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二上

十二上

听到这个消息,包拯十分震惊,立即询问白玉堂前来送信的白福何在,他要详细询问清楚。让包拯稍等片刻,白玉堂亲自去唤白福。白福是他跟展昭前往西夏后,飞鸽传书让他尽快由陷空岛赶来,之后他们离开,白福也未赶到,不过他有留话,让他留在西夏传递消息。

白福赶到后一直在西夏帮忙探听消息,可惜西夏那边什么动静也没有,直到前一段时间才发现西夏的一股军队向大宋边境进发,白福得知这个消息后当然不敢怠慢,日夜几乎不停,拼了命地往开封府赶,总算在今晨赶到。白玉堂见他也是累得够呛,便让他下去洗漱休息。现在包拯要传唤,为了能节省时间,他便自己亲自前去叫他。

跟着自家二少爷快步来到书房,白福见到包拯就要下跪行礼,不过被包拯先一步免了。让白福先坐下,包拯详细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又与公孙策进行了商议,然后命人备轿,他要即刻赶往皇宫,向圣上禀明此事。虽然恐怕这时,圣上也接到了消息。

匆匆赶往皇宫,果然赵祯已经接到边境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情报,正要命人召集众大臣前来御书房商议此事。得知包拯到来,赵祯忙召他进来,先与他商讨了一番,然后等其他大臣到来,大家又一起详细地进行了商议。足足讨论了近两个时辰,赵祯最终决定派遣韩琦前去镇压西夏军。事不宜迟,接到圣命的韩琦立即点兵,整装待发。

韩琦率军日夜兼程地赶到边境,很快就镇压住那一股西夏军,使他们迅速撤离回国。然而事情还没完,就在他们还在研究西夏此次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时,又一股西夏军开始在另一处挑事。接到报告,韩琦布置好这边的防卫,赶紧又赶到那边。不过奇怪的是,他们依然只是小打小闹,等到韩琦准备全力攻击时,他们又退回了西夏。

如此反复了数回都是一个样,韩琦也摸不清西夏军在搞什么名堂,然而他也不敢大意,在各处都做好布置,万一哪次西夏军是来真的,他们也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而同时,他又书信一封,将这里的情形报告给赵祯,请他对此事有个定夺。

另一边,京城里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外出祭天的赵祯,在半路上遇到刺客刺杀,好在有展昭在,没能让刺客得逞。不过刺客不止一人,纵然展昭再厉害,也无法将他们全部拦住,只能尽力拦截住武功高强的那些。

随行的御林军确实不是作为摆设而存在,可他们毕竟外家功夫比较在行,内力相比武功高强的刺客还是略差一筹,况且他们还要保护赵祯及诸位大臣,不可能全部一拥而上,只能分出一部分阻挡刺客,时间一久便立感不支,露出空隙及破绽。

而刺客们的首领等的就是这个时机,深棕的眼珠向左动了动,之后又恢复如常,如若不仔细观看,根本察觉不到。然而他这一下却未逃过正与他交手的展昭的双眸,意识到不妙,展昭用了十成内力将他逼退,然后抽空看向赵祯那里,发现正有一名刺客举剑刺向赵祯。

虽然他此时的距离是无论如何也赶不过去,但展昭却不能不救。将内力全部灌注到手中的巨阙上,展昭也不顾身后再次袭来的刺客首领,全力把巨阙掷向偷袭赵祯的刺客。可惜要刺杀赵祯的不止一名刺客,在先前那名被展昭杀死后,躲在他身后的另一名刺客也露出身影,接替他的工作,举剑刺向赵祯。

现在,展昭是再也无法救得了赵祯,他手中的袖剑早已用完,而他身后的危险也已逼近。就在这危急时刻,谁也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夏初松出手救下赵祯,并保护他退离战圈。

另一边,展昭急转身形,避过了刺客首领对他的致命一击,然而受伤是避免不了,他也顾不上止血,趁着那名首领难得接近他的机会,变掌为爪,打算就这样抓捕住他。可惜的是,展昭的伤还是影响了他的行动,没能如他所愿地抓住刺客首领,并且由于首领的剑上涂有剧毒,在展昭如此频繁的运动下加快了毒发的速度,让那名首领轻易脱身。

眼见着好容易到手的机会被打乱,再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刺客首领当机立断,以口哨召唤手下离去,并同时抛出数枚烟雾弹。浓浓的烟雾瞬间弥漫开来,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待烟雾完全散去,现场哪里还有刺客的身影?

危机过去,展昭微微松了口气,立即感到一阵恶寒袭来,尤其冲击着心脏部位。意识到是因为那名首领剑上的毒而引发了自己体内的寒毒,展昭赶紧急点身上几处要穴,防止毒素进一步扩大。然后他又摸进怀中,掏出堂蕾交给他的瓷瓶,从中倒出数枚药丸,也不去看数量,直接将掌心的药丸全数放入口中。最后撕下衣摆的一条,随意绑敷了伤口。

看了一眼赵祯那里,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展昭先去查看了那名死于巨阙下的刺客。仔细检查了刺客的尸身,又查看了他所携带的武器,展昭心中有了大概的推断。然后才收回巨阙,走向赵祯,向他复命。

不待展昭向他行礼完毕,赵祯连忙要他平身。见他身上带着伤,赵祯先询问了他的伤势是否要紧,得到展昭“无碍”的回答后,才开始询问他有关刺客的事。


呃……其实我是搬文(上次说了),所以我已经忘记前文了,现在看来,总觉得我写了些什么 = =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