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七上

二十七上


毒虽解了,但展昭的意识还未恢复,毕竟中毒日久,而且解毒的方法又那么霸道,身体肯定承受不住,多躺这么几天也很正常。只要毒解了,一切都好说。而知道展昭已经没事的包拯,也松了口气,专心盯着郭槐的动静。按他推断,应该就是这几天,郭槐必定会有动作。此时时机刚好,他还需要白玉堂的帮忙,展昭恢复白玉堂也能专心帮他了。


深夜,开封府中一片安静,除了负责守卫的衙役来回走动的声音外,再无其他。当然,也跟府里没主事之人有关。今日圣上举行了一场晚宴,为的是新进宠妃的生辰。因为是进宫第一年,所以特别举办的盛大了些。邀请了很多官员,还有他们的家眷,时间也很久。主要是新娘娘想要...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六

二十六

郭槐回去之后,包拯接下来也没任何行动,就这么一直过了三天。期间连圣上跟太后都没有任何动静,李苍珠也没催促。到第四天的时候,开封府里来了客人,而这客人之前就因为别的事来过一次。来人是谁?正是公孙策之前去信之人,唐家堡未来之主,唐斌。唐斌并不是从唐家堡赶来,自然也没接到公孙策放飞的信鸽。不过也幸好是这样,不然唐斌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

在唐斌与棠蕾离去后,两人马不停蹄地回了唐家堡,去取唐斌口中的黑色曼陀罗。当然这一回去,自然免不了与唐家的家主碰面。不过对于她这位父亲,棠蕾可没什么心思应付,匆匆表示自己赶时间,就拖着唐斌去往最终目的地。

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棠蕾原本打算立即...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五下

二十五下

段云鹏心中一慌,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想办法补救,然而想来想去,却怎么也想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后宫没什么地位的宫女,再怎么与人私通,对象也无非是负责后宫安危的侍卫,所以无论怎么想,会处理这种事的,也只能是当年的刘妃,如今的太后。可他却一时慌神,说了不该说的。该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他的话合理?又瞥了眼郭槐,段云鹏咬牙道。“因为那宫女私通的对象是先皇身边的人。”

“原来如此。”包拯理解地点点头,没有立即说什么。沉寂了一会儿,包拯又不解地问道。“段副统领,那寇珠不过是一个三等小宫女,活动范围也是有限,别说与先皇身边的人扯上关系,就连接近也很难。而你我也清楚,如果只是一般侍卫也不需先皇出面...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五中

二十五中

腹稿是一早便打好,也不用包拯再多想,可谓张口就来。“公公说事隔多年,自己记不清详情,然而段副统领可是记得一清二楚。”说到这里,包拯停口,观察了一下郭槐的表情,如预料的,没发现有什么变化。收回打量的视线,包拯继续道。“段副统领说,是公公下令,命他处死宫女寇珠,以及,太子殿下!”

一句“太子殿下”让郭槐的表情一瞬有了改变,随即他意识到不妥,忙换回原本的样子。然而只有这一瞬,也够包拯了然。不过他并未借机挑明,只看郭槐怎么狡辩。

掩饰好自己的表情,郭槐非常淡定地回道。“包大人莫不是在说玩笑话?且不说咱家并没有下过那种命令,只要段副统领逮捕寇珠。单说太子殿下一说,就未免过于无稽之谈!谁都...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五上

二十五上


赵祯终于下令要包拯公开审理李苍珠所状告之事,各方需全面配合,但在没个结果前,不必让太多人知晓,也可以说,不必让无关的人了解。民间有“家丑不可外扬”一说,而皇室中自然也不能传出丑闻。知道内情的,也必须是靠得住的人,最少嘴要严,人品也得信得过。这样一来,其实知道的人不足两只手,了解内情的更是少之又少。


段云鹏没想到这次包拯叫他过堂,不问那夜之事,反而审理二十二年前,狸猫换太子一事。不能说这很突然,毕竟当年那小宫女还活着,而包拯又介入此事。


这包黑子果真胆大,连这种事也敢接下。难道他不知这等秘辛之事,帝王最忌讳外人知晓?哪怕包拯不是乱嚼...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四下

