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三十下

补档,希望不会再被删


三十下

察觉赵祯话里有话,赵珏顿时心生疑惑。难道这其中还会有什么变故?但刚刚手下明明报告事情办妥了,赵祯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在虚张声势?不,不可能,以他对赵祯的了解,他这个侄儿可不会做这样无用之事。那就是说……他还有底牌?会是什么?仔细想了想,没发现有什么纰漏,现在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展昭那边,然襄霄离赵家可不是一般的远,以展昭的速度,知道出事再赶过去,怎么也不该此时出现,那……究竟是……

看出赵珏似乎有些松动,赵祯唇角挑起一个细小的弧度,又继续开口。“六叔,你真的认为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敢放祺儿与他的保镖两个人在家?”赵祯虽这样说,但其实赵家还有管家陈林与其他的保镖,...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十

番外十

握着手中的茶杯,李蓉慧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目光扫过展昭,又落到白玉堂身上,定了三四秒才收回目光。没有再喝一口,李蓉慧放下茶杯,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经过这几天的了解,对于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我心里也有了数。”顿了一下,李蓉慧又继续道。“在国外生活了这么久,看过许多事,我的观念也不可能一成不变。一开始我反对是因为不想太轻率的认同你们的关系,我知道你们不是小孩子,做了这样不同于大众的决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不是贪图新鲜,所以我才想着来亲自了解。而了解的结果就是,我同意你们在一起的请求。”

尽管之前已经有了猜测,但当真的听到祖母的同意,展昭仍是十分高兴。至此,再也没有谁会反对他与白玉堂在一起。相比起...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九

番外九

李蓉慧的回答在展昭的预料之内,所以他没觉得意外跟沮丧,而是再接再厉表明自己的态度,继续游说。顺便也把赵家,尤其是赵德芳跟赵祯的看法,与展家家主及展辉和展耀的看法说明白了,还有白家白国正与白锦堂对此事的态度也一并说了。可惜无论展昭说了什么,李蓉慧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仍是淡淡的,甚至等展昭说完,她的回答依然一成不变,就是不同意。

见此,白玉堂也想帮忙游说,然而在他喊了一声“李老夫人”后,余下的话便在李蓉慧凌厉的眼神下咽了回去,再没说出一个字。看样展昭的祖母并不愿让他插话,也是,自己目前只是个外人,外人哪有资格参与进赵家家人的谈话中?虽然他被允许旁听,虽然谈话的内容涉及到他本人。

向着白玉堂...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八

番外八

赵德芳为人一向很温和,基本不会轻易动怒,但这并不代表赵德芳对他们不严厉,什么事都由着他们乱来。像他和白玉堂这种事……估计赵德芳不会认可。这倒不是说赵德芳思想保守,只是作为父亲般的存在,赵德芳定是希望他能过最普通的,不与大部分人相悖的生活,尽管他不怎么干涉他们俩的决定。

见到赵德芳的时候,展昭难得表现出犹豫。其实他完全是多想了,白玉堂会找到他所在的警局,全赖赵德芳的帮忙。白玉堂存着什么心思,已然活了半百的赵德芳哪能看不出,如果他要反对,又怎会为白玉堂指个明路?只是这事展昭并不了解,所以心中没底。当他知道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时,顿觉有些哭笑不得。不管怎样,结果是好的就行,接下来就该去见祖母了。...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七

番外七

听完展昭给的回答,白玉堂就算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但真到最坏的结果出现时,他仍然不免感到失望。虽然也想过被拒绝后,还要继续一点一滴从日常渗透进那猫的生活中,然而心情还是无法立马就转换过来。只是不待白玉堂重新收拾好心情,展昭话锋一转,又续道。“但,我会说,我也爱你,玉堂。”

展昭的话音落下好久,白玉堂都没反应过来。从他的表现来看,难以看出他是乐晕了,还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不过展昭很有耐心地等着他反应,也没出声催促。两人之间足足静默了两分钟,然后白玉堂才回过神来。言语已经无法表达此刻激动的心情,所以他直接付诸行动。双手扶上展昭的双肩,把人往自己面前带了带,又倾身上前,在对方的唇上印上一吻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六

