,不适的亲请止步

3、原创人物肯定会有,不会怎么治病啊,虽然不一定能治好(喂

4、虐是肯定会有的,虽然作者本人不觉得虐(鄙视

5、想到再补充吧



那啥,我觉得风师弟也被我折腾惨了。其实我是亲妈!真的OTL




九下

 

看着柳圣学那夸张的表情,苗剑嘴角一抽,心道,柳师兄这样,谁能弄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他们又没有心灵相通,能窥见内心的想法。若不是他清楚自己前来的目的为何,进而大概明白他是何意,不然就算柳圣学把眼挤抽筋了,苗剑自认自己也是理解不了真意。

 

见苗剑傻愣愣地站在门口,似是不理解自己的意图,柳圣学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平时修炼不是挺机灵一人吗,怎么这回领悟力这么差!想了想,也怪自己急懵了。虽然哑穴被点,无法发出声音,但他可以用口型表述啊。真是智障了!想到这一点,柳圣学又赶紧用口型让苗剑帮他解穴。

 

其实在柳圣学决定用口型之前,苗剑就已经腹诽完毕,正打算为他解穴。此时赶得巧,就显得苗剑是在柳圣学用口型提醒下,才清楚要为他解穴。不过,不管柳圣学有没有误会,苗剑都不在意,当务之急,还是要立马带柳圣学去大门处。

 

终于得到解放,柳圣学刚想活动一下有点僵硬的手脚,结果苗剑就急吼吼地要带自己往外走。使了些力道止住自己的脚步,顺带着也把苗剑扯回,柳圣学甩开他拽着自己的手,一边活动手脚一边问:“你做什么那么急?”

 

被阻了脚步,苗剑倒没再次尝试。焦急地看着柳圣学不紧不慢地活动着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有些僵硬的手脚,苗剑抹了把急出的汗,“柳师兄快着点吧,风师兄现在一个人面对万圣阁一行五人,还不知情况如何,我们得马上过去。”

 

活动手脚的动作一顿,柳圣学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不是很能吗?让他多吃点苦头,也好明白华山的事不是只靠他一个人就可解决!”柳圣学还是很记恨风无涯点了他的穴,一个人跑出去面对危险。不过话虽这样说了,柳圣学还是收了动作,踏出风无涯的房间,去到药房做准备去了。

 

苗剑自然赶紧跟上帮忙,两人迅速收拾了治伤所必须的药物,将轻功用到极限,很快来到大门处。不待走出门,就听到风无涯反问齐无悔的那句“我如何”,柳圣学下意识就吼出那一句,紧接着人也出现在风无涯面前。

 

恶狠狠地瞪着风无涯,柳圣学再没说一句话,抓起他的手腕就开始诊脉。而苗剑很自觉地去看护其他师兄弟去了,免得引火上身。大概检查了一下,好在各位师兄弟都只是重伤昏迷,没有中毒,他也能救治。至于具体的,等柳师兄诊治完风师兄,再处理也不迟。

 

“柳师弟?”唤了一言不发的柳圣学一声,风无涯尝试着与脸黑如锅底的他说点什么,但柳圣学却不给他一点回应。知道他还在为之前的事而恼恨自己,风无涯也不想触他霉头,打算转移火力,“我的伤没什么大碍,齐师兄已经帮我治疗过,你还是先去看看其他师弟们吧。”

 

齐师兄?齐无悔?原本打算无视风无涯到底的柳圣学,猛然听到“齐师兄”三个字,立马转身看向身后。在赶到大门处时,柳圣学为怕贸然闯入战场,会影响到风无涯,于是特意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一圈下来,没有发现有万圣阁人的气息,柳圣学自然以为他们都被风无涯解决了,或是狼狈离去。也就没多想其他,更没关注四周,直接冲着风无涯就去了。

 

现在看到齐无悔竟然出现在这里,柳圣学很想冲过去责骂他还敢回来。不过他也只是想想,一方面他还不能丢下风无涯不管,另一方面……万一自己没忍住与他交起手来,自己可打不过他。不是怕输,而是不想让齐无悔占理。

