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



在李苍珠家还算和谐的用过了午膳,当然,如果能忽略某人不断散发的冷气,及时不时地刺上几句的发言,那这一顿饭还是吃得挺舒心。饭后又坐了会儿,展昭这才起身告辞,而白玉堂自然不会在这里多待,也跟着一起起身。见那二人要走,夏初松匆忙起身将他们拦住,说是他还要继续查看商机,正好也顺路,便与他们一同出门。

李苍珠将他们三人送到门口,稍一犹豫,还是叫住了展昭,并表明有事要与他说。虽然展昭不明白李大娘单独叫住他是有何事,但想到自己也有事情想要询问她,而此时正好机会难得,再等下一次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毕竟目前他要查处西夏之事,因此,展昭也没多问,让白夏二人先行一步,他自己则跟着李苍珠而去。

随着李苍珠来到她的房间,展昭略一迟疑,还是迈步跟了进去。将展昭拉到凳子上坐下,李苍珠问他此次离京这么久,是去办了什么大案,是否方便与她一说。

原来是这样。听过李苍珠的询问,展昭终于知道她找自己的事是为何。在以前,每当他们办了什么大案,李苍珠都会来询问他详情,而展昭因为李苍珠对他照顾有加,再加上以为她是尊敬包大人,想多了解他所办的案子,所以每次展昭都会据实相告。只是这次实在关系重大,展昭无法对她说出实情,便随意编了个谎话。说自己是去边境办理一桩仇杀的案子,只因那人告到了开封府,所以才由包大人接手。

“……”展昭的回答让李苍珠陷入短暂的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展昭也不知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开口,询问她有关夏初松的事。在展昭犹豫的当口,收回沉思的李苍珠又询问,那件仇杀案的受害人,是否就是夏初松?毕竟她经常关注开封府的动向,只有夏初松出现后展昭才远赴边境,期间再不见有其他人到开封府报案,所以她便猜测与夏初松有关。

有关这点,展昭也知瞒不过李苍珠,便也没否认。点了点头,李苍珠表示知道,遂又向他打听夏初松的身世。这回,展昭是真的觉得十分奇怪。据他所了解,李苍珠对人虽和善,但却从不与任何人深交,对他照顾有加,算是个例外,却也是有原因的,然而她对于夏初松可谓关心过了头,正好趁这个机会,展昭也询问出心中的疑问。

微微苦笑,李苍珠也知自己的反常举动骗不了精明的展昭,她在询问夏初松身世时就料到展昭会有此一问,所以也没随便拿个理由搪塞,却也没有说明真正的原因。只道夏初松有可能是自己恩人的孩子,至于具体的事,等到包大人办完了那件仇杀案,她自会说清楚。

如此,展昭也不好再继续追问。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展昭便告辞离去,然后继续巡街。他可是好容易才甩掉那只小白鼠,这回终于可以不用分心去应付他所造成的突发状况。

可惜展昭的想法是美好的,然而现实却无法全如人意。在他离开李苍珠的家后,只走了几步路,就看到某只大白老鼠悠闲的坐在路边的茶棚里,细细品味着并不好喝的粗茶。轻轻扯动了下嘴角,展昭决定无视他继续前进,但某人却不想就这么放过他。

将手中本就没喝上一口的茶碗放下,白玉堂付了茶钱,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到展昭面前,将人给拦下。“哟,猫大人,真是巧啊,咱们又碰面了,正好白爷也休息够了,不如一起同行?”

淡淡地瞥了白玉堂一眼,展昭未发一语,绕过他就走。而白玉堂也不以为意,“唰”地一下打开随身的扇子,边摇边紧紧地跟在展昭的后面。对此,展昭也真是懒得再去跟他多费唇舌,反正到最后都以他的失败告终,还不如省些力气多巡几个地方。

终于没再听到那猫劝自己回去,白玉堂非常满意,心情自然就非常好,也就有心情去理会其它的事情。“哎,我说猫儿,你那个什么李大娘的,她找你是有什么秘密的事?还不让别人听到,不会是她家姑娘看上你了吧?”虽是这样问,但其实白玉堂已经打听清楚,那个李苍珠一直独自一人居住。

原本展昭并不想理会白玉堂,打算就那么一直晾着他,只因他提到了李大娘,让他想到了夏初松,于是便问。“白兄,夏兄呢?”他虽是要他们两人先走,但从李大娘家离开也就一条路,而他也没耽误多久,按理说夏初松应该会等他一起,怎么这回只看到了白玉堂?

一听展昭提到夏初松,白玉堂当即变了脸,冷冰冰地回道。“爷管那棵松树去哪儿了!他与白爷有什么关系?”臭猫,就不见你关心过白爷去哪儿了!不过,对于夏初松一出李苍珠的家门后就匆匆离去这点,白玉堂也有些奇怪。

无声地叹息,展昭也知问白玉堂也是白问,但他仍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如今看来,还不如不问。也不知这小白鼠又怎么了,刚刚还是好心情,现在突然就变了脸,当真是脾气古怪。

在内心冷哼一声,白玉堂也不想因为那个夏初松影响了心情,于是便又跟那猫扯了些别的说,总算没让后面的气氛太过僵硬。两人一直巡到亥时初方回去府中,简单的用过了晚膳,又匆匆梳洗过后便各自歇息,这一天依然未发现任何异样。


抱歉啊,各位,作者要出去玩啦~回来那天又要立即上夜班,所以下回搬文就是13号了,如果我记得的话=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