番外六

展家的两兄弟是本家家主的儿子,前后不过差一岁多,所以两人从小就在一起被培养,这就使得两人的能力差不多,配合起来也没什么难度,可以互补,又可以合二为一,比双胞胎还心有灵犀。当然,两人单独的能力也不差,毕竟会从他们俩中选一个作为家主,哪可能只懂配合?只不过是两人一起配合做事能更缩短时间而已。

看着下属领进来的人,一身得体的白色休闲装,长相俊逸,气度不凡,跟自家表弟倒是挺相配。从这点来看,说白玉堂是小昭的朋友,他们并不会怀疑。不过他们也不可能只凭外表判断,要说白玉堂是小昭的朋友,必须得有有力的证据让他们信服才行。让人坐下,又命下属奉茶,然后由身为大哥的展辉先开口。“听说白副总是小昭的朋友?不知找...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五

番外五

爽快地答应了一年的期限,白玉堂与展昭分手后,立马着手准备。原本觉得时间很长,他等不了,但现在有了要做的事后,白玉堂又觉得时间紧迫。

先定了个大概计划,然后一刻不停地开始实施。首先要搞定的是他的家人,这点白玉堂还是很有自信,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难度。找了个合适的时间,为免多费工夫,白玉堂特意把全家人都集合在一起,包括他的祖父,以及剩下不多的母亲一族,只除了小孩子们。

如白玉堂所料,他们的哥哥跟嫂嫂们还是比较开放,虽然惊于他的这个决定,却也没多加反对。母亲一族因为老一辈的都不在,姨舅们又没太管过白玉堂兄弟,所以只在确认了白玉堂不是玩玩而已,同样没有反对。倒是白玉堂的祖父没给他好脸色,然而...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四

番外四

皱眉挣脱白玉堂的手,展昭不明白他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毛病,今天已经拽了好几次。借着挣脱白玉堂的力度,展昭站定身子,与他对视。“玉堂想去哪里?”因为两人不是暂时的合作关系,又日日见面,所以展昭对白玉堂也不再用客气礼貌的称呼。

在展昭停下脚步时,白玉堂也跟着停下。听到展昭的疑问,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表示跟着他来就行了。展昭虽奇怪白玉堂这么神神秘秘的是要做什么,不过也没问出声。跟着他就跟着他,还能怕他吃了自己?如此想着,展昭也没继续追问,转身打算去开车,结果白玉堂一把拉过他,把人塞自己车里了。展昭愣了愣,也没下车,任由白玉堂发动车子。

白玉堂所去的地方并没什么特殊,只是一家环境优美的咖啡厅,比起之...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三

番外三

惊讶只是一瞬,很快白玉堂就恢复如常。不及细想他找自己的原因为何,看了看周围也并没有随身的保镖兼助理在,怀着满心疑惑,白玉堂快速打开车门下了车,与那人面对面而站,不无恭敬地道。“赵总经理找我有什么事?”

被白玉堂称为“赵总经理”的人,又出现在帝仁附近,自然只能是赵祯与展昭的八叔赵德芳。要说赵德芳为什么会出现在白玉堂的面前,这还得归功白玉堂这几日的蹲守。毕竟任谁天天来公司总看到有一辆特别显眼的车子停在公司附近,想不注意都难。因为白玉堂的车子太过个性,赵德芳只稍作打听就得知车子的主人是谁。料想白玉堂应是想找他的小侄子,可又日日蹲守在外,该是不想进帝仁打探。经过多日的观察,赵德芳得出这么个结论。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番外二

番外二

莫名其妙收到白玉堂的瞪视,展昭十分奇怪。这小白鼠又怎么了?本来不是挺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脸?懒得去管白玉堂的转变,想着还有正事,展昭没给白玉堂反驳丁月华的机会,先开口道。“玉堂不是说有案子?我们现在就回警局?还是你要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现在已经是饭点了,案子若是紧急的话,包局早就会通知他,会要白玉堂转告,应当不是急案。

一口灌下服务生端上来的免费的柠檬水,白玉堂瞪了丁月华一眼,然后才道。“不用,我们现在就走!”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吃?更何况他们约的又不是饭店,这里只有点心之类,他吃不惯,还不如早点离开,也好跟丁月华分开。

白玉堂率先迈步出去,后面跟着的是展昭,等他出了大门,转身想告诉展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