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二下

十二下

 

在回话之前,展昭有意看了一眼夏初松。虽说他是保护圣上有功,但也不能让他知道太多有关朝廷的事,尤其这次还涉及到圣上遇刺,于公于私都不该让他知晓得太细。而且,他会出现在这里也比较可疑,毕竟他的身份还无从证实,更不能只因为他救了圣上便什么都让他知道。

由于展昭的动作是故意这么做的,因此被赵祯看了个一清二楚。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青年,见他因保护自己而让原本拿在手里的东西散落在地,衣服也被划了数道口子,显得颇为狼狈,于是赵祯便唤了随行的一名太医,让他带青年去一边包扎一下。直到他们两人离得远了,赵祯才示意展昭近前回话。

向赵祯施了一礼,展昭才向前走了几步,不过也保持了应有的距离,不管怎么说,君臣始终有别。“回皇上,据臣刚刚所查,那帮刺客虽然从服饰、武器、武功及行动上来掩盖真实的身份,不过还是让臣从一些细节上看出,他们其实是西夏国的杀手。”

“西夏?”听到展昭的回答,赵祯可谓吃惊不小,赶紧又追问道。“展护卫,你可确定?”得到展昭肯定的答复后,赵祯不语。什么时候西夏国的杀手都已经潜入进来,还来到了皇城脚下,竟无人察觉,而且现在还来刺杀他的性命!看来,他应该好好整顿一下那帮饭桶!

刚想召唤御林军统领前来,吩咐他彻查此事,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就看到面前的展昭无声地倒了下去,赵祯极为震惊,立即改口,将太医们全都唤来,同时蹲下身,抬起展昭的头部,让他枕到自己的臂弯,又用随身所带的手巾为他擦掉不断涌出口的乌黑血迹。

听到赵祯急切的大声召唤,随行的太医们也顾不得为受伤的人上药包扎,全都赶紧小跑着赶过去,就连被赵祯派去为夏初松裹伤的那名太医也因为赵祯这不同寻常的召唤而赶了回来。

经过众人的初步诊断,由地位最高的那名太医向赵祯做了回报。说展昭所受的剑伤不甚严重,只要上了药,再休养个十数日就会痊愈,然而,最为棘手的问题是他所中的毒。他们目前并不知是什么毒,只能暂时抑制毒素的蔓延,等他们回去查找下资料,或许能知道展昭所中的是何毒,就可以找到解毒的方法了。

太医的话让赵祯大为火大,直骂他们是一群废物。然而骂归骂,太医们没有办法他也不可能将他们如何,还得靠他们想办法才能救得了展昭。立即下令返程,赵祯也顾不得祭什么天了,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展昭的性命,以及彻查西夏刺客一事。

原本赵祯是想直接带着展昭回宫,毕竟他那里药材齐全,太医们也都在此,一旦展昭有什么突发情况也能马上解决。不过,他这话一说出,当即遭到众大臣的阻止。他们认为这于礼不合,自古就没有留外臣在宫中过夜一说,虽然有特例,但也不可能让外臣待在宫中超过一夜。

见赵祯犹豫,包拯又适时的站出来,表明开封府中还有公孙策在,他的医术也不比太医们差,也可以保证展昭的性命。况且,目前白玉堂也在开封府中,若是展昭有什么不妥,他也可能帮得上忙。毕竟白玉堂的大嫂也精通医术,实在不行还可以请她前来。

简短地思考了一下,赵祯也认为他们说的有理,而且由这里去往开封府比回宫更节省时间,最终,他同意先去开封府。

得到赵祯的同意,包拯立即吩咐王朝先一步回开封府通知公孙策,所以当他们回府后,公孙策已经带着他的用具等在了展昭的房内,而白玉堂也焦急地候在一边。见展昭被抬进来,白玉堂也不顾什么礼数跟其它,直接上前横抱起展昭,快步走到床边,将人小心地放在床上,之后便要公孙策赶紧为那猫诊治。

公孙策当然不能像白玉堂那么随意,他见到赵祯进来,自然要先下跪行礼,等到赵祯发话了,他才能起身。而这时,早已等得不耐烦的白玉堂直接拽起公孙策,把他拖到展昭的床边。顾不得说什么,公孙策赶忙为展昭诊断。时间一点点过去,然而公孙策却一直未收回诊脉的那只手,众人再怎么焦急也是无法。

终于,见公孙策收回了诊脉的手,赵祯就想开口询问结果,却不想他还没发出声音,就听到有人问出了他想问的问题。赵祯循声望去,发现开口的正是站在展昭床头的白玉堂。虽然奇怪他们两人什么时候如此要好了,不过此时却不适合他去了解。看到公孙策站起身先要白玉堂稍安勿躁,然后又转向他,行了一礼才做了回复。

公孙策的诊断与太医们所说的并无多大差别,不过因为身份的不同吧,他敢说出被太医们所隐瞒的事情。那就是,现在展昭身中三种剧毒。只是因为这毒比较罕见,而他诊脉的时间也有限,他一时还分不清到底都是什么毒,更别提找出解毒的方法了。他现在也只能用自己所知的方法压制展昭体内的毒素,只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如果哪天压制不住了……

不待公孙策把话说完,白玉堂就再也听不下去了,也不管赵祯还在场,白玉堂大声嚷着公孙策学艺不精,他要请他的大嫂来为那只猫诊治,并且说做就做,刚把话说完就跑去找纸笔写信。对此,公孙策倒也没说什么,毕竟多一个人来医治展护卫总是好的,况且卢夫人的医术也是名声在外,或许她能找到医治展护卫的方法也不一定。


原来我还挺能折腾猫的= =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