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十三上

十三上

匆匆写好书信,白玉堂直奔鸽房而去。他在来汴梁后,为了方便与陷空岛联络,曾从他在汴梁购置的宅院那里拿来几只二哥韩彰饲养的,用来传递消息的鸽子。他跟展昭说自己的宅院没人照顾不过是故意骗他,谁家那么大个宅院放在那里,不可能派人看守?就算别的不管,这些鸽子也不能让它们饿着等死吧?那不是白养了?

现如今,他所带来的几只鸽子养在开封府的鸽房,正好也省了白玉堂一来一去,返回自己的宅院的时间。将写好的信卷起塞入小筒绑到鸽子腿上,然后白玉堂一个用力,把鸽子向天空一抛,看着它向着陷空岛的方向飞去,这才又匆匆返回展昭的房间。

在白玉堂刚刚离去没多久,一名衙役跑来这里,向包拯报告,说是有一位自称姓棠的姑娘要见展大人。包拯与公孙策对视一眼,均感到奇怪,从没听展护卫说过他还有什么亲人在,更何况前来找他的还是位女子。不管对方是谁,现在展昭如此模样也不适合让他们见面,然而对方寻到此处定是找他有事,究竟要不要让那位姑娘进来,包拯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与公孙策合计了一下,包拯认为,先回绝了那姑娘,毕竟展昭这样子,让他们见了面也是无用,更何况圣上还在此,刚刚才遭遇了行刺,实在不适宜再让陌生人进府。虽然他不认为刺客能胆大至此,不过小心终是没错。

有了决定,包拯也没惊动赵祯,小声对那衙役道。“你去回复那位棠姓姑娘,说展护卫现时不方便与她见面,让她过些时日再来。”之所以要她过些时日再来,是因为包拯觉得到那时展护卫应该能苏醒过来,到时若是那姑娘有什么急事要事,也不至于会因此被耽搁。

领了命,那名衙役转身就要按照包拯的命令行事,结果他刚走了两步,就被返回的白玉堂拦个正着。刚刚包拯所说的话,他一字不落地听了清楚,一把拎起那名衙役的衣领,白玉堂急迫地问。“你说找那猫的姑娘姓棠?是海棠的棠?”

突然被白玉堂揪了衣领拉到近前,又被他的气势一吓,那名衙役回话时口都不利索。没耐心听那衙役说些废话,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白玉堂一把松开他,将他向后推离,然后对着包拯道。“包大人,那位姑娘能救展昭,草民去领她进来!”说完也不管包拯如何回答,白玉堂几步就跨出后院,不一会儿便领进来一名身穿水蓝色衣裙的姑娘。

白玉堂并未猜错,来人正是展昭的师姐,棠蕾。棠蕾与白展二人分手后,想着自己难得来一趟外面,便打算逛够本再回去,顺便也看看是否有什么稀奇的药材,她也好一并购回去。走了几处地方,见离得汴梁近了,又觉得这里的药材更全,于是棠蕾便向汴梁进发,而她的第一个目的地,自然是来到开封府,看看她那个总是让人省不下心的师弟有没有哪里不妥。

见到展昭,棠蕾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她是千想万想,怎么也想不到当她再次见到自己的师弟时会是这么个情况。怪不得她来到开封府,表明要见展昭后,那名衙役去了那么久也不见回来。她当时还有些纳闷,不管师弟是在也好,不在也罢,从大门口到后院,这一来一回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结果她等了半天,却把白玉堂等了出来。

还不待她问点什么,白玉堂上前一步就抓着她往门里进。倒不是她避不开白玉堂这一抓,只是她认为他没有必要坑害自己,而且她也好奇会是谁让白玉堂如此急迫。

虽然心中早有猜测,在开封府中,会需要她亲自出马救治的人应该只有一个。然而她是怎么也没想到,当她为那个不省心的师弟把脉过后,简直有了要揍人的冲动,如果不是因为师弟正昏迷不醒,她揍了只会浪费体力,不然她才不管他是否重伤中毒,先揍了发泄一下再说!

有他这么笨的人么?跟他同为一个师门,简直丢她的脸!有谁能在一个时间里一次中三种毒的?且每一种毒解起来都非常棘手。除去他自身从娘胎里带的寒毒外,另一种正好与它相克,要解必须得同时进行才行。而最后一种却是来自它国,也同样不好解。

气归气,不过棠蕾也不可能不管自己的师弟。客气地将包拯等人请出去,只留下白玉堂,然后棠蕾也不理他,脱掉展昭的上衣,拿出银针,消毒过后,按照一定的穴位,依次扎了下去。

见那猫的师姐为其扎完银针就去一旁忙着她所带来的各种药丸,也没告诉他要他留下是有何用意,白玉堂虽然不解,不过能留下来倒是正合他意。

他在听棠蕾要包大人他们离开时就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留下,至于为何一定要留下来,白玉堂自己也没想明白,就是认为如果不亲自确定那猫没事,他肯定难安。没想到他还没发话,棠蕾倒是主动要他留下,他也省去多费唇舌。

看着棠蕾摆弄完桌面上她放的那些瓶瓶罐罐之后,又走回展昭的床边,一一拔下他身上的银针。接着抬眼看向他,很不客气地要他帮忙扶起展昭。若不是看在她能救那猫的份上,他白五爷才不会听她所说。小心地扶起那猫,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看着棠蕾将一颗药丸塞进他的口中,也没喂水,然后她便淡淡地对他道。“脱衣服!”


师姐再次粗现~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