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一下

十一下

早就知道那猫会有如此一说,白玉堂都不用现编理由,张口就回道。“猫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白爷在京城的那座宅院并无任何人在打理,你要白爷此时过去住,不是要白爷睡在灰尘之中?况且现下已经这么晚了,猫大人还要白爷折腾来折腾去,不免太过狠心!怎么说白爷也陪着你东奔西走了一阵,还天天跟你在外巡视西夏奸细,没功劳也有苦劳,借住在你这里并无不妥。毕竟还是你要白爷搬离客房,现在白爷无处可去,你得负责收留才对。”

“……”白玉堂的这一通话说下来,展昭立感无语。这是什么歪理?难道是他硬逼着他离开?还要负责!不过,那小白鼠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以他这种大少爷的身份,确实不可能住在没打扫过的房间,现在时间不早,也不可能真要他立即就搬到客栈去,反正这事也不急,早一天晚一天没什么区别。想到这里,展昭便开口道。“如此,就请白兄再在客房委屈一晚,待明日展某帮你打扫过房间后再搬。”

唇角上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白玉堂大大咧咧地躺回床上,左腿支起,右腿搭在上面,随意地上下晃动着,也不看向展昭,只望着床顶道。“爷就说你们官字两张口,要爷搬的是你猫大人,结果爷搬出来了,又要爷再搬回去,可惜,爷搬累了,不打算再动,反正也是委屈,今晚就先委屈在你猫大人的房间里了。”

在内心叹一口气,展昭也不想再跟白玉堂多说没用的废话。既然他想待在这里,那就随他喜欢,今晚换他去他之前的客房住一晚也可以。拿定主意,展昭妥协道。“既然白兄不愿搬来搬去,那展某只好让出房间,去客房暂住一晚。”

说着展昭转身打开房门就要出去,不想这时白玉堂却用内力又将房门关上。转头不解地看向白玉堂,展昭心中纳罕。不知这小白鼠又在玩什么新花样,究竟还要不要歇息了?

看展昭那一脸莫名又不耐的表情,原本因为刚刚用内力阻止展昭离去而坐起身倚靠在床柱上的白玉堂,慢悠悠地站起身走到展昭面前,伸手拽住那猫的手臂,边将他往床铺那里拉边道。“行了行了,大晚上的你也不用再折腾,白爷大人有大量让给你半张床,赶紧收拾收拾睡觉!”

被白玉堂一路拖着走,展昭还在犹豫着该怎样让他放手,总不能动用武力解决吧?然而在听到白玉堂说的那几句话后,他是一个字也说不来了。敢情这里成了那小白鼠的房间了?还让给他半张床,这脸皮简直厚得能跟城墙相比!算了,反正也只是一晚,两个大男人又不用避讳什么,挤一张床就挤一张床吧。

没感觉到那猫有抵抗,白玉堂的心情大好,带猫来到床边后,直接将他推进床里,然后他紧挨着展昭躺下。他们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是有些勉强,不过好在还能平躺,也不算太挤。

尽量让自己往里边靠靠,希望能多让出些地方,可惜效果并不明显。放弃努力,展昭这才想起,他还没洗漱,怎么能就此睡下?想着起身去洗漱,然而白玉堂这时却呼吸均匀,显然是已经睡着。腹诽了一句这小白鼠睡得还真快,展昭也不再乱动,免得惊醒他,到时又不知闹腾到什么时候,他只能等明日早些起身,再行洗漱。

一夜很快就过去,待清晨展昭醒来时,看到眼前的情景,着实吓了他一跳。倒不是因为他忘记了身边还躺着一只大白老鼠,而是对现在的姿势感到惊奇。

什么时候白玉堂的一条手臂跟一条腿搭在了他的身上,变成了他几乎躺在白玉堂的胸前?他睡觉一向警醒,为何没发觉白玉堂的这个动作?难道是因为身边躺的是白玉堂,不用他刻意保持警惕,所以才放松了全部的精神,沉睡过去?

摇了摇头,展昭不打算再想下去,准备起身护送包大人上朝。轻手轻脚地拿开那小白鼠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跟腿,顺便望了眼他本人是否被自己惊醒,见那白老鼠依然睡得熟,展昭这才轻轻翻身下床。

昨晚他打的水早已凉透,反正此时也不是什么寒冷的冬季,不用再去厨房重新换一桶。简单地梳洗过后,展昭又望了眼白玉堂,见他还是没有要醒的意思,他也不去唤他。只换上官服,拿了巨阙,推门出去。

用过早膳,展昭照常送包拯上朝下朝,待要返回开封府时,展昭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回府一趟。反正也甩不开那只小白鼠,还不如省了那份力气,还有就是,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劝他搬离开封府,所以他才决定先回府一趟。

刚来到府衙门口,就见守门的衙役迎了上来,说是白少侠有要事急着见包大人,请他一回府就立即前往书房,他与公孙先生在那里等候。猜测可能是西夏那边有了消息,所以包拯认为事不宜迟,连官服都来不及换下,直接快步走向书房。

书房中,公孙策与白玉堂正在小声讨论着什么,见到包拯与展昭到来,都停止了说话,迎向两人。向包拯见过礼,白玉堂不待包拯询问,先一步开口禀报。说是今日早上他的管家白福来找他,为他带来了有关西夏那边的消息,现在正有一股西夏军向大宋边境前进,估计等他到达开封府时,他们已经与大宋军展开了交战。

  


大家还知道我是在搬文吧,我竟然连这个都拖,懒癌没得治了=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