 

见柳圣学的注意力放到齐无悔身上,风无涯赶紧再接再厉。虽然对不起师兄,可他真不想承受柳师弟太多的怒火,“对了,柳师弟,你也帮忙看看齐师兄体内的毒。”他可记得鬼琵琶所说的圣药一事,还担心之前他与师兄一起喝的酒里被下的迷药,是否自动解了。

 

风无涯不说还好,一提到这个柳圣学又炸了。他还没找齐无悔算账呢,还要自己给他看病?看屁!收回看向齐无悔的视线,柳圣学低头瞪着风无涯,却没开口说他什么,就是专注的诊脉。

 

被柳圣学瞪了,风无涯动了动自由的那只手,想摸摸鼻子,又觉得这样显得自己心虚,便只是动了动手指。他也没再想办法转移柳圣学的注意力,任由他为自己诊脉。

 

原本风无涯以为自己这么配合柳圣学,他怎么也不该将怒火都发在自己身上,不是还有别人躺地上么?但是看到他越来越黑的脸,风无涯又有些不确定。

 

有了之前让柳圣学去看齐无悔而被瞪的经历,这次风无涯并不敢让他去看师兄,而是想让他看那些还晕在地上的其他师弟们,然后再看师兄也不迟,总之不能让柳圣学只关注自己。却不想他还没开口,柳圣学先一步阻了他的话。

 

虽然是在怒中,但柳圣学还是轻轻放下风无涯的手腕,指着他就大骂,“风无涯,你真是本事!撇除耍了我这件事之外,竟然把自己又弄得一身伤,你是不是不想好了!”

 

一把抓住柳圣学指着风无涯的那只手,齐无悔加重了力道往下按,“柳师弟,比起在这里大呼小叫,你还是赶紧着手救人才是正理。”

 

之前齐无悔一直没说话,也没离开,是想知道柳圣学诊脉的结果。看自己的师弟除了新伤,旧伤有没有加重。哪想到柳圣学竟然这么啰嗦,半天不讲重点。而且对于他指着师弟的手,齐无悔怎么看怎么觉得光火。于是不客气地一把抓着那只手,使了点劲压下去。

 

故意用了全力把自己的胳膊拽回,柳圣学本就对齐无悔没甚好感,这回听到他的话更是气炸,“谁是你师弟!老子怎么救治不用你教!”

 

虽是这么吼完,但柳圣学还是听进齐无悔的话,没再数落风无涯。从随身带着的药箱里取出一个瓷瓶,拔掉木塞倒了丸药,想了想,又取了另一个药瓶倒出一丸别的药,连同水壶一起递给风无涯。

 

看着风无涯挨个吃了药,柳圣学没急着把人送回去救治,也没去看其他弟子,好像要跟风无涯耗似的,就盯着他看。

 

被柳圣学这么直直地盯着看,风无涯很是莫名。虽说自己不再是柳圣学怒吼的对象是不错,但被他这么盯着……怎么说呢,也挺毛骨悚然的。犹豫了一下,风无涯还是决定问一问,“柳师弟,你……”

 

话未说完,风无涯就感到意识一阵恍惚。甩了甩头,妄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却不想不但没有减轻症状,反而让自己的意识更加飘远。到最后风无涯终究没坚持住,直接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柳圣学这么半天就在等风无涯这一下,见人要倒,连忙上前欲将人扶住,结果有人比他动作更快。不光把人搂在怀里不松手,还将自己挤到一边。额角青筋暴起,柳圣学怒道:“齐无悔你要做什么?”

 

“这应该是我问你的,你要做什么?”柳圣学吼得声大,齐无悔比他更高声。他让柳圣学救人,可没让他把人药晕!也不知这药对师弟有没有害,尽管他清楚柳圣学不会害师弟,但是药三分毒,他哪能不怒?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