二十四下

唐家堡于江湖中人来说,是一个神秘之处。唐家人很少涉及江湖,也不与江湖人结交,就连本地人都不了解唐家堡,更遑论本就与江湖是两个世界的庙堂了。有关唐家堡的事,若不是公孙策学医,又拜隐匿起来的药圣为师,他连唐家堡的存在都不知道。但就算这样,公孙策对唐家堡的了解也仅仅为唐家人擅毒跟暗器,再多的他就不知道了。说要问唐家堡的人,凭公孙策肯定不可能做到,但因着棠蕾的关系,尽管其实开封府并没有帮到唐斌什么,他还是留了一只鹰隼给开封府,说有事可以用它来联络他。

公孙策很清楚,唐斌会留下这么一只鹰隼,又给了这样一个承诺,显然是看在棠蕾的面子上,毕竟开封府并没帮到他什么,也没对他有恩。被迫收下时,公孙...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四上

二十四上

得知一切如计划那样成功,包拯也不多等,打算连夜审问。在去往牢房之前,包拯先去看了展昭,向公孙策询问展昭的情况,得知无碍后,又转去李苍珠那里。李苍珠的情况倒不是特别严重,有了闵秀秀的药,李苍珠的情况趋于稳定,只要慢慢将养就好。看过两人,包拯才带着王朝马汉等一干衙役,前去审问段云鹏。

踏进开封府的大牢,穿过一间间牢房,最终,包拯一行人停驻在最里间,有着一扇厚重铁门的牢房外。牢头不用包拯吩咐,拿着专属的钥匙快步上前打开了铁门。

门内的段云鹏被手臂粗的铁链捆绑在铁床上,因为高度的原因,只能坐在地上。他身上的伤并没有人来处理,衙役们看着他不像会马上断气的样子,就没人再理会他。此时的段云鹏...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三

二十三

入手的脉息十分紊乱,好像第一次在通天窟时那样。白玉堂清楚,这是展昭毒发的状况。来不及细想怎么突然就毒发了,白玉堂赶紧取出解药,给展昭喂下。自上次展昭毒发,白玉堂从棠蕾那里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后,为防万一,白玉堂特意问棠蕾要了些解药,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今天就用到了。

展昭所用的解药入口即化,白玉堂也不担心他会咽不下去。没有浪费内力助展昭尽快吸收解药,这不是白玉堂狠心,而是目前他还要面对一个未知的敌人,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他应保持自己的最佳状态。

难得的,在白玉堂忙这些的时候,黑衣人并没有偷袭,一直等到白玉堂重新看向自己的时候,才又一次开口。“白五爷不用保护包大人了吗?...

【鼠猫】新编狸猫换太子 二十二下

大家新年快乐~

本来还想懒一下的,想想不睡那么早,也就……

其实我是想睡的(滚蛋)


二十二下

有些惊愕地看着展昭倒地,段云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清楚肯定不是自己让展昭如此,那就是有人暗中帮忙。那人是谁?对这件事了解多少?目的又是什么?一滴冷汗从段云鹏额角流下,他可不认为这人是来帮助他的,难道是知道什么内情,进而威胁他?想到这个可能,段云鹏不敢轻举妄动,既没结果没了意识的展昭,也没管扑到展昭身边,查看他伤势的李苍珠。此时段云鹏保持姿势不变,喘息着注意四周的动静,他没主动开口,想等暗中之人自己现身。

时间慢慢流逝,过了大概能有半刻钟,一个人影才由段云鹏身后的黑暗处走出,一点点接近...

【鼠猫现代】当时只道是寻常 三十下

补档,希望不会再被删


三十下

察觉赵祯话里有话,赵珏顿时心生疑惑。难道这其中还会有什么变故?但刚刚手下明明报告事情办妥了,赵祯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在虚张声势?不,不可能,以他对赵祯的了解,他这个侄儿可不会做这样无用之事。那就是说……他还有底牌?会是什么?仔细想了想,没发现有什么纰漏,现在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展昭那边,然襄霄离赵家可不是一般的远,以展昭的速度,知道出事再赶过去,怎么也不该此时出现,那……究竟是……

看出赵珏似乎有些松动,赵祯唇角挑起一个细小的弧度,又继续开口。“六叔,你真的认为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敢放祺儿与他的保镖两个人在家?”赵祯虽这样说,但其实赵家还有管家陈林与其他的保镖,...